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谐谑的岭南文人

来源:金羊网 作者:黄国声 发表时间:2018-03-24 22:28

羊城谈旧录

□黄国声

明日搭船去佛山

清代名人鲍桂星,安徽人士,官至工部侍郎、武英殿总裁。少时家贫,去作塾师,被誉为作八股文的能手,当时很多人慕名前来请他指导。

有次一位学生写了篇八股文请他审阅,他看后说,你这文还不够七百字,不合标准。学生不服,辩解说确实足有七百字的。鲍不答理,拿起笔来在那文章上东涂西抹,眨眼间删掉许多累赘不妥的字句,交还学生说,那不是只有五百字吗?学生见此,也就无话可说了。原来清代科举考试,考的八股文,清初每篇标准规定要写够五百字,后来改为七百字。不足者考官连看也不看,那就白考一回了。

鲍桂星批改文章,态度还是含蓄有度的,可是岭南的“诙谐之雄”何淡如,他的文章批语就往往诡异而出人意表。早年他设馆塾教授生徒,批改学生作业,每每出语诙谐,令学生摸不着头脑。

有次何淡如在某篇作业上批了四个字:“四围密密”。学生得到后,欢喜异常,心想这是赞许自己文章稳健实在,是个好评语。正欣喜时,不料旁边有人看出问题,说这四围密密者,不相通也,那是说你的文章不通呀。学生顿时失落无语。

又于另一次给学生文章的批语是“明日搭船去佛山”学生看了莫名其妙,问何老师,我不明白老师这批语的意思。何答曰“是呀,我也不明白你文章说的是什么意思。”意指其文章不知所谓,他的批语也就不知所谓了。

何淡如以诙谐为粵人所称,遂致掩盖其真实面貌。其实他不是以滑稽标异的人,而是位十足正统文士。他是南海湾头村人,光绪元年举人,以后又当过管教育的官员(高要县学教谕),为人多才多艺,能画能诗及骈体文,颇得当时的诗坛巨子张维屏赏识。所交游的是当时名士,如张维屏、黄培芳、倪鸿等一大批。又以擅作对联闻名,南海官窑醮会、中山小榄菊会都请他题过对联。同治年间,顺德人梁燿枢中了状元后,朝廷给假回乡祭祖。假满要回北京任职时,乡中父老齐至江边相送,何淡如代梁作祭江联曰:“圣天子给假回旌,记华省南旋,披来玉带银袍,稍为蓬茅生彩色;诸父老临流酾酒,唱大江东去,听到铜琶铁板,又添杨柳壮行程。”措辞堂皇得体,可见其对联功力。

伯晴者,白送人情也

著名画家熊景星,字伯晴,南海人,举人,能诗能画,自谓画胜于诗,却一生不甚得志,晚年遂以卖画为生。但有些只具普通交情又爱占便宜的人,请他画画,却爱套交情不想给画酬。熊碍于情面,不好推托,画是作了,却在署作者款时就只写自己的别字伯晴,而不题上熊景星大名。有人问这有什么不同,熊答曰“伯晴者,白送人情也。”有报酬的我才署上熊景星名字,以示区别。这也难怪,人家以画谋生,你白占便宜,人家怎么活呀,署款伯晴,实亦出于不得已者也。由此亦可看出熊虽吃亏,还不失为厚道的艺术家。

另一画家梁于渭,字杭雪,番禺人,中过进士,以能文能画著称。他自视甚高,却一生坎坷失意。有三件事使他始终难以释怀:一是自负雅才,中进士后却没能进翰林院;二是参加工作后,屡遭同事妒忌排挤;三是他是入赘女婿,后因故与妻子失和,以致无家可归。于是形成心病,无法自解,不免举止怪异,违俗骇时。晚年潦倒之甚,只得借寓南海学宫中的孝弟祠,靠卖画为生。

梁于渭人品本高洁自持,不肯俯随流俗。有次一个不学无术的富家子弟靠出钱请替枪代考,才中了个小秀才。此人高兴之余,就想装点风雅,愿出重酬请梁画一幅中堂和一副横批,准备挂在大厅上以显气派。梁此时生活窘逼,重酬面前,不得不为之迁就,但内心却老大不乐意。于是给他绘一幅中堂,上面画了一个大铜钱,钱的中孔上插上几朵牡丹花。看起来是花开富贵、钱财满屋的画面。横批则画了一片城西泮塘风景,那是几片蕹菜(即通菜)田,田中水清叶绿,勃勃有生气。富儿得到后,初则大喜,继竟收藏不敢悬挂,只好自认晦气。原来中堂的画是讥其用钱买来的功名,而横批则寓意其文章如蕹菜之不通也。

 

