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第一美男

来源:金羊网 作者:陈甲取 发表时间:2018-02-26 11:17

陈甲取

中国历史进入乱如一锅粥的魏晋南北朝时,出现了一种土特产——花美男!有好事者专门出了本美男辑录——《世说新语·容止》,搞了个帅哥排行榜,把当时上得了台面的靓仔一网打尽,其中名列榜首的就是潘安。后来,“貌比潘安”成了对男子容貌的最大褒扬。

潘安其实本名叫潘岳,字安仁,后世称其为潘安。尽管是“外貌协会”者的大爱,但潘安并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美男,他是西晋的文坛领袖,写得一手好文章,还出版过多本畅销书,绝对算得上是标准的文坛偶像兼实力派,赛过今日的韩寒郭敬明。

年轻时,潘安喜欢拿着弹弓坐车去洛阳城外打鸟玩,结果屡屡引发轰动效应。大众情人潘安一出门,整个洛阳城都惊为天人,跟着激动疯狂。情窦初开的小萝莉见了他,都满眼桃心地围着他要签名,而怀春的欧巴桑也“老妇聊作少女狂”,人太多挤不到近前,就争着将新鲜水果抛到他的车上,恨不得把过剩的母性都掏出来奉献给他。她们对偶像用情的深刻程度,足以让以狂热著称的“玉米”自卑。潘安每次打鸟回家,都是满载而归,收到的时令蔬果都够开个水果超市了,这给后世贡献了个“掷果盈车”的成语。

当时,有位实力派作家左思,就是写了让“洛阳纸贵”的畅销书《三都赋》的那位,看到潘安如此出风头很是羡慕,他琢磨着,都是当红作家,潘安出去就能收到免费水果,俺左思未必就落在人后。于是,左思也拿弹弓坐车郊游,模仿秀的想法固然不错。不幸的是,左思长了张不合时人审美观的脸,“貌寝口讷”,这不是作死么!结果沿途被只懂看脸的老太婆们团团围住,拿臭鸡蛋烂砖头砸了个一头一脸,左思艳遇没捞着,反而收获了满头包。

由此可见,容貌和才气的混搭比例相当重要,“男神”不是随便哪位都当得了的。

晋武帝司马炎为塑亲民形象,下乡耕田作秀,引得当时文人纷纷作诗赞美,潘安也跟风作了首《藉田赋》,水平非常之高。政坛大佬们发现有人马屁拍得比他们响亮,马上受不了了,嫉妒心集体发作,在大伙的合力帮助下,潘安被下放到基层河阳县(今洛阳市吉利区),挂职“锻炼”去了。

美男子就是风雅,即便栖身基层,潘安也是不改风骚爱好,他号召河阳人民栽种桃树,桃花一开漫山遍野,别提多好看了,潘安也落得个“河阳一县花”的雅称。

当时名士山涛、王济以及他的俩姐夫裴楷、和峤等人受到皇帝的恩宠,潘岳年轻气盛,看不惯他们的“嚣张气焰”,就在宫殿大门柱子上写下原创的打油诗:“阁道东,有大牛。王济鞅,裴楷鞧,和峤刺促不得休。”把几位政坛大佬贬成了牲口及其上的零部件。这个幼稚举动的恶果很快降临,潘安又被贬往离洛阳更远的怀县做县长。

熬了大半辈子,潘安才重回京城,到财政部供职。当年恃才傲物的翩翩少年已然两鬓斑白,峥嵘岁月将棱角磨平,潘安变得有点骨头缺钙,守不住道德底线了。当时朝廷坐庄的是著名白痴皇帝晋惠帝,但掌权的是丑八怪皇后贾南风,她的外甥贾谧仗着有姑姑庇佑红得发紫。潘安抱上贾谧的大腿,巴结得不行,每次出行遇到贾谧的车队,潘安就忙不迭地“望尘而拜”。

贾谧牵头,搞了个文章“二十四友”联谊会,潘安正是其中的领军人物,骨干人物还有陆机、陆云两兄弟,以及左思、石崇等名士。潘安挥动一支生花妙笔,为主子出了不少力,最彪悍的要数整死太子司马遹了:元康九年(299年)十二月的某晚,贾后请太子喝酒,将其灌醉后,哄着他抄写一篇狂草,太子喝断片了,根本看不清纸上是啥,就照着乱描乱画了一通。然后,潘安闪亮登场,把太子的“墨宝”涂涂抹抹加以技术处理,最后竟成了一篇谋反书。太子摊上大事了。

弱智儿晋惠帝被贾后忽悠惯了,架不住她连吹枕头风,就把太子先废后杀了。这可捅了马蜂窝,引发了朝廷的政治大地震,赵王司马伦打着为太子申冤的旗号,忙不迭地发动兵变,将贾后一党尽数清理。趟了一脚浑水的潘安自然也是名列黑名单,全家老小砍瓜切菜般被宰了个干净,闹了个绝户。

政治上潘安糊涂不堪,生活中潘安却是绝种好男人。虽然才高人靓,少女粉丝数不胜数,但潘安并没有利用资本拈花惹草,他对结发老婆杨容姬用情专一。杨容姬死得早,潘安还作了首凄婉的《悼亡诗》悼念她,自己也成了悼亡诗的开山祖师爷。

斯人已逝,留下好事者扼腕长叹。古往今来的首席帅哥潘安死时,不过刚进入欧吉桑行列。当年洛阳城外那些“潘粉”们想必都在含饴弄孙了,想起年少时的狂热激情,不知是否会带着一颗怀旧之心,为当年的青春偶像掬一捧同情之泪?

