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

来源:金羊网 作者:金培武 发表时间:2018-03-05 11:13

《爱的心灵咒语》 [英]威廉·莎士比亚、[爱尔兰]威廉·巴特勒·叶芝等著;金培武译 广东经济出版社 2018年1月

□金培武

凡事都要有缘分,无论是祸福吉凶或是悲欢离合,都离不开缘分。在此,我说的是“书缘”,这也是我这本《爱的心灵咒语》的缘起。在1990年代中期,逛广州购书中心,看到一本英文原版书《365 Love Poems》,心想,这很好,以后有空,每天读一首爱情诗,一定会心旷神怡、浮想联翩。这本书买下,一搁就是20年。直到2015年,敝人退休,思量接下来该做什么事好呢?我想到那本“365”,慢慢地编译一本爱情诗,送给我的夫人,挺好。莎士比亚说:“我真幸福,既爱着人,又被人所爱。”(Then happy I, that love and am beloved.)诚如斯言。

恰逢初秋我到美国费城探亲。到当地书店,看看有什么可作为译材的原著,把全城书店跑了个遍。一天,逛到一家旧书店,店员是一位老者,一问“love poem”这两个词,他马上指向二楼。登上狭窄的木梯,我看到一本《1001 Love Poems》,喜出望外,厚厚一大本,正文有704个页码,这是最好的译材。

2016年暮秋,我第二次赴美探亲。此时,我已草译了一百多首爱情诗,想再看看有什么爱情诗集。我之所以破费买下同类书,几乎见到就买,因为自己要在浩如烟海的英诗中挑选佳作,不如利用现成的英美编辑出版的诗集,从中再进一步比较挑选,可大大省劲。

所有爱情诗的英文选本,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是不可或缺的,而且,占有一定数量。上面提及的那本“1001”,竟然将莎翁154首十四行诗悉数选入。莎翁诗作是400多年前写的,他的隐喻、双关语及近中古英语用法,要读懂,谈何容易!他的诗具有世俗性、戏剧性及洞察人情世故的深刻性,是其后的浪漫主义诗歌有所不逮的。所以,备有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的足本很有必要。在经常去浏览的Barnes&Noble书店,我刻意去莎士比亚著作书架上寻找,恰好有本Margreta de Grazia编辑的《Shakespeare’s Sonnets》(2011年版)。虽然每首诗只有不足一页的注释,粗略一看也够用了,我付款购得,心满意足地离开书店。

过了几天,我在住处附近名叫意大利市场的小区逛街。在一间不起眼的小店,我驻足一会,起先以为是买旧唱片的店,我从小门往里瞄去,看到一排排书架有不少的图书。进去后,走近书架,跳入眼帘的竟是一本厚厚的《Shakespeare’s Sonnets》,耶鲁大学1977年版的,共583页,它的前半部是1609年初版的四开本影印文本及并列刊印的编辑文本,注解集中放在书后半部,足足有450页,每首诗的分析注释详细得无以复加,这对我理解和翻译莎士比亚有极大助益。我在美国购买旧书已经有了一点经验,书的价钱及定价时间,店主一般是用铅笔在书籍扉页的右上角小字注明。此书写着“$7/12-10”,二手价7美元,原价竟是19.95美元。对于我,是绝对超值。我无须问价,胸有成竹地拿出一张10美元。卖书的女子笑容可掬,要知道,这书进店已有四年了,她终于见到有我这个主顾,显得很开心。她给了我两张书签,细心包好。她怎知我内心的兴奋和激动胜过她多少倍?这真正是“书缘”。这类书,就像古籍的集注或会评本,应该在高等学府附近出售,怎会窝在肉菜市场里?

这本书确实管用。例如,莎翁十四行诗第73首,有个词组:“death’s second self”,照字面上,可译为“死亡的影子”或“死亡的化身”。这本书注解为“这是睡眠(sleep)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常用别称,用于夜晚,引申指笼罩白天、紧闭眼睛,或封闭一切”。显然,与死亡相去甚远。

幸亏有“书缘”,我在两年不到的时间内,搜集到十几本英文原版诗集,得以借助前人的成果而工作。现在,我从中选译65位诗人的诗歌,其中主要是英国、爱尔兰和美国诗人,包含许多英美文学巨匠,如莎士比亚、拜伦、雪莱、济慈、勃朗宁夫妇、艾米莉·勃朗特、惠特曼、安妮·勃朗特、斯宾塞、王尔德、叶芝。时间跨度比较大,从16世纪直到20世纪50年代。每位诗人,无论他或她生于何时何地,都以新颖的和坦诚的方式探索爱情,每首诗反映不同的生活场景,表现不同的情绪感悟,呈现个人化的爱情观,是他们写给爱人的悄悄话。

拉拉杂杂写了很多,写的都是“缘分”。其实,这本书的主题是“爱”。我们这辈人是含蓄的一代人,我们经常谈“缘分”,甚少谈及“爱”或者说“爱情”。对我们而言,爱是很私人的东西,也是复杂的东西。爱不是必需品,但离开爱,生活会变得黯淡;爱可以是多情,也可以是豪赌;可以是人生的起伏,也可以是孤独的温度。

