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羔美酒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董改正 发表时间:2018-02-05 23:04

  文史 □董改正

围炉读张岱的《夜航船》,卷一“天文部之霜雪条”下,有一则“雪水烹茶”,记的却不是妙玉那一番玲珑剔透,而是事关沧桑:宋陶榖得党家姬,遇雪,取雪水烹茶,请姬曰:“党家亦知此味否?”姬曰:“彼武夫安有此?但知于锦帐中饮羊羔酒耳。”公为一笑。

从字面上看,文臣陶榖不知以何种方式得到了武将党进家的歌姬,有一天下大雪,风流儒雅的陶榖烹雪泡茶,问此歌姬道:“党家也这样做吗?”歌姬答道:“他只是一介武夫,只会在锦绣帐中,喝那羊羔酒罢了!”陶榖为之一笑。

似乎张岱是褒扬陶榖风雅的,但关于这“一笑”,历来却有多种解释,有人谓之开怀一笑,有人谓之苦笑,有人谓之讪笑,有人谓之大度一笑。究竟是怎样一种笑呢?剖析这个“笑”的关键在于“羊羔美酒”一词。

一见“羊羔美酒”,多数人眼前就会浮现出左手手抓烤羊肉、右手大碗美酒的情景,整个锦帐内必然是血污点点、腥膻扑鼻的,而身处其间的人,必是粗豪的汉子,与饮雪泡茶的富贵风流差如霄壤。有宋一代是崇文抑武的,这或许正是陶榖得党家姬的原因之一,但天子既然崇文,武将又焉会不附庸风雅呢?党进若是那番做派,岂不怕太宗皇帝不喜?

党进早年曾为后晋大将杜重威家奴,随杜重威入后汉,重威死后,党进从军,入后周累迁至铁骑都虞侯,入宋后,以敦厚谨慎、勇毅忠诚为太祖、太宗赏识,历任铁骑都校、马步军副都军头等,后遥领彰信军节度使。他曾两次征讨北汉,并击败北汉名将杨继业——杨继业就是“杨家将”里的杨令公。

关于党进有一则笑话,说的正是他的附庸风雅。太祖命党进赴边关防秋,知他不识字,便不让他入朝致辞了。但党进性情执拗,不肯答应,掌礼官只得替他拟好呈辞,写在笏板上,并让他背熟。致辞时,党进却将内容忘得一干二净,抱着笏板跪在地上,半天不吭声,满朝文武都忍着笑看他。忽然间,他抬头看着皇帝道:“臣闻上古其风朴略,愿官家好将息。”就是说“您多保重”。满朝大臣无不失笑。之后随从问道:“太尉,您怎么会说这两句话?”党进道:“我见那些穷措大都爱掉书袋,我也掉两句,让陛下知道我也读书了。”

如此看来,党进是有意识要洗掉自己草莽气的,那么这“羊羔美酒”就未必那般腥膻了。翻阅资料,《失空斩》里,诸葛亮唱道:“早预备羊羔美酒犒赏你的三军。”《东京梦华录》写道:“此一店最是酒店上户,银瓶酒七十二文一角,羔酒八十一文一角。”元代无名氏《折桂令·傲雪》有句云:“销金账下,浅酌低唱,饮羊羔酒。”贾宝玉初见秦钟,心里思量:“美酒羊羔也不过填了我这粪窟泥沟……”。再查医药养生类著作如《本草纲目》《遵生八笺》,才知道羊羔酒是以嫩羊肉加糯米酿造成的。《事物绀珠》说“羊羔酒出汾州,色白莹,饶风味。”它甘甜爽口,兼具药香、果香、肉香、曲香、酒香,其色如琥珀,高贵优雅,比起雪泡茶也许清新略逊,而富贵风流则远胜。如此说来,那么陶榖的笑,是否是不好意思的讪笑呢?

陶榖的身世丝毫不逊色于党进,他历仕后晋、后汉、后周,入宋后做到刑部、户部尚书。他极具才干,有文采,富收藏,工隶书,为官善钻营,“为人隽辨宏博,然奔竞务进,见后学有文采者,必极言以誉之;闻达官有闻望者,则巧诋以排之,其多忌好名类此。”不仅如此,他还陷害过提携自己的宰相李崧。这样一个人,却写了一本《清异录》,纵论分为天文、地理、君道、官志、人事等等天下三十七门事,其中也写到了茶,可见他对自己的茶道,是十分自负的。可记载了此则“雪水烹茶”典故的宋祝穆的《事文类聚》、明陈继儒的《辟寒部》、明张岱的《夜航船》、清陆廷灿《续茶经》,对于这“一笑”,又是什么样的理解?我想,以文载道的这帮文人,虽然爱茶的高士胜过羊羔美酒的土豪,但对于陶榖,怕是持嘲笑态度的。

