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花:第一个向人们送来春天的消息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钟葵 发表时间:2018-03-06 09:19

迎春花:第一个向人们送来春天的消息

  孙其峰 《迎春花》

迎春花是春天第一花。对其“迎春”之名,自宋代以来便有颇多议论,有人认为它浪得虚名,有人称它为“僭客”,但大多数人还是认为这个美名是实至名归。

文、图 钟葵

迎春花敢当“东风第一枝”

“好一朵迎春花,人人都爱它。好一朵迎春花,迎来大地放光华……”这首名为《迎春花》的粤语歌曲,相信许多广东人都耳熟能详。此外,还有一首普通话版的《迎春花》,也传唱甚广。然而,虽然很多人会唱《迎春花》,但若问迎春花长什么样子,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大概是因为迎春花不是都市里常见的花卉,在春节期间各种花市中,也难觅其芳踪。即使偶尔出现,也被淹没在各种名花异卉的海洋中,所以很多人都不认识它。

“人人都爱它”的迎春花,是木樨科素馨属丛生落叶灌木,枝条纤细,如柳枝般婀娜多姿,花开六瓣,先叶开放,颜色金黄,香气清淡,虽称不上国色天香,但纤秾娇小,十分可爱。《群芳谱》载:“(迎春花)丛生,高数尺,有一丈者。方茎厚叶,如初生小椒叶而无齿,面青背淡,对节生小枝,一枝三叶,春前有花如瑞香,花黄色,不结实……虽草花,最先点缀春色,亦不可废。”它的芳名,得自与众不同的花期。在春寒料峭、百花尚在沉睡时,它率先开放,一枝独秀,第一个向人们送来了春天的消息,因此人们将它命名为“迎春花”。故在二十四番花信风中,立春之后第一个花信风便是迎春花。

春天是百花盛开的季节,其中不乏奇葩异卉,迎春花敢当“东风第一枝”,独得“迎春花”之名,本是实至名归,正如宋代诗人韦骧《迎春花》诗所说的:“欺梅压柳肯相然,佳号迎春岂浪传。细叶茸茸垂绿发,繁英璨璨簇金钿。”但也引起了一些人的非议,元代的《三柳轩杂识》称迎春花为“僭客”,认为它只是山花野草,却争做春天第一花,如此岂不僭越。

也有人认为它颜值平平,貌不惊人,是浪得虚名。如宋代刘敞的《迎春花》诗曰:“秾李繁桃刮眼明,东风先入九重城。黄花翠蔓无人愿,浪得迎春世上名。”专门为百花评级的《花经》和《瓶花谱》,也不大看重迎春花,给它的评级分别是“七品三命”和“六品四命”,在百花中居中下之列。

大诗人白居易对迎春花情有独钟

尽管如此,古代大多数文人墨客还是挺喜欢迎春花的。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就对迎春花情有独钟,他写给刘禹锡的《代迎春花招刘郎中》诗曰:“幸与松筠相近栽,不随桃李一时开。杏园岂敢妨君去,未有花时且看来。”“松筠”即松与竹,“杏园”是唐代新科进士游宴之地。诗中称迎春花与松竹为友,不畏严寒,节操坚贞,不肯随艳丽的桃李一起开花,而是先于群芳傲然怒放,并热情地邀请刘禹锡在桃、李、杏等花未开时,不妨来杏园看一看。这首诗借花喻人,风趣隽永,含蓄地写出了刘禹锡的倜傥风流和高洁的品德。

白居易还有一诗名为《玩迎春花赠杨郎中》,诗中写道:“金英春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凭君语向游人道,莫作蔓菁花眼看。”意思是在黄色花卉中,像迎春花这样敢在春寒料峭中怒放的没有几种,人们不要把它当作“蔓菁”之类寻常花草看待。所谓“蔓菁”,就是大头菜之类的植物,冬天把它养在水里,有时也能开出小黄花来。

