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球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赵稀方 发表时间:2018-01-21 22:58

赵稀方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

我最早看球始于1981年,在中国应该算资深球迷了。那一年,大概是中国最早一次转播世界杯。那一次是在父亲单位,一间小屋里挤满了人,簇拥着一台小小的黑白电视机。最吸引人的一场是中国对新西兰队,中国队被出卖。

到1985年,看球的人多了。记得站在邻居的门外看了世界杯的决赛,阿根廷对德国。德国取得胜利时,马特乌斯奔着镜头跑,我忽然感觉他特别像德国党卫军。那是一个江南的闷热的夏夜。

1990年,我已经到了烟台,这年为看世界杯专门买了电视。决赛在午夜,看完球后已是早晨,和太太一道去三食堂吃小米稀饭。

1998年,已经到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这是我看世界杯比较有意思的时候。记得十强赛每一场都看,并且和同学们一起痛骂戚务生。没能出线的那天晚上,大家游荡到丽都附近的一家饭店里借啤酒浇愁。

2002年,是中国唯一一次参加世界杯。三场球是在不同地方看的。5月底在广州看了中国与哥斯达黎加的比赛,6月5日在芜湖看了中国与巴西的比赛,最后一场比赛中国对土耳其是回北京看的。三场皆墨,影响了我看世界杯的胃口。郁闷当中,奋力写《小说香港》。

现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对于输赢已经淡漠了,倒是感叹自己的生命就这样眼睁睁地流逝过去了。

编辑:mumu
数字报

看球

羊城晚报2018-01-21 22:58:40

赵稀方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

我最早看球始于1981年,在中国应该算资深球迷了。那一年,大概是中国最早一次转播世界杯。那一次是在父亲单位,一间小屋里挤满了人,簇拥着一台小小的黑白电视机。最吸引人的一场是中国对新西兰队,中国队被出卖。

到1985年,看球的人多了。记得站在邻居的门外看了世界杯的决赛,阿根廷对德国。德国取得胜利时,马特乌斯奔着镜头跑,我忽然感觉他特别像德国党卫军。那是一个江南的闷热的夏夜。

1990年,我已经到了烟台,这年为看世界杯专门买了电视。决赛在午夜,看完球后已是早晨,和太太一道去三食堂吃小米稀饭。

1998年,已经到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这是我看世界杯比较有意思的时候。记得十强赛每一场都看,并且和同学们一起痛骂戚务生。没能出线的那天晚上,大家游荡到丽都附近的一家饭店里借啤酒浇愁。

2002年,是中国唯一一次参加世界杯。三场球是在不同地方看的。5月底在广州看了中国与哥斯达黎加的比赛,6月5日在芜湖看了中国与巴西的比赛,最后一场比赛中国对土耳其是回北京看的。三场皆墨,影响了我看世界杯的胃口。郁闷当中,奋力写《小说香港》。

现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对于输赢已经淡漠了,倒是感叹自己的生命就这样眼睁睁地流逝过去了。

编辑:mumu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