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温柔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陈玉慧 发表时间:2018-01-21 22:54

陈玉慧 旅欧台湾作家

我不喜温柔,尤其厌恶故作温柔。我认为,情感的本质相当粗暴。温柔只是形式的要求,柔情只是一种宽容姿态,温柔排除了激情的可能,温柔只能让你期待,但不能让你投入。温柔只可能出自少数的女性,只有女性才有那种无条件不要求回报的爱,只有少数母亲。

我一点都不温柔。

写作也是一样,我也不喜欢温柔的文字,不喜欢过多的润饰,我喜欢的是简洁直接干净有力的文字,几乎极简,我喜欢纯粹的情感表达,我常常不愿意在文字上增添,更不要华而无当,我以为华丽的辞藻只会使话说不清楚,使主题陷入文字的迷宫,而我只想把话说清楚,把故事叙述得更动人,或者评论时更直接进入要害。

我认为最浅的文字其实传达的意思更深。我可能够谦虚坦白,也很有同情心,我也许会说一点小谎,但我不做作。

在文字上误会我的人,可能就真的误会了我,反之亦然。我可能有点懒得说,因为从来只对心灵深度凝视感兴趣,而所学所闻又太广泛,乃至于别人也惊讶那些文字都是出自一个人,我在不同领域不同的学科不同文化和不同的语言里翻转打滚,总是整理分析清楚后才把话讲出来,我喜欢主观的喃喃自语,但也准确而客观地写,很多时候我确实认为不需多言。切入主题,让人物自己说话吧,别说教,无论写些什么。

编辑:mumu
数字报

我不喜欢温柔

羊城晚报2018-01-21 22:54:51

陈玉慧 旅欧台湾作家

我不喜温柔,尤其厌恶故作温柔。我认为,情感的本质相当粗暴。温柔只是形式的要求,柔情只是一种宽容姿态,温柔排除了激情的可能,温柔只能让你期待,但不能让你投入。温柔只可能出自少数的女性,只有女性才有那种无条件不要求回报的爱,只有少数母亲。

我一点都不温柔。

写作也是一样,我也不喜欢温柔的文字,不喜欢过多的润饰,我喜欢的是简洁直接干净有力的文字,几乎极简,我喜欢纯粹的情感表达,我常常不愿意在文字上增添,更不要华而无当,我以为华丽的辞藻只会使话说不清楚,使主题陷入文字的迷宫,而我只想把话说清楚,把故事叙述得更动人,或者评论时更直接进入要害。

我认为最浅的文字其实传达的意思更深。我可能够谦虚坦白,也很有同情心,我也许会说一点小谎,但我不做作。

在文字上误会我的人,可能就真的误会了我,反之亦然。我可能有点懒得说,因为从来只对心灵深度凝视感兴趣,而所学所闻又太广泛,乃至于别人也惊讶那些文字都是出自一个人,我在不同领域不同的学科不同文化和不同的语言里翻转打滚,总是整理分析清楚后才把话讲出来,我喜欢主观的喃喃自语,但也准确而客观地写,很多时候我确实认为不需多言。切入主题,让人物自己说话吧,别说教,无论写些什么。

编辑:mumu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