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瓜群众的美好时光

来源:金羊网 作者:小军 发表时间:2018-08-07 16:12

  □小军

  老周站在自家露台上,面向东立,静虑凝神,通身不用力,只使其气贯两手。每行一式,默数四十九字,接行下式,从“拱手环抱”起势,到“掉尾式”收势,将《易筋经》十二式完整地走了一遍。顿时内心一片清明,神清气爽。《易筋经》说得对呀,“耳目不为欲纵,猿马自被其锁绊矣。”老周从叱咤一方的县太爷到市文联这个有闲的部门任职三年了,从最初强烈的遗世感中慢慢地走了出来,适应了,忽然觉得这才是生活本来的模样。争个啥呀,末了末了还不是小匣子里那一小捧嘛。

  老周慢慢地收了功,踱到那一块瓜地前。这是他上几个礼拜才种上的。松土、除草、起垄、下种,现在已长成了枝壮叶肥的一片。那绿,直接溢到了露台的地板上。老周没种过地,但他心里始终有个田园梦。看着那绿,老周心里就有了诗意。信口念道:“白粥腐乳朝阳,青菜瓜果灰墙。嫩草轻雨闲鸟,小书纸扇田郎。”一旁晾衣服的老伴笑他“十指不沾阳春水,一朝种瓜学老农”。老周说:“我现在要努力当好吃瓜群众。”

  老周拿起水管,一边浇水一边又念:“早起洒水浇黄瓜,壮枝肥叶嫩小花。又得一日好光景,只为闲心不为瓜。”不对呀,今天这瓜有问题了。啥问题呢?老周上礼拜出去开同学会前瓜秧已经长蔓了,他问过了教他种瓜的老钱,按老钱交代搭了人字瓜架,又交代老伴要按时浇水才出门的。昨天才回,太晚没顾上看,可现在一看,这瓜秧光长叶子却不往架子上攀,奇了怪了。

  老钱是老周当县委副书记时的搭档,也是对手,当时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几年前县委书记高升,县长接了书记,老周是有望上个台阶的。正当的副书记,四十七八岁当打之年,能力口碑都不错,本就是呼声最高的热门人选之一。可老钱也想上呀。二人资历能力相当,还真不好说谁就更该上。于是就掐上了。阳谋阴谋全上,前台后台较劲儿。也不知咋的,开牌的时候,风云突变,他和老钱都调到了市里,一个在文联,一个在社科联。都升了半级,都闲着了。

  老周家本在市里,一天散步,竟在小区遇到了老钱。两人一般高,一般黑,都穿着县里“新春健步走”时发的运动服。只是老钱略胖,长发油黑。而老周呢,稍瘦,寸发花白。老钱家在县里,为了上班方便,也为了孩子,刚在小区买的二手房。以往见了互放杀气霸气不服气,今个儿相见各各尴尬一笑。世事常新棋一局。且由他去吧。老钱市里没啥熟人,既是同一小区,也为昔日为争一口气斗锋芒玩套路有些愧疚,于是碰了面,有时间了就多闲聊几句。巧的是二人虽不同栋,却都是顶楼,都有个一览众山小的大露台。于是一来二去,互通有无,竟都爱上了打拳、种瓜。老周说这是吃瓜群众组合横空诞生。

  《易筋经》是老周教老钱。老周大学时拜师学过,现在捡起来了。种黄瓜是老钱教老周。老钱大几岁,五十出头了,正经当过几年农民,好一口呱吧脆的鲜黄瓜。有闲了在露台上整了块地,自种自销,不亦乐乎。自从和老周一笑泯恩仇之后,就不遗余力地推销自己的瓜。“自己种的,自己的尿淋的,不用洗,一咬生脆生甜!”是季节的时候,每次晚饭毕,老钱都揣上几根。见了老周,硬塞过去。于是两人就一边啃黄瓜,一边绕小区道路散步。

  盛情难却,吃了,真的好。于是老周也种上了。所以这下有问题,应该找老钱。

  接到电话,老钱来了,说:“正打拳呢。”老周说:“搭好架了,架上空空的,就是不往上爬。见鬼了。”

  老钱拨开瓜叶一看,就嚷嚷上了:“念口诀,念口诀!”

  老周念:“病苗茎基像水烫,颜色改变呈褐黄。病部萎缩形似线,高湿子叶易腐烂。初发倒伏个别点,严重倒伏一大片。”

  “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搭架的那个!”

  老周记不住。老钱就念:“叶子很肥干也粗,可惜就是不上架,原因就在蔓打架。”他指着叶子下面说:“你看,谁都争着往上爬,结果就你缠我,我缠你,纠缠在一起。结果都爬不上去了。”

  老周一看,呀,真的是,肥大的叶子下面,瓜蔓都缠在一起了!他初初是跟着念,后来就不吭声了。

  老钱说:“这要分开距离。”又说,“要想苗长好,苗距卅公分。这些个比较弱的苗要拔掉。”说着说着,看老周没应腔,不觉有些奇怪,就抬头看着他。看着老周的脸色,忽然悟到了什么。

  老周拍了一下老钱的肩膀,笑了一下,蹲下身子将纠缠在一起的蔓捋顺。老钱也笑了一声,寻来绳子将瓜藤往架上固定。

  忙完了,朝阳正艳,红成一片。两人互看了一眼,老钱说:“刚拳没打完,陪我走一趟?”于是二人沉肩起势,走了一套《易筋经》。收了功,一片神清气爽。老周招呼老钱:“我那还有乡下送来的黄瓜,尝尝?”老钱大笑:“好,尝尝!”

