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声俗韵

来源:金羊网 作者:刘荒田 发表时间:2018-01-03 16:02

早上七时,站在菜市中心。昨天回到故乡的小城,夜里下榻友人家。起床后,乘电梯下楼,才走几分钟,就陷入市声的重围。细审此时此地与三四十年前乡村市集的区别,前者的声音轻柔,以人的喧哗为主,掺和着录音机播放的叫卖声、汽车喇叭和自行车铃响;后者呢,单是被阉割的小猪的惨叫,加上鸡公车没上润滑油的轮子的“吱吜”,就差点刺破耳膜。

我并没打算买什么。徜徉于食物的八卦阵却当纯粹的观光客,是可笑的,小贩因讨好的招呼没有产生效果而失望地翻白眼,令我如芒在背。

鲜血淋漓的鱼档,碧绿水嫩的菜摊,色彩缤纷的水果档。卖黑芝麻的汉子在吆喝,佐以把芝麻打成粉的小机器的呼呼声。从“谷味轩”以“绝无添加,现做现卖”为号召的陈列台——开胃萝卜干馍一元,爱心豆沙馍一块五,爽口酸豆角馍二元……已盛在小塑料袋内的纸杯的,是“花生核桃豆浆”,三块钱,如果不嫌已凉透,且有苍蝇光顾的嫌疑,我真想掏钱。让我第一次涌起沧桑感慨的,是坐在路旁的中年妇人,她以城郊一带的口音说:“自家园子挖的鸡爪芋。”我低头,带破洞的布片上,粘满黑土的鸡爪芋,多像我那太祖母的小脚,脚趾蜷曲交缠。快步离开。

站在号称“月楼”的白色亭子前,火红色的招牌格外抢眼,那是“发记古井脆皮烧鹅”,还有“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的“红牛”饮料的广告。悬于一家店铺大门上方的横幅:“玄学装饰设计事务所”是杏黄色的,没有什么比在大气磅礴的脏乱中间标榜“超脱”更滑稽的了。事务所对面,一位清瘦的青年刚停下三轮小汽车,将三袋“珍珠米”摆在地上,让它们和蒜头堆为伴。而他自己,以“虾公”的姿态看手机。看他的第一眼,我就想起校园里的大学生,而他,像本色的小贩那样专注还好,却被家长赶来这里当票友。他的旁边,是一辆标记为“河南太康县”的大卡车,两条脸膛黑红的汉子站在旁边,一位矮小老妇踮起脚尖挑选车上的红薯。看车后的牌子,所卖的有:教我叹为观止的“鸡蛋肘”(十元七斤,不知是不是指红薯?),五元一斤的大蒜,五斤三斤的洋葱。

人和车在身边经过,一只小狗从帐篷后奔出,追赶一片落叶。蓦地,我若有所失,想,这宁静地骚动着的人寰,万物杂陈,并无秩序,要找共同点,那就是人的世俗欲望——从饱腹到享福到养生到发财。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的奢想——找出一个象征此刻此地的意象。市声嗡嗡然,害得我难以运思。于是往人流稀疏处走去。

一条一半水泥一半泥地的中等马路,早餐店、电动车店、补轮胎店、小旅馆……人行道上,一个女清洁工例行公事地挥动扫把,她身后,青年人把盛油条的塑料袋扔在地上。源源而来的垃圾,使她的职业获得保障。同时,看到马路另一边,矿泉水瓶、饭盒、纸袋触目皆是,且蒙上厚尘。我明白,是流行的“锯箭法”使然,那一边,不但不属于这位清洁工,也不属于她所在的团体。那边,是另一个行政区的范围。

……“咣、咣、咣”,一辆三轮平板车携带着别致的声音缓缓驶过,驾驶者是戴手袖的妇女,车上装着压扁的纸箱子和旧报纸。她的职业是沿街收购废品。我发现,她一边蹬车一边敲悬在把手下的汽水瓶子。走了一段,又听到同样的声音,转身寻觅,两位她的同行,也在蹬平板车,敲汽水瓶。

就是这个意象了!我惊喜地说。

(刘荒田)

