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新国画往前推得更加成熟—— 他是一位很关键的人物

来源:金羊网 作者:黄立婷 发表时间:2018-04-28 10:53

黄永玉曾说,林墉在技巧上的挥洒已经达到了“奢侈”的程度。

王璜生认为读林墉的画,有如欣赏大锣鼓的演奏,鼓点声声击在鼓心,也击在心灵,鼓声和心灵在颤动的空气中共振。林墉自认为那种“准确”是一种力量,准确不了就没有力量。

我想,那种“准确”便是林墉先生早年所表现的“法”,其实在他心中既有“法”又“无法”。正如李伟铭所言,林墉感兴趣的是人之为人的生命属性,他想强调的是这样一种价值理念:美,是人之为人的本质,它既是自在的本体,也应该成为人与人之间互相吸引、互相欣赏的对象。

他的作品体现了一个挣脱的过程

广州美术学院院长李劲堃认为,艺术的高度就是“打进去”跟“走出来”这两个关节一进一出之间的连接口,大多数艺术家打进去容易,走出去反而没有了原来的那种力度。因此,林墉这批作品带给我们的一个重要启示是如何从原来守规矩的状态到逾越法度。这一阶段,他艺术的“法”我们应该从另外一个层面判断,艺术家最难过的一关是挣脱原来的自己,在他的这批作品中体现了一个挣脱的过程。通过这次展览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林墉近年来的探索过程,其实我们在看画的过程也是一个交流的过程,也间接了解了林墉在寻求自己发展道路的心路历程。

“林墉的艺术选择、视觉体验包括他的个人风格,当然也只有置放于近四十年来中国文化发展的历史背景中,同时与他独特的个人气质和人生际遇联系起来,才能获得恰切的解释。对林墉个人来说,他也许可以引以为荣的最大的骄傲,就是他绝对不是一个依靠包装或者权势等等附加值来为自己赢得声誉包括市场的艺术家。”李伟铭在文章中写到。

他的山水画具有很强的当代性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也表示,也许真正的艺术大家修炼到某种程度后往往呈现出“无法”的态势,林墉的山水画中并不存在前人的影子,却都是自己的“身影”。时至今日,我们依然能够在他的笔墨里看到的是一个非常有力度、意气风发、与他的年纪并不太相称的充满激情和活力的艺术家。林墉的山水画具有很强的当代性,既有当代的审美也有当代的创作面貌,包括构图、画面组织、创作方法等,这在传统中国画的基础上又有诸多创新和发展。对于林墉及其创作,是应该纳入当代岭南艺术范畴来进行的重要个案研究。

他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画家

李劲堃认为,林墉的老师杨之光属于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中国画家,他与黄胄等一代人解决的问题是,如何用素描和主题创作把清末民初的人物画成功过渡为新国画,而林墉属于改革开放后,在中国美术与世界美术交融过程中进行艺术语言探索、形式探索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画家,他是把新国画往前推得更加成熟的一位很关键的人物。

中国画如何走向当代?这个问题不仅摆在青年艺术家面前,同样也摆在成熟艺术家面前。在此进程中,林墉起到了一个很好的示范性作用,他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画家,也是一个有冒险精神的画家,他在艺术上的胆识和冒险,构成了其艺术风格的独特性。林墉的触觉、心性、绘画状态、对绘画本体的呈现以及这些年在创作上的体验,跳出了功利性的诉求。

【黄立婷】

编辑:木东
数字报

把新国画往前推得更加成熟—— 他是一位很关键的人物

金羊网2018-04-28 10:53:29

黄永玉曾说,林墉在技巧上的挥洒已经达到了“奢侈”的程度。

王璜生认为读林墉的画,有如欣赏大锣鼓的演奏,鼓点声声击在鼓心,也击在心灵,鼓声和心灵在颤动的空气中共振。林墉自认为那种“准确”是一种力量,准确不了就没有力量。

我想,那种“准确”便是林墉先生早年所表现的“法”,其实在他心中既有“法”又“无法”。正如李伟铭所言,林墉感兴趣的是人之为人的生命属性,他想强调的是这样一种价值理念:美,是人之为人的本质,它既是自在的本体,也应该成为人与人之间互相吸引、互相欣赏的对象。

他的作品体现了一个挣脱的过程

广州美术学院院长李劲堃认为,艺术的高度就是“打进去”跟“走出来”这两个关节一进一出之间的连接口,大多数艺术家打进去容易,走出去反而没有了原来的那种力度。因此,林墉这批作品带给我们的一个重要启示是如何从原来守规矩的状态到逾越法度。这一阶段,他艺术的“法”我们应该从另外一个层面判断,艺术家最难过的一关是挣脱原来的自己,在他的这批作品中体现了一个挣脱的过程。通过这次展览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林墉近年来的探索过程,其实我们在看画的过程也是一个交流的过程,也间接了解了林墉在寻求自己发展道路的心路历程。

“林墉的艺术选择、视觉体验包括他的个人风格,当然也只有置放于近四十年来中国文化发展的历史背景中,同时与他独特的个人气质和人生际遇联系起来,才能获得恰切的解释。对林墉个人来说,他也许可以引以为荣的最大的骄傲,就是他绝对不是一个依靠包装或者权势等等附加值来为自己赢得声誉包括市场的艺术家。”李伟铭在文章中写到。

他的山水画具有很强的当代性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也表示,也许真正的艺术大家修炼到某种程度后往往呈现出“无法”的态势,林墉的山水画中并不存在前人的影子,却都是自己的“身影”。时至今日,我们依然能够在他的笔墨里看到的是一个非常有力度、意气风发、与他的年纪并不太相称的充满激情和活力的艺术家。林墉的山水画具有很强的当代性,既有当代的审美也有当代的创作面貌,包括构图、画面组织、创作方法等,这在传统中国画的基础上又有诸多创新和发展。对于林墉及其创作,是应该纳入当代岭南艺术范畴来进行的重要个案研究。

他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画家

李劲堃认为,林墉的老师杨之光属于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中国画家,他与黄胄等一代人解决的问题是,如何用素描和主题创作把清末民初的人物画成功过渡为新国画,而林墉属于改革开放后,在中国美术与世界美术交融过程中进行艺术语言探索、形式探索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画家,他是把新国画往前推得更加成熟的一位很关键的人物。

中国画如何走向当代?这个问题不仅摆在青年艺术家面前,同样也摆在成熟艺术家面前。在此进程中,林墉起到了一个很好的示范性作用,他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画家,也是一个有冒险精神的画家,他在艺术上的胆识和冒险,构成了其艺术风格的独特性。林墉的触觉、心性、绘画状态、对绘画本体的呈现以及这些年在创作上的体验,跳出了功利性的诉求。

【黄立婷】

编辑:木东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