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植物相遇时的喜悦——沈胜衣/许宏泉《笔花砚草集》

来源:金羊网 作者:桑农 发表时间:2018-03-23 15:45

植物散文有着悠久的传统和既定的模式,沈胜衣的写作显然别具特色。他似乎无意于博物志的描述,也不愿将人生感悟强加在植物身上。字里行间所流露的,是他更属意与植物相遇时的喜悦。

沈胜衣原本是一位敏感的诗人,且落笔生花。无论书房还是行旅,无论册页还是影像,花草树木总能让他心旌摇曳、浮想联翩。往昔的记忆、笔记、掌故,纷至沓来;又经其清丽、淡雅、疏逸的笔墨晕染开去,化作一篇篇锦绣文章。

阅读这些充满互文性的植物书写,如行山阴道上,目不暇接。文中引用的那些熟悉或陌生的书籍,固然可以编目备查。但我宁愿葆有乡野漫步的心境,视之如沿途邂逅的花花草草,能滋生一种莫名的欢喜,这就够了。拈花微笑的愉悦,远胜卷帙浩繁的教益。

桑农

编辑:邱邱
数字报

与植物相遇时的喜悦——沈胜衣/许宏泉《笔花砚草集》

金羊网2018-03-23 15:45:09

植物散文有着悠久的传统和既定的模式,沈胜衣的写作显然别具特色。他似乎无意于博物志的描述,也不愿将人生感悟强加在植物身上。字里行间所流露的,是他更属意与植物相遇时的喜悦。

沈胜衣原本是一位敏感的诗人,且落笔生花。无论书房还是行旅,无论册页还是影像,花草树木总能让他心旌摇曳、浮想联翩。往昔的记忆、笔记、掌故,纷至沓来;又经其清丽、淡雅、疏逸的笔墨晕染开去,化作一篇篇锦绣文章。

阅读这些充满互文性的植物书写,如行山阴道上,目不暇接。文中引用的那些熟悉或陌生的书籍,固然可以编目备查。但我宁愿葆有乡野漫步的心境,视之如沿途邂逅的花花草草,能滋生一种莫名的欢喜,这就够了。拈花微笑的愉悦,远胜卷帙浩繁的教益。

桑农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