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冕:写作容易发表容易,诗可能就成了白开水

来源:金羊网 作者:陈强 发表时间:2017-12-25 11:15

文/图 金羊网记者 陈强 通讯员 龙许

从1917年《新青年》杂志刊出胡适的八首白话诗算起,中国现代新诗到今年已经走过了整整一百年的历程,该如何评价百年新诗历史,日益成为文化界关注的话题。12月20日,首届“南方诗歌节”在广东德庆县举办,前来参加活动的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院长谢冕接受了媒体采访。

回顾

“新诗在中华文化上是一件创举”

记者:您曾系统地整体回顾从胡适先生开创至今的中国现代诗歌发展,今年是中国新诗100周年,您如何评价百年新诗的成就?

谢冕:新诗100年可谓成就巨大,但是这个成就没有被大家充分认识到。中国的古典诗歌,是很辉煌的,而且历史很悠久。大家对古典诗歌的印象深刻,但是对新诗印象不深。实际上,新诗是100年来重大的诗学改革,在中华文化上是一件创举。

中国新诗敢于打破古典的格式,破天荒地用白话体、以自由的形式来表现现代人的情感,呈现当下,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文学品种,在审美空间上是一种全新的创造。它极大地开拓我们的表达空间,能够把许多新的事物容纳到新诗里头来,而古典诗歌做不到。

一百年来中国社会经历了许多变化,包括战争、运动,这些都曾经打乱了新诗平稳发展的状态。但即便这样,百年来也涌现了许多优秀的诗人。我国诗歌传统源流很久:诗经、楚辞、汉魏六朝乐府、唐诗、宋词、元曲……几乎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诗的骄傲。新诗就是我们现在的骄傲。

记者:百年新诗发展史上,有哪些诗人让您印象深刻?

谢冕:胡适先生是开辟新时代的诗人,他的创作虽然幼稚,但是你想想看,一个小孩开始走路总是走不好,他能够打破旧制用新的语言来写作,这就很了不起,事实证明他这种尝试是成功的。

郭沫若先生的《女神》《凤凰涅槃》《天狗》这些诗,蕴含着巨大的力量,同时又新鲜活泼地表达了“我”的形象。自郭沫若以后,还有徐志摩、戴望舒以及以艾青为代表的一批抗战诗人,再后来有西南联大的诗人、朦胧诗人……非常多。

我回顾的最后一位诗人是海子,他写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可以说是杰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第一句就把人镇住了,以前从来没有人这么写春天。“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为什么要从明天起,不是从今天起?让人捉摸半天,十分耐人寻味。

我觉得这一百年来,非常杰出、优秀的诗人有三四十位。与中国三千年的诗歌历史相比,一百年出现这么多好的诗人,已然非常了不起。这三四十位诗人,有几百上千首诗歌能被大家记住,这个成就难道不够巨大吗?

现状

写诗的人多了,经典的诗少了

记者:您认为目前中国新诗呈现出什么发展特点?

谢冕:改革开放以来,诗歌的形式更加丰富多元。尤其现在进入网络自媒体时代,就更加自由了,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大家不用经过编辑改稿就能发表,平民大众都可以用诗歌充分表达内心世界的丰富性。所以当下诗歌的特点应该是众声喧哗、丰富多元。

但是,问题在于,当下概念化的东西多了,而个性化的东西反而少了。我参加了很多诗歌评奖类的活动,同一个主题参赛者写的诗都是千篇一律、大同小异,没有多少创造性了。作为评委,我看到这些诗是很难受的。

记者:您的意思是,现在写诗歌的人多了,但让人记住的诗歌反而感觉少了?

谢冕:海子之后,的确没有什么诗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也没有能集中体现我们时代特点的诗歌,这就是当前新诗的问题。我想可能是写作太容易了,发表太容易了。我们过去发表诗歌非常难,现在趋于容易,一个诗人一天可以写好几首诗,写诗如同日常说话一样琐碎,到了这个地步。

古人讲意境、蕴藉、神思,这些在新诗里也越来越淡,很多作品读完之后感觉是白开水一杯。那么诗还是诗吗?大家都这么写,怎么能够出现好诗?近年来很火的余秀华,她的诗为什么能够凸现出来?她的诗的确个性鲜明,具有一定的创造性。她把个人的苦闷,用一种爆发式的诗歌语言表达出来,很不一样。

记者:在您看来,好的诗歌还需要具备哪些特质?

谢冕:你必须有自己的发现,用自己的语言、独特的意象来体现你内心要表达的内容。像云南诗人雷平阳《杀狗的过程》,里面有他独特的构思与发现,把人性非常丑陋的一面表现出来,非常撞击人心。但我读了以后不忍心读下去,感觉非常痛苦,太深刻了。

诗歌对语言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必须经过锤炼和选择。诗人下笔的时候要觉得自己是在进行创造,写得慢一点,少一点,精一点。诗读起来要愉悦好听,有音乐的性质。好的诗歌读起来,非常有节奏感,你一读这样的诗歌,真的会身心愉快或者有所触动。

编辑:邱邱
对《谢冕:写作容易发表容易,诗可能就成了白开水》表态
对《谢冕:写作容易发表容易,诗可能就成了白开水》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