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防盗垃圾桶及法国人洗垃圾

来源:金羊网 作者:徐铁人 发表时间:2018-03-11 11:27

巴黎的垃圾桶极富特色,自打恐怖活动猖獗之后,敏感的巴黎人立刻把金属质地的垃圾桶换成了全透明的塑料垃圾袋,那垃圾袋虽然具有很高的强度,但花花绿绿的垃圾却着实有些不雅。以至于凡事爱追法国式时髦的部分欧洲国家这一次却没有再“附庸风雅”。

透明垃圾袋里的垃圾虽然不漂亮,但法国人,至少是相当一部分法国人洗垃圾的行为却应该得到赞赏。

在位于法国南部的全法第四大城市图鲁滋市,我曾短暂借住在当地的一对老夫妇家里。有一次,当我刚要把空酸奶盒扔进垃圾袋的时候,就被主人及时制止了。他们告诉我,类似空酸奶盒这种带有残余食物的垃圾在丢掉之前,务必先把它们清洗干净。我这才发现,厨房里的一堆空酸奶盒以及空罐头瓶都已经被洗得干干净净。我问房东清洗垃圾的做法在法国普遍不普遍,他们告诉我说在他们的朋友中间,几乎全都是这样做的,原因大致有两个——

首先,法国的城市里早已经实行了垃圾分类,而且每天倾倒什么垃圾也有相应的规定,今天吃剩下的空酸奶盒或许要等到下个星期才可以丢进公共垃圾桶里。为了不让这种带有食物残余的垃圾在自家厨房里发霉发臭,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先把它们清洗干净。

其次,有些人推己及人地考虑到也不能够让这种会随时发霉发臭的垃圾去污染环境,所以他们清洗垃圾的行为就上升到了某种自觉的高度了。

事实上,欧洲很多国家的居民在遵守垃圾分类原则上做得都是相当到位的,德国人就属于此列。

在北部港口城市汉堡的一家大型旅馆里,我发现走廊里的垃圾箱是一排嵌入墙壁的用木头制作的柜子,如果不把他们当成垃圾箱使用的话,完全可以当作衣柜或鞋柜之类的东西,外表干净的程度也早已经超出了通常意义上垃圾箱的范畴。打开一个个的柜门,里面几乎所有的垃圾都已经被合并了同类项,这至少说明,每一个倒垃圾的人都按照规定把相应的废品放进了与之对应的箱子中。

说来有趣,我曾经看到一个绅士模样的中年男子空着手,在那排垃圾箱里翻箱倒柜地寻找着什么,可看他的穿戴气质也不像是收废品的。待他大大方方地从报纸杂志回收箱里找出一份仍然崭新的报纸时,我才明白,他原来是想看当天的报纸,就到这儿来找了。当然,因为人们基本上都严格按照垃圾分类的标准倾倒垃圾,所以,在他从垃圾桶里捡到的那份报纸上,是绝对不会有烂西红柿等污物的。

这之后,每当我闲坐于街边咖啡馆,再看到“衣冠楚楚”的人从路边垃圾桶里找报纸看的时候也就见怪不怪了……

瑞典有一种“升华”了的垃圾桶——鼓励人们废物利用的“自动奖励垃圾桶”。这种垃圾桶多设在超市的入口处。当顾客把空酒瓶子或是空易拉罐塞进回收孔之后,机器里就会自动吐出与垃圾数量相应的代金券,拿着空瓶子换来的代金券,你就可以兴高采烈地到超市里购物去了,有人幽默地把这种行为称作另一种形式的以物易物。

在加拿大的很多地区还有一种别致的防盗垃圾桶,有意思的是这防盗功能并非是针对人类设计,而是专门为了对付野生的熊类所设计的。熊的嗅觉非常灵敏,他们对城市里的生活垃圾也是“情有独钟”。它们常喜欢寻着剩面包的味道摸索到城市乡间的垃圾桶附近,并使用长而锋利的爪子把该扒拉不该扒拉的垃圾,弄得满地之后或大哙朵颐之后扬长而去,把环境搞得是一塌糊涂。于是,聪明的北美人便发明了这种暗带机关的垃圾桶,从此以后即使熊瞎子再闻到诱人的味道也是无计可施了。

不过,这小小的机关有时候也会难倒我们的同类,于是,有关部门就用英语、法语甚至日语,在垃圾桶上标明打开垃圾桶的步骤,好在熊类的外语水平实在太差,所以即使写出了正确答案,熊们也仍然无法按图索骥地打开垃圾桶了。

不过,这样的设计却招来了外国游客的好奇,于是,到加拿大旅行时顺便玩一玩这种垃圾桶对于好奇的海外游客来说也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儿了。