编辑:Qiudong
数字报

那些谐谑的岭南文人

金羊网2018-03-24 22:28:27

羊城谈旧录

□黄国声

明日搭船去佛山

清代名人鲍桂星,安徽人士,官至工部侍郎、武英殿总裁。少时家贫,去作塾师,被誉为作八股文的能手,当时很多人慕名前来请他指导。

有次一位学生写了篇八股文请他审阅,他看后说,你这文还不够七百字,不合标准。学生不服,辩解说确实足有七百字的。鲍不答理,拿起笔来在那文章上东涂西抹,眨眼间删掉许多累赘不妥的字句,交还学生说,那不是只有五百字吗?学生见此,也就无话可说了。原来清代科举考试,考的八股文,清初每篇标准规定要写够五百字,后来改为七百字。不足者考官连看也不看,那就白考一回了。

鲍桂星批改文章,态度还是含蓄有度的,可是岭南的“诙谐之雄”何淡如,他的文章批语就往往诡异而出人意表。早年他设馆塾教授生徒,批改学生作业,每每出语诙谐,令学生摸不着头脑。

有次何淡如在某篇作业上批了四个字:“四围密密”。学生得到后,欢喜异常,心想这是赞许自己文章稳健实在,是个好评语。正欣喜时,不料旁边有人看出问题,说这四围密密者,不相通也,那是说你的文章不通呀。学生顿时失落无语。

又于另一次给学生文章的批语是“明日搭船去佛山”学生看了莫名其妙,问何老师,我不明白老师这批语的意思。何答曰“是呀,我也不明白你文章说的是什么意思。”意指其文章不知所谓,他的批语也就不知所谓了。

何淡如以诙谐为粵人所称,遂致掩盖其真实面貌。其实他不是以滑稽标异的人,而是位十足正统文士。他是南海湾头村人,光绪元年举人,以后又当过管教育的官员(高要县学教谕),为人多才多艺,能画能诗及骈体文,颇得当时的诗坛巨子张维屏赏识。所交游的是当时名士,如张维屏、黄培芳、倪鸿等一大批。又以擅作对联闻名,南海官窑醮会、中山小榄菊会都请他题过对联。同治年间,顺德人梁燿枢中了状元后,朝廷给假回乡祭祖。假满要回北京任职时,乡中父老齐至江边相送,何淡如代梁作祭江联曰:“圣天子给假回旌,记华省南旋,披来玉带银袍,稍为蓬茅生彩色;诸父老临流酾酒,唱大江东去,听到铜琶铁板,又添杨柳壮行程。”措辞堂皇得体,可见其对联功力。

伯晴者,白送人情也

著名画家熊景星,字伯晴,南海人,举人,能诗能画,自谓画胜于诗,却一生不甚得志,晚年遂以卖画为生。但有些只具普通交情又爱占便宜的人,请他画画,却爱套交情不想给画酬。熊碍于情面,不好推托,画是作了,却在署作者款时就只写自己的别字伯晴,而不题上熊景星大名。有人问这有什么不同,熊答曰“伯晴者,白送人情也。”有报酬的我才署上熊景星名字,以示区别。这也难怪,人家以画谋生,你白占便宜,人家怎么活呀,署款伯晴,实亦出于不得已者也。由此亦可看出熊虽吃亏,还不失为厚道的艺术家。

另一画家梁于渭,字杭雪,番禺人,中过进士,以能文能画著称。他自视甚高,却一生坎坷失意。有三件事使他始终难以释怀:一是自负雅才,中进士后却没能进翰林院;二是参加工作后,屡遭同事妒忌排挤;三是他是入赘女婿,后因故与妻子失和,以致无家可归。于是形成心病,无法自解,不免举止怪异,违俗骇时。晚年潦倒之甚,只得借寓南海学宫中的孝弟祠,靠卖画为生。

梁于渭人品本高洁自持,不肯俯随流俗。有次一个不学无术的富家子弟靠出钱请替枪代考,才中了个小秀才。此人高兴之余,就想装点风雅,愿出重酬请梁画一幅中堂和一副横批,准备挂在大厅上以显气派。梁此时生活窘逼,重酬面前,不得不为之迁就,但内心却老大不乐意。于是给他绘一幅中堂,上面画了一个大铜钱,钱的中孔上插上几朵牡丹花。看起来是花开富贵、钱财满屋的画面。横批则画了一片城西泮塘风景,那是几片蕹菜(即通菜)田,田中水清叶绿,勃勃有生气。富儿得到后,初则大喜,继竟收藏不敢悬挂,只好自认晦气。原来中堂的画是讥其用钱买来的功名,而横批则寓意其文章如蕹菜之不通也。

 

编辑:Qiudong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