广角 | 他们在努力中,等待旅游业春暖花开

来源:羊城晚报•羊城派 作者:黎存根 发表时间:2022-06-26 08:11
羊城晚报•羊城派  作者:黎存根  2022-06-26
三位旅游从业者积极转型探索人生新路的故事……
00:00
00:00
详情
收起
00:00
00:00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黎存根
图/受访者提供

虽然,一切都在好转中,但也毋庸讳言,新冠疫情改变了既有的生活和工作秩序,尤其对于旅游从业者来说更是如此。

在此大背景下,整个旅游链条上下游的人顺势而为,积极应对,不仅探索各自新的生存之道,而且为大旅游文化注入了新的内涵。正如老旅游人、如今的短视频平台美食探店主播印春艳所说:无论是主动转型还是被动改变,只要有准备,相信一切总会好起来的。

从金牌导游到探店主播:

拓展渠道,迈出全新第一步

手机、麦克风、三脚架,成了80后探店主播印春艳的“揾食”必备。她已经习惯了根据自己探店的实际情况,选择一个能够合适展示店铺氛围的拍摄地点,之后就开始拍摄。这一套流程看上去已经是手到擒来般的熟练。其实,她成为主播也才半年时间。

印春艳在拍摄探店视频

至今印春艳还对第一次探店记忆犹新。

“去的是海珠区万胜围,拍99元花胶鸡套餐,6个菜真的很划算,拍完后在抖音短视频平台上效果确实还不错,帮商家吸了一波流量,还被商家收藏了我的视频。后来卖太好,就下架了。”

说到这,早就习惯在旅游市场冲锋陷阵的印春艳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人生第一次做探店,有期待,也有忐忑。”

2021年11月29日上午,印春艳还以广州金牌导游、某大型旅行社导游中心总监的身份,为广东某高校旅游管理专业两个年级的学生做了一场职业规划讲座。

她在讲座中表示,当今旅游产业正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期,传统旅行社的经营模式日益艰难,导游作为旅行社的主要业务,生存与竞争压力也剧增。

鉴于此,她认为,旅游管理专业学生必须要加强专业知识学习,全方位提升职业能力与素质,科学规划自身职业生涯,从而提升自己的职业核心竞争力。

说到职业转型,印春艳很坦荡,“身边太多优秀的同行,都主动或者被动做出改变”,既有转型去了直播、电商这样的风口,有去了房地产、保险板块,也有一部分去开网约车、做快递跑腿,或做其他零工。

“总体而言,我们旅游人还是没有放弃,不管是正面还是被动面,都在积极寻找新的出路,也在不断充实自己,以等待旅游的春暖花开。”

印春艳说,她自己利用疫情影响、工作少的这段时间,积极学习,让自己拥有更专业的文化知识,尝试主播和网上带货(主要做探店),“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收益,但也算迈出了全新的一步”。

做探店,其实也不容易。探店工作时间不是很稳定,试过早上9时去探店,也试过晚上11时才探完店,主要看跟店家接洽的情况,“有的时候一天能探四到五家店,有的时候一天探不到一家”。

而且探店需要自己出文案,要自己独立拍摄,自己剪切视频给商家审核,所以要做不少功课。需要学习怎么拍视频,怎么剪视频,怎么把画面拍得好看,怎么突出商家要拍的产品,怎么提高视频的播放量,等等。家人对印春艳十分支持,常常帮忙出点子。

印春艳在拍摄视频过程中体会到一种工作着的快乐

历练了半年之后,现在印春艳发布的视频,很多时候都会有几十万的播放量,点赞上万。收入方面,探店有按量和返佣结算两种。比如探店后,给商家剪辑出一条视频,审核没问题,就会收获60元到80元不等;而自己的个人账号,可以发一些有返佣的探店视频,有成交的话,就可以拿佣金。

总的来说,这些收入都是不固定的,一个月好的时候可以有8000元到1万元,不好的时候可能3000元、5000元,也有可能一两千元都不到。

鉴于此,印春艳有了新的计划,渐渐地,探店不是工作重点了。她整合自己的资源,现在开始转型到滋补品行业,主做燕窝虫草批发,利用以前积累的人脉,拓销售渠道,“赚点自己的生活费”。

印春艳说,虽然对旅游有感情,也还抱着希望,但是在等待的这个时期,活下去才是第一位:

“毕竟我成家了,宝宝也才出生10个月,也有房贷等,所以不可能一直干等,坐吃山空。”多点尝试,才有可能等到旅游业春暖花开的一天。  

从新线领队到酒店管理:

其乐融融,开启人生新状态

5月21日的下午,已经进入了雨季的广州下着大雨,沿江中路的岭南五号酒店此时客人并不多。“我们是大集团大品牌服务下,小而美的精品酒店,而传播岭南文化是我们酒店应有的责任。”

在一楼餐厅的小包厢里坐下后,90后黄承科就熟练地向记者介绍起酒店特色,“像现在您看到的餐具是广彩瓷器,在为客人上菜之前我们会给客人讲述广彩的故事。”这般老练,让人一点都看不出,他其实入职酒店才刚满三个月。

黄承科喜欢上了酒店管理工作

三个月前,从小在广州长大的黄承科还是一位已经两年多没有带团出境旅游的旅行社澳新线领队,2020年的时候曾经有半年时间没有工作。所以在那个空窗期,他开始思考,“要不要找一份前景相对较好、稳定一点的工作?”

