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不起故园情

来源:金羊网 作者:张家鸿 发表时间:2017-12-25 11:15

 

张家鸿

刘荒田的最新散文集《寂寞的基座》(花城出版社2017年版)分为三辑,分别是“人生到处知何似”、“昨夜雨疏风骤”与“却道海棠依旧”。以宋人笔下的名句为辑名,内里是远到几十载近到目前的如烟往事,与其说是旧瓶装新酒,倒不如说是不改初衷的文化血脉的传承。这一本我等候已久的散文集,虽然是初次谋面,却因为乡愁的强大存在而令我不得不环顾周遭的人群,也顺便审视自己。只因为每一个人都有独属于他自己的前世今生。

“火车噙着轨,铿锵铿锵,一首缠绵欲绝的乡愁诗篇”,从三十二岁那一年离乡的那一刻开始,乡愁的诗篇已经设计好独一无二的封面。随着时间的逐渐流逝,目录开始标明页码,正文开始郑重其事地字字写下。我读《寂寞的基座》,仿佛踏上了一趟百感交集的乡愁之旅,心潮久久不能平复,“日久他乡,我在这一带走了这么多年,随便拣哪一处,都说得出一个半个故事。”他乡已然如此熟稔,更何况根之所系的故乡呢?相比于“诗人”或“散文家”的身份,我更愿意称呼刘荒田为“一个讲故事的人”,他的故事更多的内容与更真的情意都与故乡休戚相关。

刘荒田的情思常常寄寓在这些轻描淡写的句子中,如果不注意品味,很容易一闪而过。这些句子可以看作是他情感的结晶,有晃人眼睛的神采,令人心动的光芒。这样的笔触在给人带来想象空间的同时,也让文本本身拥有了巨大的张力。

念及离乡之前的一幕幕,刘荒田最不能忘的是祖父给予孩子们的拥抱,回乡扫墓时他对儿子说:“我们出国前,向老人家辞行,他搂住你们兄妹久久不放,说最舍不得,他晓得以后再也见不到曾孙们。”读此,我不禁泪湿眼眶。真像龙应台说过的,所谓的亲情一场,就是目送彼此不断远去,直到消失在生命的尽头。

尤其可贵的是,刘荒田关注普通人的命运,其姿态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因为他自知自己本来就是普通人中的一员。如果说有不同,只是自己落脚于异国他乡而已。他欣慰于他们的挣扎与奋斗,悲悯于他们的苦痛与酸楚,宽容于他们的浑浑与噩噩,因了这样的视角,刘荒田把记忆中的一个个人物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一五一十地铺排出来。

有一年回村里,遇到了德针四五岁的长女彩霞,她因为父亲生日买到了两毛钱猪肉而高兴地摆出V字手势。正是这平生最早见到的胜利符号,让刘荒田和同为乡村教师的阿颖,相对默然流了泪。艰辛的日子重重地压在矮个子男人德针的肩上,他兑现着不让妻子吃苦的承诺,扛住一家人的生计,早出晚归,任劳任怨。却在女儿一个个嫁出去、负担也越来越轻的90年代,喝药自杀了。

由中国到美国,从美国回中国,在中美两国之间来回奔波,在太平洋东西两岸来回牵挂。一处是故乡坐落的大陆,一处是安家几十载的异国。与常人单向的乡愁相比,刘荒田的乡愁是双向的。与常人单维度的乡愁相比,刘荒田是双重维度的。作为一个拥有时间与空间双重维度的情感词汇,乡愁在刘荒田的身上体现得尤其明显。即便是《新式“中庸”》《中国式吵架》《“折腰”析》等几篇文章,文中虽有批评与否定,不也寄寓着乡愁吗?它与那些怀人忆旧的文字一样,都是以坚实的故国大地为源头的。这是反其道而行之的乡愁,更可让人领略了乡愁的浓郁与芬芳。

这些或可怜或可悲或可叹的人,那些或执著或坚韧或勇敢的人,都是刘荒田记忆里的一部分,也是他乡愁图景中的一部分。有的已经阴阳两隔终生不见,有的偶有联络偶叙过往,有的经年不遇常在念中。他们的痛,是刘荒田的痛,他们的高兴,让刘荒田心喜。刘荒田说:“命途的末端,撇开物质生活、人事纠葛,精神以追求‘与儿时经验呼应’为旨归。只要对号入座成功就是好的。”幸而有这句话,让我察觉到刘荒田在书写《寂寞的基座》时,心情是颇为欣慰的。即便不回故乡,他也在文字里成功地寻找到依稀如梦的往事了。