“爱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

编辑:邱邱
数字报

爱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

金羊网2018-03-05 11:13:19

《爱的心灵咒语》 [英]威廉·莎士比亚、[爱尔兰]威廉·巴特勒·叶芝等著;金培武译 广东经济出版社 2018年1月

□金培武

凡事都要有缘分,无论是祸福吉凶或是悲欢离合,都离不开缘分。在此,我说的是“书缘”,这也是我这本《爱的心灵咒语》的缘起。在1990年代中期,逛广州购书中心,看到一本英文原版书《365 Love Poems》,心想,这很好,以后有空,每天读一首爱情诗,一定会心旷神怡、浮想联翩。这本书买下,一搁就是20年。直到2015年,敝人退休,思量接下来该做什么事好呢?我想到那本“365”,慢慢地编译一本爱情诗,送给我的夫人,挺好。莎士比亚说:“我真幸福,既爱着人,又被人所爱。”(Then happy I, that love and am beloved.)诚如斯言。

恰逢初秋我到美国费城探亲。到当地书店,看看有什么可作为译材的原著,把全城书店跑了个遍。一天,逛到一家旧书店,店员是一位老者,一问“love poem”这两个词,他马上指向二楼。登上狭窄的木梯,我看到一本《1001 Love Poems》,喜出望外,厚厚一大本,正文有704个页码,这是最好的译材。

2016年暮秋,我第二次赴美探亲。此时,我已草译了一百多首爱情诗,想再看看有什么爱情诗集。我之所以破费买下同类书,几乎见到就买,因为自己要在浩如烟海的英诗中挑选佳作,不如利用现成的英美编辑出版的诗集,从中再进一步比较挑选,可大大省劲。

所有爱情诗的英文选本,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是不可或缺的,而且,占有一定数量。上面提及的那本“1001”,竟然将莎翁154首十四行诗悉数选入。莎翁诗作是400多年前写的,他的隐喻、双关语及近中古英语用法,要读懂,谈何容易!他的诗具有世俗性、戏剧性及洞察人情世故的深刻性,是其后的浪漫主义诗歌有所不逮的。所以,备有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的足本很有必要。在经常去浏览的Barnes&Noble书店,我刻意去莎士比亚著作书架上寻找,恰好有本Margreta de Grazia编辑的《Shakespeare’s Sonnets》(2011年版)。虽然每首诗只有不足一页的注释,粗略一看也够用了,我付款购得,心满意足地离开书店。

过了几天,我在住处附近名叫意大利市场的小区逛街。在一间不起眼的小店,我驻足一会,起先以为是买旧唱片的店,我从小门往里瞄去,看到一排排书架有不少的图书。进去后,走近书架,跳入眼帘的竟是一本厚厚的《Shakespeare’s Sonnets》,耶鲁大学1977年版的,共583页,它的前半部是1609年初版的四开本影印文本及并列刊印的编辑文本,注解集中放在书后半部,足足有450页,每首诗的分析注释详细得无以复加,这对我理解和翻译莎士比亚有极大助益。我在美国购买旧书已经有了一点经验,书的价钱及定价时间,店主一般是用铅笔在书籍扉页的右上角小字注明。此书写着“$7/12-10”,二手价7美元,原价竟是19.95美元。对于我,是绝对超值。我无须问价,胸有成竹地拿出一张10美元。卖书的女子笑容可掬,要知道,这书进店已有四年了,她终于见到有我这个主顾,显得很开心。她给了我两张书签,细心包好。她怎知我内心的兴奋和激动胜过她多少倍?这真正是“书缘”。这类书,就像古籍的集注或会评本,应该在高等学府附近出售,怎会窝在肉菜市场里?

这本书确实管用。例如,莎翁十四行诗第73首,有个词组:“death’s second self”,照字面上,可译为“死亡的影子”或“死亡的化身”。这本书注解为“这是睡眠(sleep)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常用别称,用于夜晚,引申指笼罩白天、紧闭眼睛,或封闭一切”。显然,与死亡相去甚远。

幸亏有“书缘”,我在两年不到的时间内,搜集到十几本英文原版诗集,得以借助前人的成果而工作。现在,我从中选译65位诗人的诗歌,其中主要是英国、爱尔兰和美国诗人,包含许多英美文学巨匠,如莎士比亚、拜伦、雪莱、济慈、勃朗宁夫妇、艾米莉·勃朗特、惠特曼、安妮·勃朗特、斯宾塞、王尔德、叶芝。时间跨度比较大,从16世纪直到20世纪50年代。每位诗人,无论他或她生于何时何地,都以新颖的和坦诚的方式探索爱情,每首诗反映不同的生活场景,表现不同的情绪感悟,呈现个人化的爱情观,是他们写给爱人的悄悄话。

拉拉杂杂写了很多,写的都是“缘分”。其实,这本书的主题是“爱”。我们这辈人是含蓄的一代人,我们经常谈“缘分”,甚少谈及“爱”或者说“爱情”。对我们而言,爱是很私人的东西,也是复杂的东西。爱不是必需品,但离开爱,生活会变得黯淡;爱可以是多情,也可以是豪赌;可以是人生的起伏,也可以是孤独的温度。

“爱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