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的味道

来源:金羊网 作者:马海霞 发表时间:2018-03-30 13:58

□马海霞

火车,卧铺,还是下铺,踏上火车的那一刻心情不知道有多爽。临铺,一位胖子正躺在下铺上睡觉,见我扛着行李箱上来了,忙起身穿上鞋子,将他的一大蛇皮袋行李拖进自己床下,还不放心,弯腰用胳膊使劲往里捣。胖子的肚子让他弯腰下蹲格外费力,我问他需要帮忙吗,他连连摆手。好不容易见他将行李捣到最里面再也捣不动了,我微笑,示意他帮忙把我的行李箱放置行李架上。

收拾完毕,火车启动。胖子重新躺下,不久微鼾响起,我半躺着看书。火车哐当哐当,胖子呼噜着坐了起来,探身往床下看看,又起身穿鞋,弯腰伸进胳膊将行李往里捣。火车停了三站路,胖子捣了六次行李。

强迫症呀!我真想用眼神将他的行李从床下拽出扔出车厢,他肯定急吼吼下车追他的行李。胖子第七次捣行李时,我开始怀疑胖子的蛇皮袋里肯定藏着啥贵重的东西,他这是怕里面东西被火车哐当出来被我发现,趁他睡着偷拿他东西吧。

这个死胖子!

火车行驶了两个多小时后,午饭时间到了,我从方便兜里掏出小面包和火腿肠,胖子也从包里取出泡面,接了热水将面泡上后,又变戏法似的拿出腊肠、肉干还有半瓶小二。胖子把腊肠和肉干往餐桌中一推,“吃,你尝尝,这是俺老娘自己做的。”

“谢谢,我不吃。”这是我和胖子的首次对话。

胖子吸溜一口泡面,吧唧一口肉,滋溜一口酒,这顿饭吃了很久。车厢里空调很热,外面虽然是寒冬,但胖子吃出了一脸汗,他买了一支冰棍,三五口就下肚了。

晚饭时,胖子又开始泡面,这次他从兜里掏出了酱肘子和辣酱,还是推至餐桌中间,“吃,尝尝,俺老娘自己做的。”

“谢谢,我不吃。”

火车上到处飘散着泡面味,尤其胖子的泡面离我最近,看他吸溜得那么香,我实在忍无可忍,果断在火车上买了一桶泡面——泡面和火腿还有榨菜的搭配,真是好吃得不要不要的。

以前上学时,我特别喜欢泡面的味道。那时候兜里没钱,舍不得买桶装泡面,宿舍一有钱姐们儿经常买桶装泡面,为了闻她泡面的味道,我每次都假装去阳台晾晒衣服,来回折腾几次,就为路过她放在窗台的泡面时,偷偷用力吸一下鼻子,过过味觉的瘾儿。后来毕业参加工作,荷包鼓了,一下买了五桶泡面,各种味道,吃了个够。

我和胖子讲这些时,他似乎和我找到了共鸣,吃完了饭,我俩开始聊天,其间他还是下意识低头瞅他床下的行李,刚要弯腰,我便说:“行李没挪窝儿。”他笑,我也笑。

夜黑了,外面气温低了,车厢空调也感觉不那么暖了,有卖冰棍的路过,还是会被胖子喊住,要一根冰棍。

我问:“你怎么那么爱吃凉东西,这么寒的天?”

胖子答:“在外工作,两年没回家了,这次回家才待了三天,看着老娘在家门口目送我的身影,想想便心酸,吃根冰棍,心里才舒坦一点。”

吃完了冰棍,胖子要躺下休息时,又弯腰看他的行李。

“没挪窝儿,里面有啥珍贵的物件呀,让你这么不放心?”

“嘿嘿。”胖子低声问我,“你没闻到味儿吧,这车厢除了泡面的味道你还闻到啥了?”

“没闻到别的。”

我这话成了胖子的定心丸,他不再说话,鼾声响起,他入睡就是这么快。

第二天上午,胖子还有一站就到目的地时,他将床下的行李拖出,神秘地对我说:“这里面放了一大包小干鱼,油炸的。俺老娘做的,知道我从小爱吃这个,特意做了一大包让我带着。我告诉她,不带,鱼好吃腥难闻,带着坐火车,遭周围人烦。可我上了火车后,老娘打电话给我,她还是把那包小干鱼偷偷塞我行李袋里了,说裹了好几层布,闻不到味儿。你上车后,我怕你闻到,所以使劲把行李往床里面塞,怕火车一颠簸,将行李颠出来了,熏到你了,不好。”

胖子到站了,他扛起他的行李袋,转身对我说:“其实还是有点味儿冒出,你没闻到可能是这一火车的泡面味道太浓。”