编辑:邱邱
数字报

古代第一美男

金羊网2018-02-26 11:17:57

陈甲取

中国历史进入乱如一锅粥的魏晋南北朝时,出现了一种土特产——花美男!有好事者专门出了本美男辑录——《世说新语·容止》,搞了个帅哥排行榜,把当时上得了台面的靓仔一网打尽,其中名列榜首的就是潘安。后来,“貌比潘安”成了对男子容貌的最大褒扬。

潘安其实本名叫潘岳,字安仁,后世称其为潘安。尽管是“外貌协会”者的大爱,但潘安并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美男,他是西晋的文坛领袖,写得一手好文章,还出版过多本畅销书,绝对算得上是标准的文坛偶像兼实力派,赛过今日的韩寒郭敬明。

年轻时,潘安喜欢拿着弹弓坐车去洛阳城外打鸟玩,结果屡屡引发轰动效应。大众情人潘安一出门,整个洛阳城都惊为天人,跟着激动疯狂。情窦初开的小萝莉见了他,都满眼桃心地围着他要签名,而怀春的欧巴桑也“老妇聊作少女狂”,人太多挤不到近前,就争着将新鲜水果抛到他的车上,恨不得把过剩的母性都掏出来奉献给他。她们对偶像用情的深刻程度,足以让以狂热著称的“玉米”自卑。潘安每次打鸟回家,都是满载而归,收到的时令蔬果都够开个水果超市了,这给后世贡献了个“掷果盈车”的成语。

当时,有位实力派作家左思,就是写了让“洛阳纸贵”的畅销书《三都赋》的那位,看到潘安如此出风头很是羡慕,他琢磨着,都是当红作家,潘安出去就能收到免费水果,俺左思未必就落在人后。于是,左思也拿弹弓坐车郊游,模仿秀的想法固然不错。不幸的是,左思长了张不合时人审美观的脸,“貌寝口讷”,这不是作死么!结果沿途被只懂看脸的老太婆们团团围住,拿臭鸡蛋烂砖头砸了个一头一脸,左思艳遇没捞着,反而收获了满头包。

由此可见,容貌和才气的混搭比例相当重要,“男神”不是随便哪位都当得了的。

晋武帝司马炎为塑亲民形象,下乡耕田作秀,引得当时文人纷纷作诗赞美,潘安也跟风作了首《藉田赋》,水平非常之高。政坛大佬们发现有人马屁拍得比他们响亮,马上受不了了,嫉妒心集体发作,在大伙的合力帮助下,潘安被下放到基层河阳县(今洛阳市吉利区),挂职“锻炼”去了。

美男子就是风雅,即便栖身基层,潘安也是不改风骚爱好,他号召河阳人民栽种桃树,桃花一开漫山遍野,别提多好看了,潘安也落得个“河阳一县花”的雅称。

当时名士山涛、王济以及他的俩姐夫裴楷、和峤等人受到皇帝的恩宠,潘岳年轻气盛,看不惯他们的“嚣张气焰”,就在宫殿大门柱子上写下原创的打油诗:“阁道东,有大牛。王济鞅,裴楷鞧,和峤刺促不得休。”把几位政坛大佬贬成了牲口及其上的零部件。这个幼稚举动的恶果很快降临,潘安又被贬往离洛阳更远的怀县做县长。

熬了大半辈子,潘安才重回京城,到财政部供职。当年恃才傲物的翩翩少年已然两鬓斑白,峥嵘岁月将棱角磨平,潘安变得有点骨头缺钙,守不住道德底线了。当时朝廷坐庄的是著名白痴皇帝晋惠帝,但掌权的是丑八怪皇后贾南风,她的外甥贾谧仗着有姑姑庇佑红得发紫。潘安抱上贾谧的大腿,巴结得不行,每次出行遇到贾谧的车队,潘安就忙不迭地“望尘而拜”。

贾谧牵头,搞了个文章“二十四友”联谊会,潘安正是其中的领军人物,骨干人物还有陆机、陆云两兄弟,以及左思、石崇等名士。潘安挥动一支生花妙笔,为主子出了不少力,最彪悍的要数整死太子司马遹了:元康九年(299年)十二月的某晚,贾后请太子喝酒,将其灌醉后,哄着他抄写一篇狂草,太子喝断片了,根本看不清纸上是啥,就照着乱描乱画了一通。然后,潘安闪亮登场,把太子的“墨宝”涂涂抹抹加以技术处理,最后竟成了一篇谋反书。太子摊上大事了。

弱智儿晋惠帝被贾后忽悠惯了,架不住她连吹枕头风,就把太子先废后杀了。这可捅了马蜂窝,引发了朝廷的政治大地震,赵王司马伦打着为太子申冤的旗号,忙不迭地发动兵变,将贾后一党尽数清理。趟了一脚浑水的潘安自然也是名列黑名单,全家老小砍瓜切菜般被宰了个干净,闹了个绝户。

政治上潘安糊涂不堪,生活中潘安却是绝种好男人。虽然才高人靓,少女粉丝数不胜数,但潘安并没有利用资本拈花惹草,他对结发老婆杨容姬用情专一。杨容姬死得早,潘安还作了首凄婉的《悼亡诗》悼念她,自己也成了悼亡诗的开山祖师爷。

斯人已逝,留下好事者扼腕长叹。古往今来的首席帅哥潘安死时,不过刚进入欧吉桑行列。当年洛阳城外那些“潘粉”们想必都在含饴弄孙了,想起年少时的狂热激情,不知是否会带着一颗怀旧之心,为当年的青春偶像掬一捧同情之泪?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