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打土豪”

来源:金羊网 作者:晏建怀 发表时间:2018-03-13 09:18

南宋官员曾多次弹劾过辛弃疾,说他:“用钱如泥沙,杀人如草芥。”

弹劾之词,有时乃欲加之罪,难免言过其实。倘若去掉因栽赃而夸张的成分,再加上辛弃疾的槃槃大才和传奇经历,反而可以想见,他是一个性格豪爽、为人仗义、视钱财如粪土的剑侠词宗。而他与诗人刘过交往的过程中,更是突显了他的这一性格特征。元人郭霄凤的《江湖纪闻》里,便记载了一桩辛弃疾“打土豪”帮助诗人刘过的趣事。

宋宁宗开禧元年(1205),辛弃疾被任命为镇江知府。大约是在四五月间,春暖花开,刘过至镇江府,又一次造访辛弃疾,在其幕府盘桓多日。老友重聚,自是诗酒流连,唱和不断。一日,刘过获悉母亲病重,准备告辞归家。只是,刘过疏豪好施,不留余财,如今要回去看望老娘,口袋里却“布粘布”,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不禁一筹莫展。

辛弃疾得知后,思忖着如何帮助刘过。某日傍晚,辛弃疾脱下官服,着上便装,偕刘过一起,到了镇江最有名的青楼。最有名的青楼,自然有最昂贵的美酒和最美貌的歌妓,吸引着公子王孙纷至沓来。

二人进去不久,还没开始喝酒听曲,却即被青楼里管事的给轰了出来。为何?

原来,镇江府一都吏(知府属官),已经把这个青楼包场了。辛弃疾虽为知府,但刚刚调来不久,又着便装,加上宋朝制度严禁官员逛青楼、捧歌妓,所以管事的既不识,都吏正喝酒听歌、忘乎所以,当然也不知。辛、刘二人被轰出后,四目对视,不禁会心一笑。

回到府衙,辛弃疾立刻差人通知都吏,说有机密文书亟须处理,命他连夜前来干办。然而,都吏早已趴在酒桌上、醉倒“花丛中”,不省人事了,遂一夜未归。第二天,辛弃疾以有令不从、官员宿妓为由,要将都吏籍没家产、流放蛮荒,都吏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为了减轻或免受处罚,都吏先是请了府衙上下数十人到辛弃疾跟前说情,辛弃疾不为所动。后来,都吏打听到辛弃疾的好友刘过正缺钱,便请人转告辛弃疾,愿以向刘过母亲祝寿的名义,送给刘过五千缗钱。

辛弃疾同意这个方式,但不同意这个数额,要求都吏加倍。都吏没法,虽然辛弃疾有点“钓鱼执法”的意思,但毕竟自己违法在先,只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自认倒霉,如数将钱万缗奉上。

于是,辛弃疾慷慨解囊,自掏腰包为刘过买了一艘船,又将都吏的“罚款”万缗送到船上,亲手交到刘过手中,让他乘船归家。辛弃疾知道刘过用钱大大咧咧,还反复叮嘱他,要省吃俭用,不能有钱用到无钱止。

在辛弃疾的帮助下,刘过终于能回家探望病中的母亲了,而且,那架势还有点衣锦还乡的味道。

辛弃疾的相知、侠义和慷慨,让刘过很是感动,临行前,刘过特作《念奴娇•留别辛稼轩》一词相赠,词曰:“知音者少,算乾坤许大,著身何处。直待功成方肯退,何日可寻归路。多景楼前,垂虹亭下,一枕眠秋雨。虚名相误,十年枉费辛苦。

不是奏赋明光,上书北阙,无惊人之语。我自匆忙天未许,赢得衣裾尘土。白璧追欢,黄金买笑,付与君为主。

莼鲈江上,浩然明日归去。”

此词虽未明谢辛弃疾的馈赠之情,却向辛弃疾倾诉了自己对“功成”与“归路”的看法,表达了“我自匆忙天未许”的人生遗憾,以及“浩然明日归去”的归隐志向,向友丝毫不加掩饰地明志,也算是对辛弃疾这位至真朋友的最好交待了。

