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朱燕玲:莫言他试图扩大他的写作疆界

来源:金羊网 作者:朱绍杰 发表时间:2018-02-05 14:43

作家莫言自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在创作上沉寂了五年,继去年底在《收获》《人民文学》《十月》上发表短篇小说、戏曲剧本、组诗后,今年又在最新一期《花城》杂志上发表《诗人金希普》《表弟宁赛叶》两个短篇小说及三首诗歌。复出后莫言的文学创作在题材和手法上和以往比有哪些不同?还以高密乡为背景吗?折射出怎样的现实?

他试图扩大他的写作疆界

——《花城》杂志主编朱燕玲专访

□金羊网记者 朱绍杰

羊城晚报:这次莫言在《花城》杂志上发表的新作是怎样约到的?

朱燕玲:莫言是《花城》的老作者。我们长期和莫言打交道,他的中篇小说《父亲在民伕连里》曾获得过我们第五届花城文学奖。大家一直都在关注他得到诺奖之后的动作。这次发表他的新作,先是通过朋友知道了这个信息,然后直接和他联系上了。我们当时知道他有作品在手上,也可以发了。他把作品给我们的时间比较早,在去年八月,其实是赶得上2017年第六期的。但我们商量后达成了共识,认为可能放在今年第一期更好,在2018年新年给大家一个惊喜。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几家文学杂志在陆续发表他的一系列新作。我们就知道他已经开始以一种新的姿态亮相了。

羊城晚报:拿到莫言新的小说,第一感受是怎样的?

朱燕玲:文学期刊的职责是向读者反映中国当代作家的最新写作动态。像莫言这样的文学名家在写什么,他们的写作动态是怎样的,我们有责任将他的新作品及时呈现给大家看,让大家一起来评判。文学只有相对的标准,没有绝对的标准,对于一部作品是打70分还是90分,每个人都会不一样。

在莫言得奖后,大家都非常关注他接下来会带来怎样的作品。就我个人而言,预期他会拿出一部长篇,他现在也可能在写。但是他这次以这样的形式再度回到文学视野里,我觉得他是在试图进行一些转变。在一些采访中,他表示过自己希望有另一种形象来和大家见面,给大家惊喜,当大家读到他的新作,觉得“这个竟然是莫言写的”。他在这个方面做了努力。

莫言这次在文学期刊上发表了剧本,可能是完成了一个夙愿。他个人对剧本情有独钟,但文学刊物之前不怎么发表剧本。他这次也发表了诗歌,我们之前很少见到他的诗歌。我认为,莫言试图在文学形式上有所突破,他希望扩大自己写作的疆界,让作品的形式更多样化,这同时也对汉语写作进行更多实验。

羊城晚报:时代可能正在呼吁更多的现实主义题材,莫言的新作和之前似乎也有所不同?

朱燕玲:其实莫言这次的新作品延续了他自己的风格,有点像人物素描,还是写家乡的人和事,只是把时间放在了当下的时代。我觉得,莫言不会受制于某种趋势,成熟的作家不会因潮流喜欢什么就写什么的。而且在我看来,莫言的作品一直都很现实主义,他的所谓“魔幻”只是反映在语言的狂欢上。

《花城》发表了莫言的新作后,读者反响非常热烈,除了有很多七嘴八舌的评论,还有读者甚至兴致勃勃地进行了续写,发到了豆瓣上,莫言、宁赛叶、金希普、《花城》都被写了进去,非常生动。文学能达到这么现实、这么接地气的效果,不是很好吗?

编辑:邱邱
数字报

专访朱燕玲:莫言他试图扩大他的写作疆界

金羊网2018-02-05 14:43:15

作家莫言自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在创作上沉寂了五年,继去年底在《收获》《人民文学》《十月》上发表短篇小说、戏曲剧本、组诗后,今年又在最新一期《花城》杂志上发表《诗人金希普》《表弟宁赛叶》两个短篇小说及三首诗歌。复出后莫言的文学创作在题材和手法上和以往比有哪些不同?还以高密乡为背景吗?折射出怎样的现实?

他试图扩大他的写作疆界

——《花城》杂志主编朱燕玲专访

□金羊网记者 朱绍杰

羊城晚报:这次莫言在《花城》杂志上发表的新作是怎样约到的?

朱燕玲:莫言是《花城》的老作者。我们长期和莫言打交道,他的中篇小说《父亲在民伕连里》曾获得过我们第五届花城文学奖。大家一直都在关注他得到诺奖之后的动作。这次发表他的新作,先是通过朋友知道了这个信息,然后直接和他联系上了。我们当时知道他有作品在手上,也可以发了。他把作品给我们的时间比较早,在去年八月,其实是赶得上2017年第六期的。但我们商量后达成了共识,认为可能放在今年第一期更好,在2018年新年给大家一个惊喜。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几家文学杂志在陆续发表他的一系列新作。我们就知道他已经开始以一种新的姿态亮相了。

羊城晚报:拿到莫言新的小说,第一感受是怎样的?

朱燕玲:文学期刊的职责是向读者反映中国当代作家的最新写作动态。像莫言这样的文学名家在写什么,他们的写作动态是怎样的,我们有责任将他的新作品及时呈现给大家看,让大家一起来评判。文学只有相对的标准,没有绝对的标准,对于一部作品是打70分还是90分,每个人都会不一样。

在莫言得奖后,大家都非常关注他接下来会带来怎样的作品。就我个人而言,预期他会拿出一部长篇,他现在也可能在写。但是他这次以这样的形式再度回到文学视野里,我觉得他是在试图进行一些转变。在一些采访中,他表示过自己希望有另一种形象来和大家见面,给大家惊喜,当大家读到他的新作,觉得“这个竟然是莫言写的”。他在这个方面做了努力。

莫言这次在文学期刊上发表了剧本,可能是完成了一个夙愿。他个人对剧本情有独钟,但文学刊物之前不怎么发表剧本。他这次也发表了诗歌,我们之前很少见到他的诗歌。我认为,莫言试图在文学形式上有所突破,他希望扩大自己写作的疆界,让作品的形式更多样化,这同时也对汉语写作进行更多实验。

羊城晚报:时代可能正在呼吁更多的现实主义题材,莫言的新作和之前似乎也有所不同?

朱燕玲:其实莫言这次的新作品延续了他自己的风格,有点像人物素描,还是写家乡的人和事,只是把时间放在了当下的时代。我觉得,莫言不会受制于某种趋势,成熟的作家不会因潮流喜欢什么就写什么的。而且在我看来,莫言的作品一直都很现实主义,他的所谓“魔幻”只是反映在语言的狂欢上。

《花城》发表了莫言的新作后,读者反响非常热烈,除了有很多七嘴八舌的评论,还有读者甚至兴致勃勃地进行了续写,发到了豆瓣上,莫言、宁赛叶、金希普、《花城》都被写了进去,非常生动。文学能达到这么现实、这么接地气的效果,不是很好吗?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