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方成

来源:金羊网 作者:陈伯坚 发表时间:2018-09-12 17:16

       上世纪80年代,珠海经济特区甫建,和方成在望海楼茶聊。他腰杆笔直地健步拾级登楼,未入座,先望海。其实,是注目矗立海上的“珠海渔女”。“听说,有些人要把搞这座雕像的20万,拿去建楼。真没文化!”言词坦率,直点要害。席间,方老特别关注一方水土的文化积淀。说及心目中的中国漫画史展馆设想,披露自己正在“漫游四方”,选择适宜地点。“今年,我已独自出差8次!”他朗声说道,很有些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概。突然,他掏出一个黄封皮小本,向着我打开扉页,见到一美丽中年女子旳微笑照片。我禁不住愕然。“我太太,陈今言。”这位漫画大师就这么率真。“要是她在,今年,我还会出差8次,甚至10次、16次!”

  “方老身体十分硬朗!”我不禁由衷赞叹。

  “眼睛有点白内障。还好。”

  翌年春,方老再次莅临珠海。行前给我电话,嘱订房,住招待所。我回道,望海楼就是珠海市政府第一招待所。他在那边沉吟一会儿,方允诺。见面,入住,说,珠海那么多崇楼杰构,外观不乏特色,应该多些像“望海楼”这种好名字,助推城市添魅力。

  “有空一起去唐家看看‘共乐园’吗?”大师说着,瞬间,犀利目光针一般盯住我,俨如猎手觅见目标。我知道,他在盯我的额头。

  我那地方,用关山月大师的话说,是“天庭特别饱满”。几年前同关老在一起时,他曾对着我笑说,老夫要是漫画家,定会抓住你的天庭做文章。

  在共乐园,方老对旧日园主人唐绍仪筑园定位思路,有所赞赏后,脱口吟道:“‘名园筑何处,仙境别凡尘;借得山川秀,添来景色新……’小陈,知道谁的诗吗?”立马被考倒!“林黛玉大作。”大师自答。“大观园里,倘无宝黛这等文化气质主角,会大减色的。”再环顾四周,看了看“观星阁”小楼,在两块大黄蜡石前稍驻。似觉老人家游兴阑珊,我搭嘴道:“方老要是挥几笔,画出那位衣装优雅的唐绍仪‘(中山模范)县长’亲手给穿街牛屁股绑畚箕,以保持街道清洁的得意状,一定许多人想看!”“也是个题材。”他淡然道。

  几次会面,方老注意到,本人爱写短文,问所以然。我说,“短的好操弄,在下杂事多,日中,只能晨早4时起潇洒一回。”“你几点睡觉?”“晩上10点。方老您呢?”“我,近1点。要一年出一本书,不忙些,出不了呀!”“方老身体真棒!好精神,脑筋犀利,腰杆笔直,还有潇洒身材,堪称耄耋帅哥!有保健秘诀吗?”

  我的一串话,引出他一阵爽朗笑声。然后回道:“有的!就一个字:忙!”

  记不清哪一年,笫N次了,还是在望海楼。方老见了我,那慈和微笑间,似乎染了点神秘感。正疑惑,他已在桌面摊开两幅画作。

  “猜猜!是谁?”大师笑问。

  一眼看去,吓了一跳!“饱满天庭”活现纸上!

  奇了。记忆中,从未在大师面前摆过模特相,竟会有如此逼真线条!那一弯肥桃弧,侧面的,正面的,将“饱满”尽意渲染,又教心底全然信服——就是我。后来特意让女儿欣赏,问她,画中人像不像爸爸。她居然说:“更像!”也许,这就是炉火纯青吧!

 

编辑:直谅
数字报

忆方成

金羊网  作者:陈伯坚  2018-09-12

       上世纪80年代,珠海经济特区甫建,和方成在望海楼茶聊。他腰杆笔直地健步拾级登楼,未入座,先望海。其实,是注目矗立海上的“珠海渔女”。“听说,有些人要把搞这座雕像的20万,拿去建楼。真没文化!”言词坦率,直点要害。席间,方老特别关注一方水土的文化积淀。说及心目中的中国漫画史展馆设想,披露自己正在“漫游四方”,选择适宜地点。“今年,我已独自出差8次!”他朗声说道,很有些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概。突然,他掏出一个黄封皮小本,向着我打开扉页,见到一美丽中年女子旳微笑照片。我禁不住愕然。“我太太,陈今言。”这位漫画大师就这么率真。“要是她在,今年,我还会出差8次,甚至10次、16次!”

  “方老身体十分硬朗!”我不禁由衷赞叹。

  “眼睛有点白内障。还好。”

  翌年春,方老再次莅临珠海。行前给我电话,嘱订房,住招待所。我回道,望海楼就是珠海市政府第一招待所。他在那边沉吟一会儿,方允诺。见面,入住,说,珠海那么多崇楼杰构,外观不乏特色,应该多些像“望海楼”这种好名字,助推城市添魅力。

  “有空一起去唐家看看‘共乐园’吗?”大师说着,瞬间,犀利目光针一般盯住我,俨如猎手觅见目标。我知道,他在盯我的额头。

  我那地方,用关山月大师的话说,是“天庭特别饱满”。几年前同关老在一起时,他曾对着我笑说,老夫要是漫画家,定会抓住你的天庭做文章。

  在共乐园,方老对旧日园主人唐绍仪筑园定位思路,有所赞赏后,脱口吟道:“‘名园筑何处,仙境别凡尘;借得山川秀,添来景色新……’小陈,知道谁的诗吗?”立马被考倒!“林黛玉大作。”大师自答。“大观园里,倘无宝黛这等文化气质主角,会大减色的。”再环顾四周,看了看“观星阁”小楼,在两块大黄蜡石前稍驻。似觉老人家游兴阑珊,我搭嘴道:“方老要是挥几笔,画出那位衣装优雅的唐绍仪‘(中山模范)县长’亲手给穿街牛屁股绑畚箕,以保持街道清洁的得意状,一定许多人想看!”“也是个题材。”他淡然道。

  几次会面,方老注意到,本人爱写短文,问所以然。我说,“短的好操弄,在下杂事多,日中,只能晨早4时起潇洒一回。”“你几点睡觉?”“晩上10点。方老您呢?”“我,近1点。要一年出一本书,不忙些,出不了呀!”“方老身体真棒!好精神,脑筋犀利,腰杆笔直,还有潇洒身材,堪称耄耋帅哥!有保健秘诀吗?”

  我的一串话,引出他一阵爽朗笑声。然后回道:“有的!就一个字:忙!”

  记不清哪一年,笫N次了,还是在望海楼。方老见了我,那慈和微笑间,似乎染了点神秘感。正疑惑,他已在桌面摊开两幅画作。

  “猜猜!是谁?”大师笑问。

  一眼看去,吓了一跳!“饱满天庭”活现纸上!

  奇了。记忆中,从未在大师面前摆过模特相,竟会有如此逼真线条!那一弯肥桃弧,侧面的,正面的,将“饱满”尽意渲染,又教心底全然信服——就是我。后来特意让女儿欣赏,问她,画中人像不像爸爸。她居然说:“更像!”也许,这就是炉火纯青吧!

 

编辑:直谅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