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女性的成长史

来源:金羊网 作者:阿迟邦崖 发表时间:2018-02-05 15:31

卡农,一种复调音乐。顾名思义,宇文正的《台北卡农》(江苏人民出版社)也是一部多线索多主题的小说集。我一贯喜欢多重主题的创作,一明多暗,无谓主从,只要做到主题之间的独立鲜明。鲁迅评价《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其实是视角和经历之故,乃至当时的心境都有可能造成一念之间的转变。

本书由14篇描述台北女性的故事组成,彼此独立又互为关联,形成“故事里的故事”。单篇情节或许不完整,却可代表某一类台北女性,合一起就构成了众生相。这让我想起蒋晓云的《百年好合》,也是一部用一组短篇小说构成的长篇小说。宇文正誉满两岸,不逊蒋氏,本书以散文为形,诗歌为意,画面感分外强烈。这种创作小说的技法与孙犁的同出一辙,只是驾驭功力若欠火候,文体容易陷入四不像。

台北似一度弥散着深邃和神秘,它到底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呢?翻到目录的瞬间真愣了:《地下铁》《便利商店》《忠孝东路》等14个标题竟全是地名,每一个地方都是台北的一个侧面,是人们日常出没的地方,贯穿起来就勾勒出了一座完整的城市。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大抵是指城市的底蕴和风俗所养就出来的子弟心性。

然而,宇文正清新的笔端流露的却是台北的冷漠。视角虽不大,也没什么跌宕起伏,但不时点一下这些女性的痛感,所谓管中窥豹,也能知晓她们的生活如履薄冰,“她慢慢地忘记了自己从前的长相,就像常常忘记自己的本名一样。”读罢不免让人心生怜悯。她们有残缺,也有闪光点,胸怀大欲,也容易满足于小确幸。宇文正还是侧重写爱情,多数主人公都在一段或数段恋爱中千疮百孔,历经了感伤和惆怅之后,也有所彻悟,开启在平凡中追求不平凡的新人生,可叹世事如白云苍狗,总是难能自我驾驭。

本书并不是抒怀小情调,已然触及到了人性。《电梯》讲述离异家庭对孩子造成的可怕伤害,价值观畸形,乃至整个心理扭曲。文中女孩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一个完整的家。这无疑为本书平添了几分冷漠。非常赞同陈芳明在序中对“电梯”做的解读:电梯是宇文正设的一个隐喻——孩子的心理空间。隐喻正是本书的一大亮点,如《牙医诊所》中,黎蕙那个始终没长出来智齿的位置因囊肿炎而疼痛起来,终决定将其拔去,这个细节暗喻彻底放下过去,迎接新的开始。隐喻兼配深意的句子,将本书的内涵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如《一O一》中的整形女明星:“她所有的精神都放在鼻子上,神经绷得紧紧的,鼻梁附近的肌肉永远都是僵硬的!”以记叙和描写替代说教,字字发人深省。

据字里行间的感知,再谈本书主题,这既是一部台北女性的生活笔记,也是一部女性的情感伤心史。我认为,宇文正并不是以诉说女性的悲伤和城市的冷漠为目的,而是书写女性的自我觉悟,如《美体小铺》中的菲比:“她决定不再等待她的丈夫,她决定要像计时器一样,把生命归零,重新开始。”俨然是一部台北女性的成长史,如《重庆南路》中的收尾之句:“在一番生活淬炼之后,重新活了过来,明亮耀眼,好像永远都不会老。”读者的心境也随这一缕轻暖的淡彩宽阔起来了。

编辑:邱邱
数字报

一部女性的成长史

金羊网2018-02-05 15:31:00

卡农,一种复调音乐。顾名思义,宇文正的《台北卡农》(江苏人民出版社)也是一部多线索多主题的小说集。我一贯喜欢多重主题的创作,一明多暗,无谓主从,只要做到主题之间的独立鲜明。鲁迅评价《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其实是视角和经历之故,乃至当时的心境都有可能造成一念之间的转变。

本书由14篇描述台北女性的故事组成,彼此独立又互为关联,形成“故事里的故事”。单篇情节或许不完整,却可代表某一类台北女性,合一起就构成了众生相。这让我想起蒋晓云的《百年好合》,也是一部用一组短篇小说构成的长篇小说。宇文正誉满两岸,不逊蒋氏,本书以散文为形,诗歌为意,画面感分外强烈。这种创作小说的技法与孙犁的同出一辙,只是驾驭功力若欠火候,文体容易陷入四不像。

台北似一度弥散着深邃和神秘,它到底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呢?翻到目录的瞬间真愣了:《地下铁》《便利商店》《忠孝东路》等14个标题竟全是地名,每一个地方都是台北的一个侧面,是人们日常出没的地方,贯穿起来就勾勒出了一座完整的城市。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大抵是指城市的底蕴和风俗所养就出来的子弟心性。

然而,宇文正清新的笔端流露的却是台北的冷漠。视角虽不大,也没什么跌宕起伏,但不时点一下这些女性的痛感,所谓管中窥豹,也能知晓她们的生活如履薄冰,“她慢慢地忘记了自己从前的长相,就像常常忘记自己的本名一样。”读罢不免让人心生怜悯。她们有残缺,也有闪光点,胸怀大欲,也容易满足于小确幸。宇文正还是侧重写爱情,多数主人公都在一段或数段恋爱中千疮百孔,历经了感伤和惆怅之后,也有所彻悟,开启在平凡中追求不平凡的新人生,可叹世事如白云苍狗,总是难能自我驾驭。

本书并不是抒怀小情调,已然触及到了人性。《电梯》讲述离异家庭对孩子造成的可怕伤害,价值观畸形,乃至整个心理扭曲。文中女孩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一个完整的家。这无疑为本书平添了几分冷漠。非常赞同陈芳明在序中对“电梯”做的解读:电梯是宇文正设的一个隐喻——孩子的心理空间。隐喻正是本书的一大亮点,如《牙医诊所》中,黎蕙那个始终没长出来智齿的位置因囊肿炎而疼痛起来,终决定将其拔去,这个细节暗喻彻底放下过去,迎接新的开始。隐喻兼配深意的句子,将本书的内涵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如《一O一》中的整形女明星:“她所有的精神都放在鼻子上,神经绷得紧紧的,鼻梁附近的肌肉永远都是僵硬的!”以记叙和描写替代说教,字字发人深省。

据字里行间的感知,再谈本书主题,这既是一部台北女性的生活笔记,也是一部女性的情感伤心史。我认为,宇文正并不是以诉说女性的悲伤和城市的冷漠为目的,而是书写女性的自我觉悟,如《美体小铺》中的菲比:“她决定不再等待她的丈夫,她决定要像计时器一样,把生命归零,重新开始。”俨然是一部台北女性的成长史,如《重庆南路》中的收尾之句:“在一番生活淬炼之后,重新活了过来,明亮耀眼,好像永远都不会老。”读者的心境也随这一缕轻暖的淡彩宽阔起来了。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