编辑:邱邱
数字报

市声俗韵

金羊网2018-01-03 16:02:58

早上七时,站在菜市中心。昨天回到故乡的小城,夜里下榻友人家。起床后,乘电梯下楼,才走几分钟,就陷入市声的重围。细审此时此地与三四十年前乡村市集的区别,前者的声音轻柔,以人的喧哗为主,掺和着录音机播放的叫卖声、汽车喇叭和自行车铃响;后者呢,单是被阉割的小猪的惨叫,加上鸡公车没上润滑油的轮子的“吱吜”,就差点刺破耳膜。

我并没打算买什么。徜徉于食物的八卦阵却当纯粹的观光客,是可笑的,小贩因讨好的招呼没有产生效果而失望地翻白眼,令我如芒在背。

鲜血淋漓的鱼档,碧绿水嫩的菜摊,色彩缤纷的水果档。卖黑芝麻的汉子在吆喝,佐以把芝麻打成粉的小机器的呼呼声。从“谷味轩”以“绝无添加,现做现卖”为号召的陈列台——开胃萝卜干馍一元,爱心豆沙馍一块五,爽口酸豆角馍二元……已盛在小塑料袋内的纸杯的,是“花生核桃豆浆”,三块钱,如果不嫌已凉透,且有苍蝇光顾的嫌疑,我真想掏钱。让我第一次涌起沧桑感慨的,是坐在路旁的中年妇人,她以城郊一带的口音说:“自家园子挖的鸡爪芋。”我低头,带破洞的布片上,粘满黑土的鸡爪芋,多像我那太祖母的小脚,脚趾蜷曲交缠。快步离开。

站在号称“月楼”的白色亭子前,火红色的招牌格外抢眼,那是“发记古井脆皮烧鹅”,还有“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的“红牛”饮料的广告。悬于一家店铺大门上方的横幅:“玄学装饰设计事务所”是杏黄色的,没有什么比在大气磅礴的脏乱中间标榜“超脱”更滑稽的了。事务所对面,一位清瘦的青年刚停下三轮小汽车,将三袋“珍珠米”摆在地上,让它们和蒜头堆为伴。而他自己,以“虾公”的姿态看手机。看他的第一眼,我就想起校园里的大学生,而他,像本色的小贩那样专注还好,却被家长赶来这里当票友。他的旁边,是一辆标记为“河南太康县”的大卡车,两条脸膛黑红的汉子站在旁边,一位矮小老妇踮起脚尖挑选车上的红薯。看车后的牌子,所卖的有:教我叹为观止的“鸡蛋肘”(十元七斤,不知是不是指红薯?),五元一斤的大蒜,五斤三斤的洋葱。

人和车在身边经过,一只小狗从帐篷后奔出,追赶一片落叶。蓦地,我若有所失,想,这宁静地骚动着的人寰,万物杂陈,并无秩序,要找共同点,那就是人的世俗欲望——从饱腹到享福到养生到发财。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的奢想——找出一个象征此刻此地的意象。市声嗡嗡然,害得我难以运思。于是往人流稀疏处走去。

一条一半水泥一半泥地的中等马路,早餐店、电动车店、补轮胎店、小旅馆……人行道上,一个女清洁工例行公事地挥动扫把,她身后,青年人把盛油条的塑料袋扔在地上。源源而来的垃圾,使她的职业获得保障。同时,看到马路另一边,矿泉水瓶、饭盒、纸袋触目皆是,且蒙上厚尘。我明白,是流行的“锯箭法”使然,那一边,不但不属于这位清洁工,也不属于她所在的团体。那边,是另一个行政区的范围。

……“咣、咣、咣”,一辆三轮平板车携带着别致的声音缓缓驶过,驾驶者是戴手袖的妇女,车上装着压扁的纸箱子和旧报纸。她的职业是沿街收购废品。我发现,她一边蹬车一边敲悬在把手下的汽水瓶子。走了一段,又听到同样的声音,转身寻觅,两位她的同行,也在蹬平板车,敲汽水瓶。

就是这个意象了!我惊喜地说。

(刘荒田)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