宋代名将韩琦对迎春花也颇为欣赏,有诗曰:“覆阑纤弱绿条长,带雪冲寒折嫩黄。迎得春来非自足,百花千卉共芬芳。”意思是,迎春花纤弱嫩绿的枝条攀附在栏杆上,冒着风雪严寒开出黄色的小花,它并不因为首先迎接春天的到来而感到自满,而是要与百花千卉在春天共芬芳。这首诗称赞迎春花不仅不畏严寒,气质非凡,而且胸襟开阔,甘守平凡,默默奉献。此诗是借花自喻,近现代工笔花鸟画名家于非闇曾根据其诗意,创作《迎春图》,并将此诗题于画上。

在古代,迎春花与梅花、水仙、山茶花被称为“花中四友”。此外,迎春花还有一些很别致的名称。它在初春开花时,尚无叶片,一朵朵黄色的小花缀满整条枝身,因此古人赐给它一个雅号——“金腰带”。这个雅号在宋代已有,宋人赵师侠有词曰:“纤秾娇小,也解迎春早。占得中央颜色好,装点枝枝新巧。东皇初到江城,殷勤先去迎春。乞与黄金腰带,压持红紫纷纷。”所谓“中央颜色,即黄色。古人将五行金木水火土分配四方和中央,土居中,色为黄,黄色代表高贵,故曰“占得中央颜色好”。“金腰带”在古代只有朝廷高官才能佩戴,迎春花有此别名,自然也是高贵的标志。

对“金腰带”这个雅号,人们不仅非常欣赏,而且对其来历很感兴趣。如清人叶申芗有词曰:“未有花时春易买,笑还占,中央色在。谁与赐嘉名,争说道,金腰带。”是谁赐此嘉名?民间传说,范蠡用美人计灭了吴国后,与西施泛舟五湖,恰逢迎春花开,便折下一枝围在西施腰间,黄色的迎春花,看上去有如一条金灿灿的腰带,于是范蠡便戏称这种花为“金腰带”。当然,这只是传说而已,到底是谁赐嘉名,已经无从可考了。

迎春花:第一个向人们送来春天的消息

  方君璧 《迎春》

迎春花开于早春

探春花开在春末

迎春花还有一别名叫“金梅”。《滇志》云:“(迎春)花黄色,与梅同时,故名‘金梅’。”迎春花与梅花开放的时间接近,因其花为黄色,故有“金梅”之称。但迎春花与梅花区别甚大,花的颜色不同,花形也不一样,梅花五出,迎春花是六瓣。

迎春花与连翘、棣棠等花颇为相似,不仅在一些古代艺术品中难以辨别,在现实中也极易混淆。如近代画家赵云壑有一幅画描绘的是棣棠花,但往往被误认为是迎春花。迎春花与连翘均为黄色小花,其区别主要在花瓣和枝条。迎春花是六瓣,连翘是四瓣。迎春花的枝条是四棱状,古人称之为“方茎”,这个特点是独一无二的,而连翘则是枝条皆圆。

迎春花:第一个向人们送来春天的消息

  清 陈书《岁朝丽景图》

棣棠花也是金黄色,故又名“鸡蛋黄花”,有单瓣,有重瓣,重瓣棣棠圆如小球。另外,迎春花与探春花也极易混淆,这两种花同科同属,但花期不同,迎春花开于早春,探春花则在春末开花,故又名“迎夏”。迎春花是落叶灌木,而探春花是半落叶植物,花开五瓣,与迎春花不一样。

清代画家钱维城曾画过一组《景敷四气冬景图》,其中一幅画迎春花与丁香,乾隆为其题诗曰:“赭英粉萼共争新,不独迎春且探春。大矣乾元善资始,物犹如此况乎人。”诗中提到“迎春”和“探春”,但图中之黄色花为六瓣,显然是迎春花。但迎春花与探春花为同属植物,说迎春花“不独迎春且探春”也未尝不可。

历代花鸟画中,以迎春花为题材的作品并不多见。明清时期,一般只出现在贺新春的《岁朝图》或《清供图》中,如清代女画家陈书的《岁朝丽景图》中就有迎春花。近代以来,不少画家喜欢画迎春花,如于非闇、方君璧、陈半丁、孙其峰等,均为画迎春花的名家。

