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食性各有不同 南人喜吃蚁酱蜜蝍北人嗜吃蝗虫全蝎

来源:金羊网 作者:黄国声 发表时间:2017-12-18 11:11

我国幅员辽阔,南北风习不同,物产各异,因而引致食性各具特色,实属自然不过的事情。

唐代刘恂《岭表录异》记载:两广少数民族酋长搜集蚁卵,淘洗干净后,卤成蚁酱。据说味似肉酱,非官客亲友不可得食云云。

张鷟在其《朝野佥载》一书中说:岭南的少数民族好制作蜜蝍,办法是将老鼠未开眼的胎儿喂以蜜糖。然后放到饭桌上,那胎儿还唧唧作声在蠕动。食时用筷子夹起,放到口里还唧唧有声,故名为蜜蝍。

这两项食物引起中原人士极大的惊异,并加以讥笑。然而这毕竟是千年前的事,且属少数人的特异之举,视为历史旧俗可矣,不必拿作笑柄。对此,清代周亮工倒是作出平情之论,他在所著《书影》一书中说:人们非议粤人食蚁酱、蜜蝍,闽人食蜂蛹、田鼠,这大可不必,因为北方人也有他的怪异食性。他说“北人有吞蝗(蝗虫)者,食豆丛中蝤(天牛的幼虫)子者,贯(贯穿)全蝎(蝎子)就灯上炙而啖之者。南人见之惊避。北之诮(讥笑)南,犹南之诮北,习而不察者多矣。”这段话说得真好,在情在理。当然,周亮工说的是很久以前的事,这些陋习已不复存在,但却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

时至今日,已无南北相诮的现象。在广州这个极具开放包容的城市,四方食物群聚一城,南则川滇黔桂,北则豫晋鲁冀以至东北菜色并陈,并无歧视排挤,相安无事,各显其能。食家各就其所嗜而加选择,不亦快哉。广州被称美食之都,实至名归,信非虚誉。

□黄国声

编辑:邱邱
数字报

南北食性各有不同 南人喜吃蚁酱蜜蝍北人嗜吃蝗虫全蝎

金羊网  作者:黄国声  2017-12-18

我国幅员辽阔,南北风习不同,物产各异,因而引致食性各具特色,实属自然不过的事情。

唐代刘恂《岭表录异》记载:两广少数民族酋长搜集蚁卵,淘洗干净后,卤成蚁酱。据说味似肉酱,非官客亲友不可得食云云。

张鷟在其《朝野佥载》一书中说:岭南的少数民族好制作蜜蝍,办法是将老鼠未开眼的胎儿喂以蜜糖。然后放到饭桌上,那胎儿还唧唧作声在蠕动。食时用筷子夹起,放到口里还唧唧有声,故名为蜜蝍。

这两项食物引起中原人士极大的惊异,并加以讥笑。然而这毕竟是千年前的事,且属少数人的特异之举,视为历史旧俗可矣,不必拿作笑柄。对此,清代周亮工倒是作出平情之论,他在所著《书影》一书中说:人们非议粤人食蚁酱、蜜蝍,闽人食蜂蛹、田鼠,这大可不必,因为北方人也有他的怪异食性。他说“北人有吞蝗(蝗虫)者,食豆丛中蝤(天牛的幼虫)子者,贯(贯穿)全蝎(蝎子)就灯上炙而啖之者。南人见之惊避。北之诮(讥笑)南,犹南之诮北,习而不察者多矣。”这段话说得真好,在情在理。当然,周亮工说的是很久以前的事,这些陋习已不复存在,但却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

时至今日,已无南北相诮的现象。在广州这个极具开放包容的城市,四方食物群聚一城,南则川滇黔桂,北则豫晋鲁冀以至东北菜色并陈,并无歧视排挤,相安无事,各显其能。食家各就其所嗜而加选择,不亦快哉。广州被称美食之都,实至名归,信非虚誉。

□黄国声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