编辑:栋
数字报

辛弃疾“打土豪”

金羊网2018-03-13 09:18:51

南宋官员曾多次弹劾过辛弃疾,说他:“用钱如泥沙,杀人如草芥。”

弹劾之词,有时乃欲加之罪,难免言过其实。倘若去掉因栽赃而夸张的成分,再加上辛弃疾的槃槃大才和传奇经历,反而可以想见,他是一个性格豪爽、为人仗义、视钱财如粪土的剑侠词宗。而他与诗人刘过交往的过程中,更是突显了他的这一性格特征。元人郭霄凤的《江湖纪闻》里,便记载了一桩辛弃疾“打土豪”帮助诗人刘过的趣事。

宋宁宗开禧元年(1205),辛弃疾被任命为镇江知府。大约是在四五月间,春暖花开,刘过至镇江府,又一次造访辛弃疾,在其幕府盘桓多日。老友重聚,自是诗酒流连,唱和不断。一日,刘过获悉母亲病重,准备告辞归家。只是,刘过疏豪好施,不留余财,如今要回去看望老娘,口袋里却“布粘布”,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不禁一筹莫展。

辛弃疾得知后,思忖着如何帮助刘过。某日傍晚,辛弃疾脱下官服,着上便装,偕刘过一起,到了镇江最有名的青楼。最有名的青楼,自然有最昂贵的美酒和最美貌的歌妓,吸引着公子王孙纷至沓来。

二人进去不久,还没开始喝酒听曲,却即被青楼里管事的给轰了出来。为何?

原来,镇江府一都吏(知府属官),已经把这个青楼包场了。辛弃疾虽为知府,但刚刚调来不久,又着便装,加上宋朝制度严禁官员逛青楼、捧歌妓,所以管事的既不识,都吏正喝酒听歌、忘乎所以,当然也不知。辛、刘二人被轰出后,四目对视,不禁会心一笑。

回到府衙,辛弃疾立刻差人通知都吏,说有机密文书亟须处理,命他连夜前来干办。然而,都吏早已趴在酒桌上、醉倒“花丛中”,不省人事了,遂一夜未归。第二天,辛弃疾以有令不从、官员宿妓为由,要将都吏籍没家产、流放蛮荒,都吏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为了减轻或免受处罚,都吏先是请了府衙上下数十人到辛弃疾跟前说情,辛弃疾不为所动。后来,都吏打听到辛弃疾的好友刘过正缺钱,便请人转告辛弃疾,愿以向刘过母亲祝寿的名义,送给刘过五千缗钱。

辛弃疾同意这个方式,但不同意这个数额,要求都吏加倍。都吏没法,虽然辛弃疾有点“钓鱼执法”的意思,但毕竟自己违法在先,只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自认倒霉,如数将钱万缗奉上。

于是,辛弃疾慷慨解囊,自掏腰包为刘过买了一艘船,又将都吏的“罚款”万缗送到船上,亲手交到刘过手中,让他乘船归家。辛弃疾知道刘过用钱大大咧咧,还反复叮嘱他,要省吃俭用,不能有钱用到无钱止。

在辛弃疾的帮助下,刘过终于能回家探望病中的母亲了,而且,那架势还有点衣锦还乡的味道。

辛弃疾的相知、侠义和慷慨,让刘过很是感动,临行前,刘过特作《念奴娇•留别辛稼轩》一词相赠,词曰:“知音者少,算乾坤许大,著身何处。直待功成方肯退,何日可寻归路。多景楼前,垂虹亭下,一枕眠秋雨。虚名相误,十年枉费辛苦。

不是奏赋明光,上书北阙,无惊人之语。我自匆忙天未许,赢得衣裾尘土。白璧追欢,黄金买笑,付与君为主。

莼鲈江上,浩然明日归去。”

此词虽未明谢辛弃疾的馈赠之情,却向辛弃疾倾诉了自己对“功成”与“归路”的看法,表达了“我自匆忙天未许”的人生遗憾,以及“浩然明日归去”的归隐志向,向友丝毫不加掩饰地明志,也算是对辛弃疾这位至真朋友的最好交待了。

编辑: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