他想跳出导游这个职业框框,去接触更多一些同属文旅产业的行业,对以后的职业规划可能会有大的帮助和发展。恰好知道岭南五号酒店正在招聘,大学他也是读旅游管理专业,学习过酒店方面的知识,所以就应聘了。

新的工作当然有一个磨合期,但酒店非常讲求团队合作,因为有各个部门同事的帮忙而快速成长,他有点感慨:“以前做导游,带团在外更多时候是一种单打独斗的感觉。”

今年已经32岁的黄承科在以前当导游的时候难得有时间陪伴家人,和父母聚少离多,特别是节假日,必定是要带团出国:“不能够陪家人去过节吃饭,特别是多年没有时间陪父母吃团圆饭,总是一个人在机场看到别人一家开开心心去旅游,心里也会酸酸的。”

在,父母退休了,他能留在广州工作陪伴左右,“其乐融融,感觉开启了人生的另一种状态”。

在黄承科看来,以前当导游是带老广去外地玩,现在做酒店工作就是让来自五湖四海的客人对广州有好印象。两者间的文化背景不一样,相对来说挑战也大:“对我来说学到的东西更多,所以我非常喜欢现在这份工作。”

旅游业正在逐步复苏起来,岭南五号酒店公关经理莫迪表示,已经在着手准备迎接市场,如已经重新把一些英语培训学习课程在部门里展开。

据了解,对于外地客人,酒店房间也放有专门设计的古色古香画卷形式广州旅游地图。除了常规的一站式服务,黄承科到来后,酒店还推出了“城乡慢生活”产品,客人可以在酒店的专车专导的带领之下游览广州。

从研学基地到导师平台:

疫情防控,困境倒逼新构想

不是在拜访客户,就是在拜访客户的路上。这是南海丝厂蚕桑研学基地负责人曾令华的日常工作,近两年他已经将研学基地周边过百家教育机构拜访了一遍,他幽默地说:“混个脸熟!”慢慢地,他心中构想多时的研学导师平台逐渐成形。

曾令华深入开发研学课程

位于佛山市南海西樵的南海丝厂研学基地是广东首个蚕桑丝织技艺研学基地,不过因为疫情防控的需要,今年以来还没有接待过学生团体客人。学生不能出来研学,对研究旅游基地来说是致命的。

虽然基地停了,但曾令华没有沉寂下来去钓鱼、游山玩水,他说:“我觉得不应该这个样子,对未来还是要有信心。”

就这样,曾令华逼着自己去重新思考这个行业的未来怎么样。由于疫情影响深远,基地原来合同聘用18个专业研学导师的模式不能坚持下去了,如果是转向培养专业的兼职导师可能赢得更大市场:“培养的兼职老师不单可以应付我这个基地,甚至能满足周边的研学旅游需求。”

如西樵山、松塘村、黄飞鸿武术馆、粤韵渔耕文化园等景区的讲解,都可以满足。他的眼光不仅限于本地,研学基地现在还跟科技公司合作,目标是打造全国性的导游和研学导师的服务平台。

这样,普通人也可以找到导游,从原来的导游附随旅行社服务,变成了真正意义的自由择业,跟着平台做服务,拓宽了就业出口。他认为,这是应对疫情之后职业自由化发展趋势的重要举措。

此外,传统研学基地的经营模式都是“别人带学生来研学”,曾令华改变思路:为什么不主动去帮景区开发研学课程呢?不仅如此,还可以帮景区申报研学基地:“触手向上游延伸,既增加我们的收入,也扩大了研学旅游市场。”

曾令华荡舟湖上,他认为旅游业仍在转型中,未来可期

曾令华还在谋划南海丝厂研学基地的升级工作。随着教育部发布《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2022年版)》,从今年秋季开学起,劳动课将正式成为中小学的一门独立课程,研学基地成功申报市、区两级的劳动教育基地,并着手申报AAA景区。

在此基础上,他组织员工出去拜访市场,重点针对教育机构,合作研发户外课程活动;同时,把整个西樵镇的研学旅游整合起来,做好多条线路规划,并大力发掘南海桑园围的文化价值内涵,打造研学IP。

详见2022年6月26日《羊城晚报》A6版

(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pai.ycwb.com)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
责编 | 吴小攀
校对 | 潘丽玲

编辑:吴小攀
新闻排行榜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