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十年灯

来源:金羊网 作者:董改正 发表时间:2018-03-12 15:02

在鱼雁寄书的时代,对于友人别后怀念和身世飘零的咏叹,没有超越这一句诗的。

这首《寄黄几复》是黄庭坚的好诗之一,可称为其代表作,其颔联“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直是要夺天地之造化,令古今诗人望之兴叹。绝对天成,妙手偶得。

第一句令人想起《江南逢李龟年》诗意。在那美好的春天,桃红李白,春风和煦,我们相识相知,可是时间那么快,我们举杯畅饮的日子那么快就过去了。当时我们都年轻,不知道珍惜,以为这将是美好人生的一个瞬间而已,我们以为世界是我们的,幸福理所当然。可是竟是匆匆一别,一别就是经年。

第二句所含意味,人不到中年不能理解,人不经历艰难困苦和生离死别不能理解,人经历了这些不能保持敏感也不能理解。分别之后,音书难寄,十年之中,可能有多少变故?我们都在相互猜测对方的处境,通过熟悉彼此的人来打听对方的消息,可又不敢竟信。在月明之夜,在风雨之夕,牵挂、担心、祝福、思念等情绪,纷至沓来。“江湖秋水多”,“江湖多风波”,江湖那么远,命运逼迫着我们参商难遇,但偏偏聚时桃李,分后秋雨,淅沥嘀嗒里,想起“巴山夜雨涨秋池”,不敢想“却话巴山夜雨时”,只有一盏孤灯,照亮离愁,从江南到江北,从京都到江湖。

没有一个形容词,没有一个动词、副词、关联词,三组相对的名词,把人世境遇写尽,把十年沧桑道完,意境辽远,意犹未尽,直令温庭筠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失色,令欧阳修的“鸟声梅店雨,柳色野桥春”含羞,其苍茫沉郁、空灵空濛的境界,成为绝唱。

我不信这样的句子是雕琢出来的,那是情感积郁了很久的刹那喷薄。在羁旅的途中,孤馆春寒,或是荒村暮雨,潇潇如诉,忽然想起前尘,便欲寄书故人。如何用七个字把十年际遇和相思说尽?窗前踱步时,那承载我们共同命运的“江湖”,眼前或心里的“夜雨”,一灯如豆,辗转十年,突然间涌上心头。情到浓时情转薄,没有“泪沾襟”没有“空断肠”,只有这瘦矍几个画面,那盏“十年灯”,即可烛照千古。

动人的诗句,绝对是动情的,和诗艺有关,又与诗艺无关。今日的诗歌,纷呈难懂的意象,难以捉摸的主义,试图通过形式的变化超越古人,而事实上,不动人的诗歌,即使技艺成熟高迈,又怎能称为“诗”?

朋友间动人的情,是一生彼此牵挂,是“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是“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是不用时时想起、永远不会忘记;而不是浓到大碗喝酒的肆烈,不是好到刎颈之交的壮烈,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炽烈,不是堪托生死的惨烈,而是融在时间里长长久久的念想,是某一时刻某一情境触发的牵挂,是微笑,是祝福,是正常的人生,是温暖的人性。它不需要大肆渲染浓墨重彩,只需要点染洇开的淡淡水墨,是浓缩着你知我知的常见名词。

江湖,夜雨,十年,灯,他们还在,问候还在,友情依然。我们呢?(董改正)

编辑:邱邱
数字报

江湖夜雨十年灯

金羊网2018-03-12 15:02:18

在鱼雁寄书的时代,对于友人别后怀念和身世飘零的咏叹,没有超越这一句诗的。

这首《寄黄几复》是黄庭坚的好诗之一,可称为其代表作,其颔联“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直是要夺天地之造化,令古今诗人望之兴叹。绝对天成,妙手偶得。

第一句令人想起《江南逢李龟年》诗意。在那美好的春天,桃红李白,春风和煦,我们相识相知,可是时间那么快,我们举杯畅饮的日子那么快就过去了。当时我们都年轻,不知道珍惜,以为这将是美好人生的一个瞬间而已,我们以为世界是我们的,幸福理所当然。可是竟是匆匆一别,一别就是经年。

第二句所含意味,人不到中年不能理解,人不经历艰难困苦和生离死别不能理解,人经历了这些不能保持敏感也不能理解。分别之后,音书难寄,十年之中,可能有多少变故?我们都在相互猜测对方的处境,通过熟悉彼此的人来打听对方的消息,可又不敢竟信。在月明之夜,在风雨之夕,牵挂、担心、祝福、思念等情绪,纷至沓来。“江湖秋水多”,“江湖多风波”,江湖那么远,命运逼迫着我们参商难遇,但偏偏聚时桃李,分后秋雨,淅沥嘀嗒里,想起“巴山夜雨涨秋池”,不敢想“却话巴山夜雨时”,只有一盏孤灯,照亮离愁,从江南到江北,从京都到江湖。

没有一个形容词,没有一个动词、副词、关联词,三组相对的名词,把人世境遇写尽,把十年沧桑道完,意境辽远,意犹未尽,直令温庭筠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失色,令欧阳修的“鸟声梅店雨,柳色野桥春”含羞,其苍茫沉郁、空灵空濛的境界,成为绝唱。

我不信这样的句子是雕琢出来的,那是情感积郁了很久的刹那喷薄。在羁旅的途中,孤馆春寒,或是荒村暮雨,潇潇如诉,忽然想起前尘,便欲寄书故人。如何用七个字把十年际遇和相思说尽?窗前踱步时,那承载我们共同命运的“江湖”,眼前或心里的“夜雨”,一灯如豆,辗转十年,突然间涌上心头。情到浓时情转薄,没有“泪沾襟”没有“空断肠”,只有这瘦矍几个画面,那盏“十年灯”,即可烛照千古。

动人的诗句,绝对是动情的,和诗艺有关,又与诗艺无关。今日的诗歌,纷呈难懂的意象,难以捉摸的主义,试图通过形式的变化超越古人,而事实上,不动人的诗歌,即使技艺成熟高迈,又怎能称为“诗”?

朋友间动人的情,是一生彼此牵挂,是“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是“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是不用时时想起、永远不会忘记;而不是浓到大碗喝酒的肆烈,不是好到刎颈之交的壮烈,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炽烈,不是堪托生死的惨烈,而是融在时间里长长久久的念想,是某一时刻某一情境触发的牵挂,是微笑,是祝福,是正常的人生,是温暖的人性。它不需要大肆渲染浓墨重彩,只需要点染洇开的淡淡水墨,是浓缩着你知我知的常见名词。

江湖,夜雨,十年,灯,他们还在,问候还在,友情依然。我们呢?(董改正)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