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回响

来源:金羊网 作者:周建平 发表时间:2018-04-18 15:18

门德尔松《春天》的乐曲戛然而止。

居委会来电话让我赶紧去领取老人优惠卡。广场大妈“肥姨”盯着我说是可将就的舞伴!拄着拐杖的老梁直呼,麻将终于有了新的替补!84岁的岳母松了口气说洗碗后继有人,85岁的老妈乐了,这下可多陪她聊天,去寺庙里烧香!

老知青说要回乡下寻根,追忆战天斗地修理地球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当年舞刀弄斧杀敌一般的砍伐,如今是否恢复了绿水青山?小河那边揪着长辫听我拉琴,见了我放下果菜转身笑着就跑的大眼睛细腰的“小芳”,到底是谁家的姑娘?姓啥叫啥?你在乡下还好吗?

曾一同经历生死考验的战友说,回到冰天雪地的大东北军工厂去,重温当年军号声声,挑战日夜生产军火,支援第三世界革命的壮志豪情。

还记得吗?在那次事故中,TNT(烈性炸药)液体流到山岗结成冰块,情况万分危急。军代表凝重地说,党和人民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战友们脸色苍白,神情冷峻。但一声令下,人人奋勇当先,视死如归,冒着紫红色呛人的硝烟,小心翼翼地挥动镐头挖掘TNT。这一英雄壮举后来没人再提及。但又怎能忘记?是的,没有后怕,只有自豪!更有了一份生死之交的战友情谊!

此时此刻,亲爱的战友,唱一首歌吧!嘶哑的嗓音带着岁月的沧桑,苏联红军当年的流行歌曲《来,抽口烟吧》,泪流满面,绝对不哭!

文工团那位曾经令人心仪的“冬妮娅”,早已发福,芳华已逝。她那带着磁性的浑厚嗓音,依然感人!她不时还在微信上推送着“经典咏流传”。

当年的校花在群里呼唤,还等什么呢?世界那么大,一同去旅游!赶紧揪住青春的尾巴!

同龄人都这么说,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留点时间给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老年大学大门敞开,琴棋书画医疗保健应有尽有,报名学习也得排队甚至要找关系!

文化学会70岁的会长紧紧握着我的手说,60岁的“年轻人”正好接班!如今社会办文化遇到了大好时机,任重而道远!

母校发来兼职教授的聘书,博导语重心长,继续带研究生吧!别荒废了你的学问,几十年的宝贵积累。60岁,正是做学问的黄金时期,学问是一辈子的事,不忘初心,无问西东!

参事室的同志说,你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用于调查研究,建言献策,咨询国是。

太太说,陪我逛太古汇或者菜市场,哪怕你在那里徘徊吹口哨,你有这个时间了不是吗?难道还想着值夜班看大样不成?

集团离退办的微信群里,鞭炮齐鸣,鲜花锦簇,哦,在欢迎我这个“新人”入群!

陈大姐意味深长地忠告,退休之后,首先要静下来!关键是要放得下,这样更有益于健康。断舍离,懂吗?有舍才有得呀!人类追求极限与保健医疗是一样的重要……

条条大路,何去何从?

轻松的尤克里里,忧伤的小提琴,澎湃的钢琴,孤傲的口哨。游泳,太极,旅遊,带孙儿,阅读?

聚焦课件,豁然开朗。重登讲坛,激情“老姜”。口若悬河,文思交集,像风像火又像云。

军号渐远,佩剑在握。廉颇虽老,梦喊杀声。

独钓江湖,思接千载。狙击手,独行侠,异想天开,天高云淡。

继续开讲!树老根多,人老话多。把理论变成故事,用故事承载思想,以思想激发兴趣。高尚的讲坛任何时候都令我神往!

别洛夫说“一切还在前头”。

再听听门德尔松的《春天》乐曲吧!这是上个世纪80年代母校例牌的广播开播音乐,那段旋律浸透到同学们的骨髄里了。

无论是早中晚,又无论是春夏秋冬,学校的广播开播音乐都是这曲门德尔松的《春天》,这段优美的钢琴和小提琴,多么具有象征的寓意!

如今听来,还是那么亲切,那么流畅,那么明快,那么清新。充满生机的灵动,洋溢着爱的美感。

《春天》,曾伴随“八十年代新一辈”的稳健步伐,走进那片神奇的热土,登上社会人生的舞台。

弹指一挥间,几十年过去了。花落花开,又是一个春天来临。

一句台词浮上脑海:“爱,临死的前一天才开始也不晚!”

