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彬彬:古村落保护要注重活态和人文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刘着之 发表时间:2018-01-28 09:40

“近年来中国加大对古村落保护力度,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其消亡速度。但由于经验和法制等不足,建立科学高效的保护体系仍‘道阻且长’。”正在此间召开的湖南“两会”上,湖南省政协委员、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胡彬彬如是说。

  资料图:雪中古村落。洪海君 摄

“四大文明古国中,为什么只有我们的文明没有断裂,到今天还鲜活地存在,看看古村落就可以找到答案。”多年来,胡彬彬调查研究的足迹遍及中国5000多个乡村,被称为“中国村落文化研究第一人”。

“古村落拥有丰富内涵,包括大量非物质文化遗产、自然生态环境和居民的生产生活观念、精神道德情操等。”胡彬彬直言,当前中国古村落保护很大程度上是孤立地保护建筑形态,“有方向性错误”。

2017年,胡彬彬主持撰写的中国首部关于传统村落及其文化遗存与保护的蓝皮书在北京发布,强调对古村落的保护要活态、整体、多维。

“我们过去还有一项错误,就是过于注重政府作用,忽视了原住民在村落中的角色。古村落既是民族的文化宝藏,也涉及原住民的个人财产。这种双重属性决定,公权力不能剥夺生活其中的民众话语权,文化是靠‘人’去传承的。”

胡彬彬称,把古村落的文化财产转化成让村民共享的“文化红利”,他们才能自发地成为村落的守护者。2016年,胡彬彬和同事们在湖南江永县发现一处大型古代建筑壁画,“当地村民知道这些宝贝的价值后,自发进行保护,这就是文化红利带来的文化自觉。”

目前,中国不少特色村寨成为炙手可热的旅游景点,为当地居民创造了看得见的收益。

胡彬彬指出,古村落复兴能带来产业发展、生态改善和村民增收,这与中共十九大报告中“乡村振兴”“精准扶贫”的目标相一致。

但对于古村古镇的“旅游开发热”,胡彬彬也有冷静的思考。他认为,要以“全面保护,有度利用”为原则,避免无序的商业开发导致“千村一面”,最大限度保护文化的特质性。

2003年,“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的评选工作成为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工作的开端,十多年间共有276个村落入选。2012年起,4153个村落被陆续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但截至目前,中国还没有一部关于古村落保护的专门法律。

“散见于各法律条文的内容,有时会互相‘打架’。举个简单例子,如果老百姓家的祖屋坏了可随时修复,但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村落却不行。”胡彬彬透露,目前他承担了一项关于古城、古村、古镇保护立法的调研项目,期待推进建立科学长效的保护机制,让古村落真正“望得见山,看得见水,留得住乡愁”。

(刘着之)

编辑:邱邱
数字报

胡彬彬:古村落保护要注重活态和人文

中国新闻网2018-01-28 09:40:48

“近年来中国加大对古村落保护力度,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其消亡速度。但由于经验和法制等不足,建立科学高效的保护体系仍‘道阻且长’。”正在此间召开的湖南“两会”上,湖南省政协委员、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胡彬彬如是说。

  资料图:雪中古村落。洪海君 摄

“四大文明古国中,为什么只有我们的文明没有断裂,到今天还鲜活地存在,看看古村落就可以找到答案。”多年来,胡彬彬调查研究的足迹遍及中国5000多个乡村,被称为“中国村落文化研究第一人”。

“古村落拥有丰富内涵,包括大量非物质文化遗产、自然生态环境和居民的生产生活观念、精神道德情操等。”胡彬彬直言,当前中国古村落保护很大程度上是孤立地保护建筑形态,“有方向性错误”。

2017年,胡彬彬主持撰写的中国首部关于传统村落及其文化遗存与保护的蓝皮书在北京发布,强调对古村落的保护要活态、整体、多维。

“我们过去还有一项错误,就是过于注重政府作用,忽视了原住民在村落中的角色。古村落既是民族的文化宝藏,也涉及原住民的个人财产。这种双重属性决定,公权力不能剥夺生活其中的民众话语权,文化是靠‘人’去传承的。”

胡彬彬称,把古村落的文化财产转化成让村民共享的“文化红利”,他们才能自发地成为村落的守护者。2016年,胡彬彬和同事们在湖南江永县发现一处大型古代建筑壁画,“当地村民知道这些宝贝的价值后,自发进行保护,这就是文化红利带来的文化自觉。”

目前,中国不少特色村寨成为炙手可热的旅游景点,为当地居民创造了看得见的收益。

胡彬彬指出,古村落复兴能带来产业发展、生态改善和村民增收,这与中共十九大报告中“乡村振兴”“精准扶贫”的目标相一致。

但对于古村古镇的“旅游开发热”,胡彬彬也有冷静的思考。他认为,要以“全面保护,有度利用”为原则,避免无序的商业开发导致“千村一面”,最大限度保护文化的特质性。

2003年,“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的评选工作成为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工作的开端,十多年间共有276个村落入选。2012年起,4153个村落被陆续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但截至目前,中国还没有一部关于古村落保护的专门法律。

“散见于各法律条文的内容,有时会互相‘打架’。举个简单例子,如果老百姓家的祖屋坏了可随时修复,但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村落却不行。”胡彬彬透露,目前他承担了一项关于古城、古村、古镇保护立法的调研项目,期待推进建立科学长效的保护机制,让古村落真正“望得见山,看得见水,留得住乡愁”。

(刘着之)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