嗯,泡面的味道太浓。鼻子有点儿酸,突然想闻一下胖子老娘做的小干鱼的味道。

编辑:邱邱
数字报

行李的味道

金羊网2018-03-30 13:58:11

□马海霞

火车,卧铺,还是下铺,踏上火车的那一刻心情不知道有多爽。临铺,一位胖子正躺在下铺上睡觉,见我扛着行李箱上来了,忙起身穿上鞋子,将他的一大蛇皮袋行李拖进自己床下,还不放心,弯腰用胳膊使劲往里捣。胖子的肚子让他弯腰下蹲格外费力,我问他需要帮忙吗,他连连摆手。好不容易见他将行李捣到最里面再也捣不动了,我微笑,示意他帮忙把我的行李箱放置行李架上。

收拾完毕,火车启动。胖子重新躺下,不久微鼾响起,我半躺着看书。火车哐当哐当,胖子呼噜着坐了起来,探身往床下看看,又起身穿鞋,弯腰伸进胳膊将行李往里捣。火车停了三站路,胖子捣了六次行李。

强迫症呀!我真想用眼神将他的行李从床下拽出扔出车厢,他肯定急吼吼下车追他的行李。胖子第七次捣行李时,我开始怀疑胖子的蛇皮袋里肯定藏着啥贵重的东西,他这是怕里面东西被火车哐当出来被我发现,趁他睡着偷拿他东西吧。

这个死胖子!

火车行驶了两个多小时后,午饭时间到了,我从方便兜里掏出小面包和火腿肠,胖子也从包里取出泡面,接了热水将面泡上后,又变戏法似的拿出腊肠、肉干还有半瓶小二。胖子把腊肠和肉干往餐桌中一推,“吃,你尝尝,这是俺老娘自己做的。”

“谢谢,我不吃。”这是我和胖子的首次对话。

胖子吸溜一口泡面,吧唧一口肉,滋溜一口酒,这顿饭吃了很久。车厢里空调很热,外面虽然是寒冬,但胖子吃出了一脸汗,他买了一支冰棍,三五口就下肚了。

晚饭时,胖子又开始泡面,这次他从兜里掏出了酱肘子和辣酱,还是推至餐桌中间,“吃,尝尝,俺老娘自己做的。”

“谢谢,我不吃。”

火车上到处飘散着泡面味,尤其胖子的泡面离我最近,看他吸溜得那么香,我实在忍无可忍,果断在火车上买了一桶泡面——泡面和火腿还有榨菜的搭配,真是好吃得不要不要的。

以前上学时,我特别喜欢泡面的味道。那时候兜里没钱,舍不得买桶装泡面,宿舍一有钱姐们儿经常买桶装泡面,为了闻她泡面的味道,我每次都假装去阳台晾晒衣服,来回折腾几次,就为路过她放在窗台的泡面时,偷偷用力吸一下鼻子,过过味觉的瘾儿。后来毕业参加工作,荷包鼓了,一下买了五桶泡面,各种味道,吃了个够。

我和胖子讲这些时,他似乎和我找到了共鸣,吃完了饭,我俩开始聊天,其间他还是下意识低头瞅他床下的行李,刚要弯腰,我便说:“行李没挪窝儿。”他笑,我也笑。

夜黑了,外面气温低了,车厢空调也感觉不那么暖了,有卖冰棍的路过,还是会被胖子喊住,要一根冰棍。

我问:“你怎么那么爱吃凉东西,这么寒的天?”

胖子答:“在外工作,两年没回家了,这次回家才待了三天,看着老娘在家门口目送我的身影,想想便心酸,吃根冰棍,心里才舒坦一点。”

吃完了冰棍,胖子要躺下休息时,又弯腰看他的行李。

“没挪窝儿,里面有啥珍贵的物件呀,让你这么不放心?”

“嘿嘿。”胖子低声问我,“你没闻到味儿吧,这车厢除了泡面的味道你还闻到啥了?”

“没闻到别的。”

我这话成了胖子的定心丸,他不再说话,鼾声响起,他入睡就是这么快。

第二天上午,胖子还有一站就到目的地时,他将床下的行李拖出,神秘地对我说:“这里面放了一大包小干鱼,油炸的。俺老娘做的,知道我从小爱吃这个,特意做了一大包让我带着。我告诉她,不带,鱼好吃腥难闻,带着坐火车,遭周围人烦。可我上了火车后,老娘打电话给我,她还是把那包小干鱼偷偷塞我行李袋里了,说裹了好几层布,闻不到味儿。你上车后,我怕你闻到,所以使劲把行李往床里面塞,怕火车一颠簸,将行李颠出来了,熏到你了,不好。”

胖子到站了,他扛起他的行李袋,转身对我说:“其实还是有点味儿冒出,你没闻到可能是这一火车的泡面味道太浓。”

嗯,泡面的味道太浓。鼻子有点儿酸,突然想闻一下胖子老娘做的小干鱼的味道。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