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荡的偏见

来源: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3-28 10:38

□黄惟群[澳洲]

作家退一步就是评论家。两者没有高低之分,一个更需热情,一个更需冷静;一个感性为主,一个理性为主;一个创造作品,一个评价作品。

作家看作品有一点不同,能看到文字后面那只手,看到操纵那只手的脑袋,看懂作者的每个“用笔”,看懂每个细节、每句话的用心、目的,并且知道作用、目的达到与否。

从根本上来说,文学作品是作者全控制的产物。大局小局框架细节甚至语言,都是作家的精心设计。文学作品以感性为重,但同时,需要高度理性。理性是藏在感性后面的导演,是幕后策划者、操纵者。作为评论家,看懂这个幕后策划、操纵者,于写评论多少是会有帮助的。

文学不能正常发展,评论家们难辞其咎。人情评论、利益评论的胡吹乱捧,严重扰乱了作家和读者的认识与追求。我的评论选《偏见集》,试图从“专业”的写作原理乃至文学原理,对作品、作家、文坛现象进行实事求是的、舍弃了利益、舍弃了人情世故的赏析与评说。因实事求是,因“不懂”利益、“不懂”人情世故,集中文章大多比较尖锐。惟其如此,才能真正起到警醒作用,矫枉过正,将颠倒的观念重新颠倒过来。

《偏见集》主要分两个方面。一是谈普遍性、综合性、原理性问题。文学是人学,人学是心学。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这一部分批评了当前存在的种种危害文学的错误导向,提倡作家文学地、艺术地写自己最有感受的生活。二是具体作品论。主要评论了余秋雨、余华、毕飞宇、王蒙、阎连科、王安忆、韩少功、金宇澄、李佩甫、格非等作家作品。文学评论就是文学欣赏,评论的作用是帮助作者看清自己,帮助读者看清作品。当代中国文学特别缺少作品论,特别需要落到实处的、具体的、化繁为简、以简制繁的作品分析。评论家究竟是否够格,理论掌握得如何,应该且只有通过作品赏析来鉴定。

曾经,一家杂志要我写一段自我介绍,我是这样写的——

“黄惟群,一个简单的人。世界很复杂,却怎么也复杂不起来,不懂复杂之妙用,不懂它于思想、精神、健康长寿有什么好处。热爱文学。文学中有作家的审美,有表现审美的智慧,有享受审美的快感。当了三十多年作家,以为一辈子只会当作家,突然一天发现,几十年的创作经验、思考、认识,是可贡献给大家分享的,于是,写起了评论。却还是简单,想说就说,说想说的。至今活得还不错,健康、阳光、充实、干干净净。”

不管为人还是为文,干净,坦荡,是我的守则。

编辑:mumu
数字报

坦荡的偏见

金羊网2018-03-28 10:38:10

□黄惟群[澳洲]

作家退一步就是评论家。两者没有高低之分,一个更需热情,一个更需冷静;一个感性为主,一个理性为主;一个创造作品,一个评价作品。

作家看作品有一点不同,能看到文字后面那只手,看到操纵那只手的脑袋,看懂作者的每个“用笔”,看懂每个细节、每句话的用心、目的,并且知道作用、目的达到与否。

从根本上来说,文学作品是作者全控制的产物。大局小局框架细节甚至语言,都是作家的精心设计。文学作品以感性为重,但同时,需要高度理性。理性是藏在感性后面的导演,是幕后策划者、操纵者。作为评论家,看懂这个幕后策划、操纵者,于写评论多少是会有帮助的。

文学不能正常发展,评论家们难辞其咎。人情评论、利益评论的胡吹乱捧,严重扰乱了作家和读者的认识与追求。我的评论选《偏见集》,试图从“专业”的写作原理乃至文学原理,对作品、作家、文坛现象进行实事求是的、舍弃了利益、舍弃了人情世故的赏析与评说。因实事求是,因“不懂”利益、“不懂”人情世故,集中文章大多比较尖锐。惟其如此,才能真正起到警醒作用,矫枉过正,将颠倒的观念重新颠倒过来。

《偏见集》主要分两个方面。一是谈普遍性、综合性、原理性问题。文学是人学,人学是心学。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这一部分批评了当前存在的种种危害文学的错误导向,提倡作家文学地、艺术地写自己最有感受的生活。二是具体作品论。主要评论了余秋雨、余华、毕飞宇、王蒙、阎连科、王安忆、韩少功、金宇澄、李佩甫、格非等作家作品。文学评论就是文学欣赏,评论的作用是帮助作者看清自己,帮助读者看清作品。当代中国文学特别缺少作品论,特别需要落到实处的、具体的、化繁为简、以简制繁的作品分析。评论家究竟是否够格,理论掌握得如何,应该且只有通过作品赏析来鉴定。

曾经,一家杂志要我写一段自我介绍,我是这样写的——

“黄惟群,一个简单的人。世界很复杂,却怎么也复杂不起来,不懂复杂之妙用,不懂它于思想、精神、健康长寿有什么好处。热爱文学。文学中有作家的审美,有表现审美的智慧,有享受审美的快感。当了三十多年作家,以为一辈子只会当作家,突然一天发现,几十年的创作经验、思考、认识,是可贡献给大家分享的,于是,写起了评论。却还是简单,想说就说,说想说的。至今活得还不错,健康、阳光、充实、干干净净。”

不管为人还是为文,干净,坦荡,是我的守则。

编辑:mumu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