编辑:邱邱
数字报

何人不起故园情

金羊网2017-12-25 11:15:33

 

张家鸿

刘荒田的最新散文集《寂寞的基座》(花城出版社2017年版)分为三辑,分别是“人生到处知何似”、“昨夜雨疏风骤”与“却道海棠依旧”。以宋人笔下的名句为辑名,内里是远到几十载近到目前的如烟往事,与其说是旧瓶装新酒,倒不如说是不改初衷的文化血脉的传承。这一本我等候已久的散文集,虽然是初次谋面,却因为乡愁的强大存在而令我不得不环顾周遭的人群,也顺便审视自己。只因为每一个人都有独属于他自己的前世今生。

“火车噙着轨,铿锵铿锵,一首缠绵欲绝的乡愁诗篇”,从三十二岁那一年离乡的那一刻开始,乡愁的诗篇已经设计好独一无二的封面。随着时间的逐渐流逝,目录开始标明页码,正文开始郑重其事地字字写下。我读《寂寞的基座》,仿佛踏上了一趟百感交集的乡愁之旅,心潮久久不能平复,“日久他乡,我在这一带走了这么多年,随便拣哪一处,都说得出一个半个故事。”他乡已然如此熟稔,更何况根之所系的故乡呢?相比于“诗人”或“散文家”的身份,我更愿意称呼刘荒田为“一个讲故事的人”,他的故事更多的内容与更真的情意都与故乡休戚相关。

刘荒田的情思常常寄寓在这些轻描淡写的句子中,如果不注意品味,很容易一闪而过。这些句子可以看作是他情感的结晶,有晃人眼睛的神采,令人心动的光芒。这样的笔触在给人带来想象空间的同时,也让文本本身拥有了巨大的张力。

念及离乡之前的一幕幕,刘荒田最不能忘的是祖父给予孩子们的拥抱,回乡扫墓时他对儿子说:“我们出国前,向老人家辞行,他搂住你们兄妹久久不放,说最舍不得,他晓得以后再也见不到曾孙们。”读此,我不禁泪湿眼眶。真像龙应台说过的,所谓的亲情一场,就是目送彼此不断远去,直到消失在生命的尽头。

尤其可贵的是,刘荒田关注普通人的命运,其姿态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因为他自知自己本来就是普通人中的一员。如果说有不同,只是自己落脚于异国他乡而已。他欣慰于他们的挣扎与奋斗,悲悯于他们的苦痛与酸楚,宽容于他们的浑浑与噩噩,因了这样的视角,刘荒田把记忆中的一个个人物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一五一十地铺排出来。

有一年回村里,遇到了德针四五岁的长女彩霞,她因为父亲生日买到了两毛钱猪肉而高兴地摆出V字手势。正是这平生最早见到的胜利符号,让刘荒田和同为乡村教师的阿颖,相对默然流了泪。艰辛的日子重重地压在矮个子男人德针的肩上,他兑现着不让妻子吃苦的承诺,扛住一家人的生计,早出晚归,任劳任怨。却在女儿一个个嫁出去、负担也越来越轻的90年代,喝药自杀了。

由中国到美国,从美国回中国,在中美两国之间来回奔波,在太平洋东西两岸来回牵挂。一处是故乡坐落的大陆,一处是安家几十载的异国。与常人单向的乡愁相比,刘荒田的乡愁是双向的。与常人单维度的乡愁相比,刘荒田是双重维度的。作为一个拥有时间与空间双重维度的情感词汇,乡愁在刘荒田的身上体现得尤其明显。即便是《新式“中庸”》《中国式吵架》《“折腰”析》等几篇文章,文中虽有批评与否定,不也寄寓着乡愁吗?它与那些怀人忆旧的文字一样,都是以坚实的故国大地为源头的。这是反其道而行之的乡愁,更可让人领略了乡愁的浓郁与芬芳。

这些或可怜或可悲或可叹的人,那些或执著或坚韧或勇敢的人,都是刘荒田记忆里的一部分,也是他乡愁图景中的一部分。有的已经阴阳两隔终生不见,有的偶有联络偶叙过往,有的经年不遇常在念中。他们的痛,是刘荒田的痛,他们的高兴,让刘荒田心喜。刘荒田说:“命途的末端,撇开物质生活、人事纠葛,精神以追求‘与儿时经验呼应’为旨归。只要对号入座成功就是好的。”幸而有这句话,让我察觉到刘荒田在书写《寂寞的基座》时,心情是颇为欣慰的。即便不回故乡,他也在文字里成功地寻找到依稀如梦的往事了。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