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文学作品《妖怪客栈》:充满东方文化与想象力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1-15 17:57

  妖怪客栈:带给中国少年不可或缺的“文化”与“幻想”记忆  

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所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也是最坏的时代”。互联网的高速发展让知识获取不再是什么难事,同时也让知识变得更加功利、更加廉价,读书成了知识消费的一种,文学小说的地位陷入了尴尤其尬的境地,埋藏在文字背后的文化点滴逐渐消退。

对成长中的少年儿童来说,不再养成读优秀的文学小说的习惯,慢慢让现在的90后、00后甚至10后失去了对古老文化的种种好奇和未来世界的种种幻想,变得冷漠麻木,对于千百年来文化土壤上温柔的传承无动于衷。

我们中国少年的阅读出了什么问题?

在全国新华书店的少年文学货架上,除了传世经典之作,剩下的便是大多雷同的冒险、动物、校园小说,而像《哈利·波特》这样充满想象与传奇色彩的少年文学少之又少。一方面,我们一直在感慨“文化传承在少年身上的缺失”;另一方面,对本土优秀作品的呼声越来越高。如今的中国少年需要什么样的文学养分?正是中国五千年来“文化”与“幻想”的传承与记忆!

幸好,现在我们有了“东方文化幻想”少年小说《妖怪客栈》。

《妖怪客栈》是中国“东方文化幻想”少年小说开创之作,书中构建了一个人类与妖怪共存的幻想世界,来自《山海经》《搜神记》《诗经》等上古典籍的神兽妖怪们飞出画卷,与现实中的人类孩子展开一场暖心冒险。通过认识和人类完全不同的可爱妖怪,保护这些在人类世界非常无助的妖怪,《妖怪客栈》传递出承担责任才是真勇敢、包容他人才是真强大的正能量博爱精神。

《妖怪客栈》故事中的妖怪都脱胎于中国传统文化典籍和民间神话传说,书中活跃的妖怪螭吻、嘲风等出自明代李东阳《怀麓堂集》“龙生九子”的传说,而春神句芒、姑获鸟、混沌等更是出自先秦奇书《山海经》,这些角色保留了古籍中浓厚的中国风,又在现代少年小说的语境下被赋予时代鲜活的个性,让读者瞬间有了熟悉的代入感,也容易产生对于古老东方文化的好奇。这让《妖怪客栈》这本幻想小说拥有极大的可读性和文学性,更适合中国少年成长的环境。

《妖怪客栈》为小读者和大读者构建了一个人类和妖怪共存的世界,在这个平行世界中人与妖有着看似分割却又紧密联系的生活,主人公李知宵以人类小孩的身份接管了保护弱小妖怪的妖怪客栈,这个小小的避难所,把所有需要保护的生命聚在一起,无论是人类还是神话传说中的妖怪,他们都有各自独特的存在价值,有各自丰富的性格色彩,人类和妖怪开始的一场冒险,是包容他人与主动承担责任的惊心旅程,也是通过孩子纯真的爱心重新唤醒古籍中沉睡神兽的旅程。

《妖怪客栈》以充满传奇色彩的东方文化作为切入点,构建起一个颇具现实意义的正能量幻想世界,辅以当下少年迫切需要的“责任”与“包容”的价值观引导,让《妖怪客栈》重新让中国少年意识到东方“文化”与“幻想”的博大精深,唤起了内心深处对这片东方土地孕育文化的好奇与渴望!

当我们的少年轻松接受了西方万圣节精灵鬼怪的同时,我们身边仍有一部分群体对“妖怪”一词仍持有偏颇的看法,对妖怪的形象出现在少年小说中提出质疑与反对之声。但是,我们要明确的是:

其一,东方文化体系中的妖怪数不胜数,为什么我们能够包容西方的妖怪,而不放接受属于我们自己文化体系中的“妖怪”呢?

其二,文化的传承,是推陈出新的过程,也是革故鼎新的过程。《妖怪客栈》以浪漫主义文学的创作手法,将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融合其中,以“东方文化幻想”的全新元素,为中国少年打造基于本国文化母体的文学作品,这为何不是好事?

每当应试教育被热议、每当中国少年被批没有想象力的时候,不禁想问:是谁在阻碍我们的文化传承?是谁禁锢了少年的想象?

可以说,中国少年最为缺乏的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了解与学习,以及缺乏脑洞大开的想象力!要知道的是,文化的传承,不是依靠死记硬背《弟子规》,更不是依赖于课堂上应付考试的几篇古诗文。而是要通过构建立体化的阅读环境,让少年在成长的过程中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地学习与熏陶。同理,奇思妙想是建立在一个开放、愉快的基础之上,一味以成绩论英雄,想象力一说依然是一片浮云。