编辑:邱邱
数字报

加拿大防盗垃圾桶及法国人洗垃圾

金羊网2018-03-11 11:27:40

巴黎的垃圾桶极富特色,自打恐怖活动猖獗之后,敏感的巴黎人立刻把金属质地的垃圾桶换成了全透明的塑料垃圾袋,那垃圾袋虽然具有很高的强度,但花花绿绿的垃圾却着实有些不雅。以至于凡事爱追法国式时髦的部分欧洲国家这一次却没有再“附庸风雅”。

透明垃圾袋里的垃圾虽然不漂亮,但法国人,至少是相当一部分法国人洗垃圾的行为却应该得到赞赏。

在位于法国南部的全法第四大城市图鲁滋市,我曾短暂借住在当地的一对老夫妇家里。有一次,当我刚要把空酸奶盒扔进垃圾袋的时候,就被主人及时制止了。他们告诉我,类似空酸奶盒这种带有残余食物的垃圾在丢掉之前,务必先把它们清洗干净。我这才发现,厨房里的一堆空酸奶盒以及空罐头瓶都已经被洗得干干净净。我问房东清洗垃圾的做法在法国普遍不普遍,他们告诉我说在他们的朋友中间,几乎全都是这样做的,原因大致有两个——

首先,法国的城市里早已经实行了垃圾分类,而且每天倾倒什么垃圾也有相应的规定,今天吃剩下的空酸奶盒或许要等到下个星期才可以丢进公共垃圾桶里。为了不让这种带有食物残余的垃圾在自家厨房里发霉发臭,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先把它们清洗干净。

其次,有些人推己及人地考虑到也不能够让这种会随时发霉发臭的垃圾去污染环境,所以他们清洗垃圾的行为就上升到了某种自觉的高度了。

事实上,欧洲很多国家的居民在遵守垃圾分类原则上做得都是相当到位的,德国人就属于此列。

在北部港口城市汉堡的一家大型旅馆里,我发现走廊里的垃圾箱是一排嵌入墙壁的用木头制作的柜子,如果不把他们当成垃圾箱使用的话,完全可以当作衣柜或鞋柜之类的东西,外表干净的程度也早已经超出了通常意义上垃圾箱的范畴。打开一个个的柜门,里面几乎所有的垃圾都已经被合并了同类项,这至少说明,每一个倒垃圾的人都按照规定把相应的废品放进了与之对应的箱子中。

说来有趣,我曾经看到一个绅士模样的中年男子空着手,在那排垃圾箱里翻箱倒柜地寻找着什么,可看他的穿戴气质也不像是收废品的。待他大大方方地从报纸杂志回收箱里找出一份仍然崭新的报纸时,我才明白,他原来是想看当天的报纸,就到这儿来找了。当然,因为人们基本上都严格按照垃圾分类的标准倾倒垃圾,所以,在他从垃圾桶里捡到的那份报纸上,是绝对不会有烂西红柿等污物的。

这之后,每当我闲坐于街边咖啡馆,再看到“衣冠楚楚”的人从路边垃圾桶里找报纸看的时候也就见怪不怪了……

瑞典有一种“升华”了的垃圾桶——鼓励人们废物利用的“自动奖励垃圾桶”。这种垃圾桶多设在超市的入口处。当顾客把空酒瓶子或是空易拉罐塞进回收孔之后,机器里就会自动吐出与垃圾数量相应的代金券,拿着空瓶子换来的代金券,你就可以兴高采烈地到超市里购物去了,有人幽默地把这种行为称作另一种形式的以物易物。

在加拿大的很多地区还有一种别致的防盗垃圾桶,有意思的是这防盗功能并非是针对人类设计,而是专门为了对付野生的熊类所设计的。熊的嗅觉非常灵敏,他们对城市里的生活垃圾也是“情有独钟”。它们常喜欢寻着剩面包的味道摸索到城市乡间的垃圾桶附近,并使用长而锋利的爪子把该扒拉不该扒拉的垃圾,弄得满地之后或大哙朵颐之后扬长而去,把环境搞得是一塌糊涂。于是,聪明的北美人便发明了这种暗带机关的垃圾桶,从此以后即使熊瞎子再闻到诱人的味道也是无计可施了。

不过,这小小的机关有时候也会难倒我们的同类,于是,有关部门就用英语、法语甚至日语,在垃圾桶上标明打开垃圾桶的步骤,好在熊类的外语水平实在太差,所以即使写出了正确答案,熊们也仍然无法按图索骥地打开垃圾桶了。

不过,这样的设计却招来了外国游客的好奇,于是,到加拿大旅行时顺便玩一玩这种垃圾桶对于好奇的海外游客来说也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儿了。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