编辑:Qiudong
数字报

迎春花:第一个向人们送来春天的消息

广州日报2018-03-06 09:19:22

迎春花:第一个向人们送来春天的消息

  孙其峰 《迎春花》

迎春花是春天第一花。对其“迎春”之名,自宋代以来便有颇多议论,有人认为它浪得虚名,有人称它为“僭客”,但大多数人还是认为这个美名是实至名归。

文、图 钟葵

迎春花敢当“东风第一枝”

“好一朵迎春花,人人都爱它。好一朵迎春花,迎来大地放光华……”这首名为《迎春花》的粤语歌曲,相信许多广东人都耳熟能详。此外,还有一首普通话版的《迎春花》,也传唱甚广。然而,虽然很多人会唱《迎春花》,但若问迎春花长什么样子,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大概是因为迎春花不是都市里常见的花卉,在春节期间各种花市中,也难觅其芳踪。即使偶尔出现,也被淹没在各种名花异卉的海洋中,所以很多人都不认识它。

“人人都爱它”的迎春花,是木樨科素馨属丛生落叶灌木,枝条纤细,如柳枝般婀娜多姿,花开六瓣,先叶开放,颜色金黄,香气清淡,虽称不上国色天香,但纤秾娇小,十分可爱。《群芳谱》载:“(迎春花)丛生,高数尺,有一丈者。方茎厚叶,如初生小椒叶而无齿,面青背淡,对节生小枝,一枝三叶,春前有花如瑞香,花黄色,不结实……虽草花,最先点缀春色,亦不可废。”它的芳名,得自与众不同的花期。在春寒料峭、百花尚在沉睡时,它率先开放,一枝独秀,第一个向人们送来了春天的消息,因此人们将它命名为“迎春花”。故在二十四番花信风中,立春之后第一个花信风便是迎春花。

春天是百花盛开的季节,其中不乏奇葩异卉,迎春花敢当“东风第一枝”,独得“迎春花”之名,本是实至名归,正如宋代诗人韦骧《迎春花》诗所说的:“欺梅压柳肯相然,佳号迎春岂浪传。细叶茸茸垂绿发,繁英璨璨簇金钿。”但也引起了一些人的非议,元代的《三柳轩杂识》称迎春花为“僭客”,认为它只是山花野草,却争做春天第一花,如此岂不僭越。

也有人认为它颜值平平,貌不惊人,是浪得虚名。如宋代刘敞的《迎春花》诗曰:“秾李繁桃刮眼明,东风先入九重城。黄花翠蔓无人愿,浪得迎春世上名。”专门为百花评级的《花经》和《瓶花谱》,也不大看重迎春花,给它的评级分别是“七品三命”和“六品四命”,在百花中居中下之列。

大诗人白居易对迎春花情有独钟

尽管如此,古代大多数文人墨客还是挺喜欢迎春花的。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就对迎春花情有独钟,他写给刘禹锡的《代迎春花招刘郎中》诗曰:“幸与松筠相近栽,不随桃李一时开。杏园岂敢妨君去,未有花时且看来。”“松筠”即松与竹,“杏园”是唐代新科进士游宴之地。诗中称迎春花与松竹为友,不畏严寒,节操坚贞,不肯随艳丽的桃李一起开花,而是先于群芳傲然怒放,并热情地邀请刘禹锡在桃、李、杏等花未开时,不妨来杏园看一看。这首诗借花喻人,风趣隽永,含蓄地写出了刘禹锡的倜傥风流和高洁的品德。

白居易还有一诗名为《玩迎春花赠杨郎中》,诗中写道:“金英春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凭君语向游人道,莫作蔓菁花眼看。”意思是在黄色花卉中,像迎春花这样敢在春寒料峭中怒放的没有几种,人们不要把它当作“蔓菁”之类寻常花草看待。所谓“蔓菁”,就是大头菜之类的植物,冬天把它养在水里,有时也能开出小黄花来。