我希望《妖怪客栈》这部饱含东方文化与想象力的作品,传递给中国少年正能量,在了解东方上古文化的同时,也让自己的想象力变得更加天马行空。

《妖怪客栈》,杨翠著,火雀传媒/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2018年1月第一版。

编辑:Giabun
数字报

少年文学作品《妖怪客栈》:充满东方文化与想象力

中国新闻网2018-01-15 17:57:18

  妖怪客栈:带给中国少年不可或缺的“文化”与“幻想”记忆  

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所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也是最坏的时代”。互联网的高速发展让知识获取不再是什么难事,同时也让知识变得更加功利、更加廉价,读书成了知识消费的一种,文学小说的地位陷入了尴尤其尬的境地,埋藏在文字背后的文化点滴逐渐消退。

对成长中的少年儿童来说,不再养成读优秀的文学小说的习惯,慢慢让现在的90后、00后甚至10后失去了对古老文化的种种好奇和未来世界的种种幻想,变得冷漠麻木,对于千百年来文化土壤上温柔的传承无动于衷。

我们中国少年的阅读出了什么问题?

在全国新华书店的少年文学货架上,除了传世经典之作,剩下的便是大多雷同的冒险、动物、校园小说,而像《哈利·波特》这样充满想象与传奇色彩的少年文学少之又少。一方面,我们一直在感慨“文化传承在少年身上的缺失”;另一方面,对本土优秀作品的呼声越来越高。如今的中国少年需要什么样的文学养分?正是中国五千年来“文化”与“幻想”的传承与记忆!

幸好,现在我们有了“东方文化幻想”少年小说《妖怪客栈》。

《妖怪客栈》是中国“东方文化幻想”少年小说开创之作,书中构建了一个人类与妖怪共存的幻想世界,来自《山海经》《搜神记》《诗经》等上古典籍的神兽妖怪们飞出画卷,与现实中的人类孩子展开一场暖心冒险。通过认识和人类完全不同的可爱妖怪,保护这些在人类世界非常无助的妖怪,《妖怪客栈》传递出承担责任才是真勇敢、包容他人才是真强大的正能量博爱精神。

《妖怪客栈》故事中的妖怪都脱胎于中国传统文化典籍和民间神话传说,书中活跃的妖怪螭吻、嘲风等出自明代李东阳《怀麓堂集》“龙生九子”的传说,而春神句芒、姑获鸟、混沌等更是出自先秦奇书《山海经》,这些角色保留了古籍中浓厚的中国风,又在现代少年小说的语境下被赋予时代鲜活的个性,让读者瞬间有了熟悉的代入感,也容易产生对于古老东方文化的好奇。这让《妖怪客栈》这本幻想小说拥有极大的可读性和文学性,更适合中国少年成长的环境。

《妖怪客栈》为小读者和大读者构建了一个人类和妖怪共存的世界,在这个平行世界中人与妖有着看似分割却又紧密联系的生活,主人公李知宵以人类小孩的身份接管了保护弱小妖怪的妖怪客栈,这个小小的避难所,把所有需要保护的生命聚在一起,无论是人类还是神话传说中的妖怪,他们都有各自独特的存在价值,有各自丰富的性格色彩,人类和妖怪开始的一场冒险,是包容他人与主动承担责任的惊心旅程,也是通过孩子纯真的爱心重新唤醒古籍中沉睡神兽的旅程。

《妖怪客栈》以充满传奇色彩的东方文化作为切入点,构建起一个颇具现实意义的正能量幻想世界,辅以当下少年迫切需要的“责任”与“包容”的价值观引导,让《妖怪客栈》重新让中国少年意识到东方“文化”与“幻想”的博大精深,唤起了内心深处对这片东方土地孕育文化的好奇与渴望!

当我们的少年轻松接受了西方万圣节精灵鬼怪的同时,我们身边仍有一部分群体对“妖怪”一词仍持有偏颇的看法,对妖怪的形象出现在少年小说中提出质疑与反对之声。但是,我们要明确的是:

其一,东方文化体系中的妖怪数不胜数,为什么我们能够包容西方的妖怪,而不放接受属于我们自己文化体系中的“妖怪”呢?

其二,文化的传承,是推陈出新的过程,也是革故鼎新的过程。《妖怪客栈》以浪漫主义文学的创作手法,将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融合其中,以“东方文化幻想”的全新元素,为中国少年打造基于本国文化母体的文学作品,这为何不是好事?

每当应试教育被热议、每当中国少年被批没有想象力的时候,不禁想问:是谁在阻碍我们的文化传承?是谁禁锢了少年的想象?

可以说,中国少年最为缺乏的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了解与学习,以及缺乏脑洞大开的想象力!要知道的是,文化的传承,不是依靠死记硬背《弟子规》,更不是依赖于课堂上应付考试的几篇古诗文。而是要通过构建立体化的阅读环境,让少年在成长的过程中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地学习与熏陶。同理,奇思妙想是建立在一个开放、愉快的基础之上,一味以成绩论英雄,想象力一说依然是一片浮云。

我希望《妖怪客栈》这部饱含东方文化与想象力的作品,传递给中国少年正能量,在了解东方上古文化的同时,也让自己的想象力变得更加天马行空。

《妖怪客栈》,杨翠著,火雀传媒/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2018年1月第一版。

编辑:Giabun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