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缺一

来源:金羊网 作者:夏殷棕 发表时间:2018-09-12 17:16

  

  夜里10点左右,明克夫斯基医师家的电话铃响了,夫人拿起话筒,听了听,把电话递给丈夫说:“是戈尔德医师打来的,不会又是急诊吧?!”

  明克夫斯基医师接过话筒,说:“你好!什么事?”

  戈尔德医师说:“别紧张,一切都很好!现在刘易斯医师和科斯纳医师都在我家,我们想打牌,三缺一,希望你来救场,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明克夫斯基医师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我马上就来!”说完放下电话。

  “怎么了?”夫人神情紧张地问。

  “很严重,”明克夫斯基答道,“他们已经喊了三名医师了。”说完,抓起外套,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夏殷棕 编译)

  

编辑:直谅
数字报

三缺一

金羊网  作者:夏殷棕  2018-09-12

  

  夜里10点左右,明克夫斯基医师家的电话铃响了,夫人拿起话筒,听了听,把电话递给丈夫说:“是戈尔德医师打来的,不会又是急诊吧?!”

  明克夫斯基医师接过话筒,说:“你好!什么事?”

  戈尔德医师说:“别紧张,一切都很好!现在刘易斯医师和科斯纳医师都在我家,我们想打牌,三缺一,希望你来救场,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明克夫斯基医师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我马上就来!”说完放下电话。

  “怎么了?”夫人神情紧张地问。

  “很严重,”明克夫斯基答道,“他们已经喊了三名医师了。”说完,抓起外套,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夏殷棕 编译)

  

编辑:直谅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