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赠一枝春

来源:金羊网 作者:潘姝苗 发表时间:2018-03-12 15:02

等了一冬,春到人间,什么样的仪式才配得上春天?

春天是个俏女子,红酥手织补满城盛开的锦绣,桃花染绿柳,朵朵展轻姿,好不繁华热闹。春天是发布时令的使者,北雁终于南归,到处莺歌燕舞,啁啾声一缕如笛,吟唱着不知梦了多少回的吴侬软语。此刻最宜踏青,于松树下汲泉煮茶、抚琴闲行,何似在人间。

白居易道:“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原本虚无的幻想化作记忆中的蜀绣,丝线缝韶华,红尘千帐灯,只不过一阵风、几丝雨而已。眼前的故乡又是一派全新景象:枯藤返青绿萼垂枝,柳烟历历花香弥弥……湖上掠过一尾燕,剪裁出眉梢似的相思,形销骨立的山水立刻饱涨起来。

春天是大师笔下的水墨画,走进那濡湿微寒的雾气,如徐徐展开一道浸染徽韵的宣纸,疑似误入古人隐居的桃花源。举目灰墙黛瓦、翘檐廊桥、古藤老树,蓝天与绿波水天相接,桃花与菜花红黄掩映,沿路皆是斟酌不满的美酒,行走不断的杨柳,惬意闲适。

您是贵客,打马而来,方寸尺幅间,万物仿佛为你而设。一年之计在此,思想挥舞线段,笔墨点染精神,那是生命的音符,那是心灵的游牧,哪怕山长水阔,远近浓淡尽相宜。

烟花三月,梦里江南。“等到那孤帆远影碧空尽,才知道思念总比那西湖瘦。”此刻,不论大漠戈壁还是小桥流水,漫山遍野都是踏青的足迹。大江南北,山川共沐,阳光正好,行路在途,赏景阅人观风物,人与自然相濡以沫,载歌载舞共赴这场季节的狂欢。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春天是一场等待的盛宴,在明媚的春光里,有百花齐放,百鸟鸣唱,有春风化雨,润物如酥。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等一锹土,植下希望的幼苗;等一掬水,滋养生长的渴望。勤劳的人手把禾锄,松土培田,沉睡大地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郊野洒下农民喜悦的心情,生命像历久弥香的美酒,流溢出幸福甘甜的味道。

千古文明润华夏,心向旷野身先动。《诗经·关雎》曰:“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一路田园绿意、芳草拾翠,深浅不一的足迹坠满了风信子的铃声。竹笋拔节、荠菜丛生,黄者如蜡、绿者如翠,一张擀薄的面皮裹着素斋野味,透明的鲜香,清芬的气息,流溢大自然本真的原味,咬一口咯嘣脆,嚼出个春如醉。

阳光洒下千万缕金线,枝条抽出翠嫩的软丝,春天,像童年的万花筒,透过晶莹剔透的玻璃,闪烁着时光的影子。春天看起来很玄,稍纵即逝,当繁花碎落,时间发出光亮,每一滴绿,每一朵红都在把爱绽放。

想起南北朝诗人陆凯的《赠范晔》:“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一枝春”,多么雅致,瓣薄如羽,清香暗送,破开一冬的孤闷。诗人的慧心隐含着与友人相聚的期待,借物传情,心意明了,春天因此而盛大起来。

编辑:邱邱
数字报

聊赠一枝春

金羊网2018-03-12 15:02:16

等了一冬,春到人间,什么样的仪式才配得上春天?

春天是个俏女子,红酥手织补满城盛开的锦绣,桃花染绿柳,朵朵展轻姿,好不繁华热闹。春天是发布时令的使者,北雁终于南归,到处莺歌燕舞,啁啾声一缕如笛,吟唱着不知梦了多少回的吴侬软语。此刻最宜踏青,于松树下汲泉煮茶、抚琴闲行,何似在人间。

白居易道:“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原本虚无的幻想化作记忆中的蜀绣,丝线缝韶华,红尘千帐灯,只不过一阵风、几丝雨而已。眼前的故乡又是一派全新景象:枯藤返青绿萼垂枝,柳烟历历花香弥弥……湖上掠过一尾燕,剪裁出眉梢似的相思,形销骨立的山水立刻饱涨起来。

春天是大师笔下的水墨画,走进那濡湿微寒的雾气,如徐徐展开一道浸染徽韵的宣纸,疑似误入古人隐居的桃花源。举目灰墙黛瓦、翘檐廊桥、古藤老树,蓝天与绿波水天相接,桃花与菜花红黄掩映,沿路皆是斟酌不满的美酒,行走不断的杨柳,惬意闲适。

您是贵客,打马而来,方寸尺幅间,万物仿佛为你而设。一年之计在此,思想挥舞线段,笔墨点染精神,那是生命的音符,那是心灵的游牧,哪怕山长水阔,远近浓淡尽相宜。

烟花三月,梦里江南。“等到那孤帆远影碧空尽,才知道思念总比那西湖瘦。”此刻,不论大漠戈壁还是小桥流水,漫山遍野都是踏青的足迹。大江南北,山川共沐,阳光正好,行路在途,赏景阅人观风物,人与自然相濡以沫,载歌载舞共赴这场季节的狂欢。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春天是一场等待的盛宴,在明媚的春光里,有百花齐放,百鸟鸣唱,有春风化雨,润物如酥。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等一锹土,植下希望的幼苗;等一掬水,滋养生长的渴望。勤劳的人手把禾锄,松土培田,沉睡大地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郊野洒下农民喜悦的心情,生命像历久弥香的美酒,流溢出幸福甘甜的味道。

千古文明润华夏,心向旷野身先动。《诗经·关雎》曰:“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一路田园绿意、芳草拾翠,深浅不一的足迹坠满了风信子的铃声。竹笋拔节、荠菜丛生,黄者如蜡、绿者如翠,一张擀薄的面皮裹着素斋野味,透明的鲜香,清芬的气息,流溢大自然本真的原味,咬一口咯嘣脆,嚼出个春如醉。

阳光洒下千万缕金线,枝条抽出翠嫩的软丝,春天,像童年的万花筒,透过晶莹剔透的玻璃,闪烁着时光的影子。春天看起来很玄,稍纵即逝,当繁花碎落,时间发出光亮,每一滴绿,每一朵红都在把爱绽放。

想起南北朝诗人陆凯的《赠范晔》:“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一枝春”,多么雅致,瓣薄如羽,清香暗送,破开一冬的孤闷。诗人的慧心隐含着与友人相聚的期待,借物传情,心意明了,春天因此而盛大起来。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