□周建平

 

编辑:木东
数字报

春天的回响

金羊网2018-04-18 15:18:08

门德尔松《春天》的乐曲戛然而止。

居委会来电话让我赶紧去领取老人优惠卡。广场大妈“肥姨”盯着我说是可将就的舞伴!拄着拐杖的老梁直呼,麻将终于有了新的替补!84岁的岳母松了口气说洗碗后继有人,85岁的老妈乐了,这下可多陪她聊天,去寺庙里烧香!

老知青说要回乡下寻根,追忆战天斗地修理地球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当年舞刀弄斧杀敌一般的砍伐,如今是否恢复了绿水青山?小河那边揪着长辫听我拉琴,见了我放下果菜转身笑着就跑的大眼睛细腰的“小芳”,到底是谁家的姑娘?姓啥叫啥?你在乡下还好吗?

曾一同经历生死考验的战友说,回到冰天雪地的大东北军工厂去,重温当年军号声声,挑战日夜生产军火,支援第三世界革命的壮志豪情。

还记得吗?在那次事故中,TNT(烈性炸药)液体流到山岗结成冰块,情况万分危急。军代表凝重地说,党和人民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战友们脸色苍白,神情冷峻。但一声令下,人人奋勇当先,视死如归,冒着紫红色呛人的硝烟,小心翼翼地挥动镐头挖掘TNT。这一英雄壮举后来没人再提及。但又怎能忘记?是的,没有后怕,只有自豪!更有了一份生死之交的战友情谊!

此时此刻,亲爱的战友,唱一首歌吧!嘶哑的嗓音带着岁月的沧桑,苏联红军当年的流行歌曲《来,抽口烟吧》,泪流满面,绝对不哭!

文工团那位曾经令人心仪的“冬妮娅”,早已发福,芳华已逝。她那带着磁性的浑厚嗓音,依然感人!她不时还在微信上推送着“经典咏流传”。

当年的校花在群里呼唤,还等什么呢?世界那么大,一同去旅游!赶紧揪住青春的尾巴!

同龄人都这么说,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留点时间给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老年大学大门敞开,琴棋书画医疗保健应有尽有,报名学习也得排队甚至要找关系!

文化学会70岁的会长紧紧握着我的手说,60岁的“年轻人”正好接班!如今社会办文化遇到了大好时机,任重而道远!

母校发来兼职教授的聘书,博导语重心长,继续带研究生吧!别荒废了你的学问,几十年的宝贵积累。60岁,正是做学问的黄金时期,学问是一辈子的事,不忘初心,无问西东!

参事室的同志说,你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用于调查研究,建言献策,咨询国是。

太太说,陪我逛太古汇或者菜市场,哪怕你在那里徘徊吹口哨,你有这个时间了不是吗?难道还想着值夜班看大样不成?

集团离退办的微信群里,鞭炮齐鸣,鲜花锦簇,哦,在欢迎我这个“新人”入群!

陈大姐意味深长地忠告,退休之后,首先要静下来!关键是要放得下,这样更有益于健康。断舍离,懂吗?有舍才有得呀!人类追求极限与保健医疗是一样的重要……

条条大路,何去何从?

轻松的尤克里里,忧伤的小提琴,澎湃的钢琴,孤傲的口哨。游泳,太极,旅遊,带孙儿,阅读?

聚焦课件,豁然开朗。重登讲坛,激情“老姜”。口若悬河,文思交集,像风像火又像云。

军号渐远,佩剑在握。廉颇虽老,梦喊杀声。

独钓江湖,思接千载。狙击手,独行侠,异想天开,天高云淡。

继续开讲!树老根多,人老话多。把理论变成故事,用故事承载思想,以思想激发兴趣。高尚的讲坛任何时候都令我神往!

别洛夫说“一切还在前头”。

再听听门德尔松的《春天》乐曲吧!这是上个世纪80年代母校例牌的广播开播音乐,那段旋律浸透到同学们的骨髄里了。

无论是早中晚,又无论是春夏秋冬,学校的广播开播音乐都是这曲门德尔松的《春天》,这段优美的钢琴和小提琴,多么具有象征的寓意!

如今听来,还是那么亲切,那么流畅,那么明快,那么清新。充满生机的灵动,洋溢着爱的美感。

《春天》,曾伴随“八十年代新一辈”的稳健步伐,走进那片神奇的热土,登上社会人生的舞台。

弹指一挥间,几十年过去了。花落花开,又是一个春天来临。

一句台词浮上脑海:“爱,临死的前一天才开始也不晚!”

□周建平

 

编辑:木东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