 

编辑:直谅
数字报

吃瓜群众的美好时光

金羊网  作者:小军  2018-08-07

  □小军

  老周站在自家露台上,面向东立,静虑凝神,通身不用力,只使其气贯两手。每行一式,默数四十九字,接行下式,从“拱手环抱”起势,到“掉尾式”收势,将《易筋经》十二式完整地走了一遍。顿时内心一片清明,神清气爽。《易筋经》说得对呀,“耳目不为欲纵,猿马自被其锁绊矣。”老周从叱咤一方的县太爷到市文联这个有闲的部门任职三年了,从最初强烈的遗世感中慢慢地走了出来,适应了,忽然觉得这才是生活本来的模样。争个啥呀,末了末了还不是小匣子里那一小捧嘛。

  老周慢慢地收了功,踱到那一块瓜地前。这是他上几个礼拜才种上的。松土、除草、起垄、下种,现在已长成了枝壮叶肥的一片。那绿,直接溢到了露台的地板上。老周没种过地,但他心里始终有个田园梦。看着那绿,老周心里就有了诗意。信口念道:“白粥腐乳朝阳,青菜瓜果灰墙。嫩草轻雨闲鸟,小书纸扇田郎。”一旁晾衣服的老伴笑他“十指不沾阳春水,一朝种瓜学老农”。老周说:“我现在要努力当好吃瓜群众。”

  老周拿起水管,一边浇水一边又念:“早起洒水浇黄瓜,壮枝肥叶嫩小花。又得一日好光景,只为闲心不为瓜。”不对呀,今天这瓜有问题了。啥问题呢?老周上礼拜出去开同学会前瓜秧已经长蔓了,他问过了教他种瓜的老钱,按老钱交代搭了人字瓜架,又交代老伴要按时浇水才出门的。昨天才回,太晚没顾上看,可现在一看,这瓜秧光长叶子却不往架子上攀,奇了怪了。

  老钱是老周当县委副书记时的搭档,也是对手,当时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几年前县委书记高升,县长接了书记,老周是有望上个台阶的。正当的副书记,四十七八岁当打之年,能力口碑都不错,本就是呼声最高的热门人选之一。可老钱也想上呀。二人资历能力相当,还真不好说谁就更该上。于是就掐上了。阳谋阴谋全上,前台后台较劲儿。也不知咋的,开牌的时候,风云突变,他和老钱都调到了市里,一个在文联,一个在社科联。都升了半级,都闲着了。

  老周家本在市里,一天散步,竟在小区遇到了老钱。两人一般高,一般黑,都穿着县里“新春健步走”时发的运动服。只是老钱略胖,长发油黑。而老周呢,稍瘦,寸发花白。老钱家在县里,为了上班方便,也为了孩子,刚在小区买的二手房。以往见了互放杀气霸气不服气,今个儿相见各各尴尬一笑。世事常新棋一局。且由他去吧。老钱市里没啥熟人,既是同一小区,也为昔日为争一口气斗锋芒玩套路有些愧疚,于是碰了面,有时间了就多闲聊几句。巧的是二人虽不同栋,却都是顶楼,都有个一览众山小的大露台。于是一来二去,互通有无,竟都爱上了打拳、种瓜。老周说这是吃瓜群众组合横空诞生。

  《易筋经》是老周教老钱。老周大学时拜师学过,现在捡起来了。种黄瓜是老钱教老周。老钱大几岁,五十出头了,正经当过几年农民,好一口呱吧脆的鲜黄瓜。有闲了在露台上整了块地,自种自销,不亦乐乎。自从和老周一笑泯恩仇之后,就不遗余力地推销自己的瓜。“自己种的,自己的尿淋的,不用洗,一咬生脆生甜!”是季节的时候,每次晚饭毕,老钱都揣上几根。见了老周,硬塞过去。于是两人就一边啃黄瓜,一边绕小区道路散步。

  盛情难却,吃了,真的好。于是老周也种上了。所以这下有问题,应该找老钱。

  接到电话,老钱来了,说:“正打拳呢。”老周说:“搭好架了,架上空空的,就是不往上爬。见鬼了。”

  老钱拨开瓜叶一看,就嚷嚷上了:“念口诀,念口诀!”

  老周念:“病苗茎基像水烫,颜色改变呈褐黄。病部萎缩形似线,高湿子叶易腐烂。初发倒伏个别点,严重倒伏一大片。”

  “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搭架的那个!”

  老周记不住。老钱就念:“叶子很肥干也粗,可惜就是不上架,原因就在蔓打架。”他指着叶子下面说:“你看,谁都争着往上爬,结果就你缠我,我缠你,纠缠在一起。结果都爬不上去了。”

  老周一看,呀,真的是,肥大的叶子下面,瓜蔓都缠在一起了!他初初是跟着念,后来就不吭声了。

  老钱说:“这要分开距离。”又说,“要想苗长好,苗距卅公分。这些个比较弱的苗要拔掉。”说着说着,看老周没应腔,不觉有些奇怪,就抬头看着他。看着老周的脸色,忽然悟到了什么。

  老周拍了一下老钱的肩膀,笑了一下,蹲下身子将纠缠在一起的蔓捋顺。老钱也笑了一声,寻来绳子将瓜藤往架上固定。

  忙完了,朝阳正艳,红成一片。两人互看了一眼,老钱说:“刚拳没打完,陪我走一趟?”于是二人沉肩起势,走了一套《易筋经》。收了功,一片神清气爽。老周招呼老钱:“我那还有乡下送来的黄瓜,尝尝?”老钱大笑:“好,尝尝!”

 

编辑:直谅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