陶榖自炫风雅不成,反倒惹了一番讥讽,尴尬的表情被历史的聚光灯照亮,伴随他一起被照亮的,还有那个不知姓名的、沉稳机智的、想必定是美丽非常的党家姬。

制图/潘刚

编辑:mumu
数字报

羊羔美酒

羊城晚报2018-02-05 23:04:21

  文史 □董改正

围炉读张岱的《夜航船》,卷一“天文部之霜雪条”下,有一则“雪水烹茶”,记的却不是妙玉那一番玲珑剔透,而是事关沧桑:宋陶榖得党家姬,遇雪,取雪水烹茶,请姬曰:“党家亦知此味否?”姬曰:“彼武夫安有此?但知于锦帐中饮羊羔酒耳。”公为一笑。

从字面上看,文臣陶榖不知以何种方式得到了武将党进家的歌姬,有一天下大雪,风流儒雅的陶榖烹雪泡茶,问此歌姬道:“党家也这样做吗?”歌姬答道:“他只是一介武夫,只会在锦绣帐中,喝那羊羔酒罢了!”陶榖为之一笑。

似乎张岱是褒扬陶榖风雅的,但关于这“一笑”,历来却有多种解释,有人谓之开怀一笑,有人谓之苦笑,有人谓之讪笑,有人谓之大度一笑。究竟是怎样一种笑呢?剖析这个“笑”的关键在于“羊羔美酒”一词。

一见“羊羔美酒”,多数人眼前就会浮现出左手手抓烤羊肉、右手大碗美酒的情景,整个锦帐内必然是血污点点、腥膻扑鼻的,而身处其间的人,必是粗豪的汉子,与饮雪泡茶的富贵风流差如霄壤。有宋一代是崇文抑武的,这或许正是陶榖得党家姬的原因之一,但天子既然崇文,武将又焉会不附庸风雅呢?党进若是那番做派,岂不怕太宗皇帝不喜?

党进早年曾为后晋大将杜重威家奴,随杜重威入后汉,重威死后,党进从军,入后周累迁至铁骑都虞侯,入宋后,以敦厚谨慎、勇毅忠诚为太祖、太宗赏识,历任铁骑都校、马步军副都军头等,后遥领彰信军节度使。他曾两次征讨北汉,并击败北汉名将杨继业——杨继业就是“杨家将”里的杨令公。

关于党进有一则笑话,说的正是他的附庸风雅。太祖命党进赴边关防秋,知他不识字,便不让他入朝致辞了。但党进性情执拗,不肯答应,掌礼官只得替他拟好呈辞,写在笏板上,并让他背熟。致辞时,党进却将内容忘得一干二净,抱着笏板跪在地上,半天不吭声,满朝文武都忍着笑看他。忽然间,他抬头看着皇帝道:“臣闻上古其风朴略,愿官家好将息。”就是说“您多保重”。满朝大臣无不失笑。之后随从问道:“太尉,您怎么会说这两句话?”党进道:“我见那些穷措大都爱掉书袋,我也掉两句,让陛下知道我也读书了。”

如此看来,党进是有意识要洗掉自己草莽气的,那么这“羊羔美酒”就未必那般腥膻了。翻阅资料,《失空斩》里,诸葛亮唱道:“早预备羊羔美酒犒赏你的三军。”《东京梦华录》写道:“此一店最是酒店上户,银瓶酒七十二文一角,羔酒八十一文一角。”元代无名氏《折桂令·傲雪》有句云:“销金账下,浅酌低唱,饮羊羔酒。”贾宝玉初见秦钟,心里思量:“美酒羊羔也不过填了我这粪窟泥沟……”。再查医药养生类著作如《本草纲目》《遵生八笺》,才知道羊羔酒是以嫩羊肉加糯米酿造成的。《事物绀珠》说“羊羔酒出汾州,色白莹,饶风味。”它甘甜爽口,兼具药香、果香、肉香、曲香、酒香,其色如琥珀,高贵优雅,比起雪泡茶也许清新略逊,而富贵风流则远胜。如此说来,那么陶榖的笑,是否是不好意思的讪笑呢?

陶榖的身世丝毫不逊色于党进,他历仕后晋、后汉、后周,入宋后做到刑部、户部尚书。他极具才干,有文采,富收藏,工隶书,为官善钻营,“为人隽辨宏博,然奔竞务进,见后学有文采者,必极言以誉之;闻达官有闻望者,则巧诋以排之,其多忌好名类此。”不仅如此,他还陷害过提携自己的宰相李崧。这样一个人,却写了一本《清异录》,纵论分为天文、地理、君道、官志、人事等等天下三十七门事,其中也写到了茶,可见他对自己的茶道,是十分自负的。可记载了此则“雪水烹茶”典故的宋祝穆的《事文类聚》、明陈继儒的《辟寒部》、明张岱的《夜航船》、清陆廷灿《续茶经》,对于这“一笑”,又是什么样的理解?我想,以文载道的这帮文人,虽然爱茶的高士胜过羊羔美酒的土豪,但对于陶榖,怕是持嘲笑态度的。

陶榖自炫风雅不成,反倒惹了一番讥讽,尴尬的表情被历史的聚光灯照亮,伴随他一起被照亮的,还有那个不知姓名的、沉稳机智的、想必定是美丽非常的党家姬。

制图/潘刚

编辑:mumu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