宋代名将韩琦对迎春花也颇为欣赏,有诗曰:“覆阑纤弱绿条长,带雪冲寒折嫩黄。迎得春来非自足,百花千卉共芬芳。”意思是,迎春花纤弱嫩绿的枝条攀附在栏杆上,冒着风雪严寒开出黄色的小花,它并不因为首先迎接春天的到来而感到自满,而是要与百花千卉在春天共芬芳。这首诗称赞迎春花不仅不畏严寒,气质非凡,而且胸襟开阔,甘守平凡,默默奉献。此诗是借花自喻,近现代工笔花鸟画名家于非闇曾根据其诗意,创作《迎春图》,并将此诗题于画上。

在古代,迎春花与梅花、水仙、山茶花被称为“花中四友”。此外,迎春花还有一些很别致的名称。它在初春开花时,尚无叶片,一朵朵黄色的小花缀满整条枝身,因此古人赐给它一个雅号——“金腰带”。这个雅号在宋代已有,宋人赵师侠有词曰:“纤秾娇小,也解迎春早。占得中央颜色好,装点枝枝新巧。东皇初到江城,殷勤先去迎春。乞与黄金腰带,压持红紫纷纷。”所谓“中央颜色,即黄色。古人将五行金木水火土分配四方和中央,土居中,色为黄,黄色代表高贵,故曰“占得中央颜色好”。“金腰带”在古代只有朝廷高官才能佩戴,迎春花有此别名,自然也是高贵的标志。

对“金腰带”这个雅号,人们不仅非常欣赏,而且对其来历很感兴趣。如清人叶申芗有词曰:“未有花时春易买,笑还占,中央色在。谁与赐嘉名,争说道,金腰带。”是谁赐此嘉名?民间传说,范蠡用美人计灭了吴国后,与西施泛舟五湖,恰逢迎春花开,便折下一枝围在西施腰间,黄色的迎春花,看上去有如一条金灿灿的腰带,于是范蠡便戏称这种花为“金腰带”。当然,这只是传说而已,到底是谁赐嘉名,已经无从可考了。

迎春花:第一个向人们送来春天的消息

  方君璧 《迎春》

迎春花开于早春

探春花开在春末

迎春花还有一别名叫“金梅”。《滇志》云:“(迎春)花黄色,与梅同时,故名‘金梅’。”迎春花与梅花开放的时间接近,因其花为黄色,故有“金梅”之称。但迎春花与梅花区别甚大,花的颜色不同,花形也不一样,梅花五出,迎春花是六瓣。

迎春花与连翘、棣棠等花颇为相似,不仅在一些古代艺术品中难以辨别,在现实中也极易混淆。如近代画家赵云壑有一幅画描绘的是棣棠花,但往往被误认为是迎春花。迎春花与连翘均为黄色小花,其区别主要在花瓣和枝条。迎春花是六瓣,连翘是四瓣。迎春花的枝条是四棱状,古人称之为“方茎”,这个特点是独一无二的,而连翘则是枝条皆圆。

迎春花:第一个向人们送来春天的消息

  清 陈书《岁朝丽景图》

棣棠花也是金黄色,故又名“鸡蛋黄花”,有单瓣,有重瓣,重瓣棣棠圆如小球。另外,迎春花与探春花也极易混淆,这两种花同科同属,但花期不同,迎春花开于早春,探春花则在春末开花,故又名“迎夏”。迎春花是落叶灌木,而探春花是半落叶植物,花开五瓣,与迎春花不一样。

清代画家钱维城曾画过一组《景敷四气冬景图》,其中一幅画迎春花与丁香,乾隆为其题诗曰:“赭英粉萼共争新,不独迎春且探春。大矣乾元善资始,物犹如此况乎人。”诗中提到“迎春”和“探春”,但图中之黄色花为六瓣,显然是迎春花。但迎春花与探春花为同属植物,说迎春花“不独迎春且探春”也未尝不可。

历代花鸟画中,以迎春花为题材的作品并不多见。明清时期,一般只出现在贺新春的《岁朝图》或《清供图》中,如清代女画家陈书的《岁朝丽景图》中就有迎春花。近代以来,不少画家喜欢画迎春花,如于非闇、方君璧、陈半丁、孙其峰等,均为画迎春花的名家。

编辑:Qiudong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