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 作家不应该陷在论战中

来源:金羊网 作者:吴小攀 发表时间:2017-12-18 11:11

余光中13年前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首次发表——

记者 吴小攀

2004年11月,余光中先生到海南师范大学作演讲,因为黄维樑先生的安排,才有了这次临时增加的访谈。在这之前,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赵稀方在羊城晚报上发表文章谈及余光中,著名作家陈映真也在羊城晚报上发表专文,旧话重提,过去多年的台湾现代派与乡土文学的论争又起了一点波澜。在海师的休息室里,余光中先生刚刚演讲完,就此事,我向他作了说明,他表示理解,后来更发来长文作出回应。由此开始,余光中先生和羊城晚报记者开始往来,并赐文发表,亲笔签名寄赠新书。

吴小攀:您回过老家福建永春吗?

余光中:我去年回永春。当时回台湾要到厦门去,从永春牛母林就先坐车,经过安溪。牛母林盖了一个我的文学馆,交通不是那么方便,要特别去才行,我在那里住了一个晚上。

吴小攀:您那次目的地好像是去泉州?

余光中:八月,中央电视台搞魅力城市比赛,泉州要我去美言几句。

吴小攀:后来拿到名次了。

余光中:最后他们好像得了第三,不错。好像第一名是昆山。不容易。

吴小攀:上次有关您的报道,如果有不妥之处,请您谅解。

余光中:你有没有看到九月的《文汇报》里流沙河和我的文章?你没有看到?有稍稍触及到。你们大陆的报纸不是互相知道的?还是有地区性,不管销路多少?

吴小攀:我们的报纸比较平民化,文汇报是面向很纯粹的知识分子,而且它的影响主要在上海、江浙一带。

余光中:谢有顺也给我写过信,提到过。

吴小攀:是,关于这件事他也问过我,他说您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我赞同他的说法,具体事情要在具体历史情境下进行分析。

余光中:我是觉得一个作家不应该陷在论战中,民国时期很多作家的精力也是耗费在论战上,又妨碍了他们的写作。

吴小攀:现在也许好一些了,对于一些论战有所反思。

余光中:所以早年的新文学史都不大看得到文学的本身,只看到文人在互相批评,而作家的文学贡献在哪里却是谈论不够。尤其早年在王瑶的文学史很大篇幅都是在讲这些事情。

吴小攀:刘再复先生也谈过类似问题,就是怎么对文学史进行反思,当然有些人是用另一种意识形态来反对这一种意识形态。长期处于这种状态之中,把文学的真相给遮蔽了。

余光中:这个时代久一点再回顾,就不再看得到意识形态了。比如你讲到苏东坡,会讲到他的文学成就,不大讲他跟王安石的党争,而且过了数百年会觉得这不再重要。而且,苏东坡和王安石都觉得彼此是一个很好的作家,虽然政党不一样。我回去把《文汇报》的那两篇文章寄给你,你可以看一下。

吴小攀:可以。不想占用您太多时间,因为您这次过来也很辛苦。这张刊载陈映真回应文章的报纸您有吗?

余光中:没有寄给我呀。

吴小攀:这是另一张刊载揭露李敖另一面的文章的报纸。

余光中:他的事情很多大陆不清楚,他曾经在台湾的法院告过七八个作家,林海音、张晓风……都给他告过。后来法院判我们无罪,他自己从来不提的。这些事情我们也不想提,你一提到,他就没完没了。

编辑:邱邱
数字报

余光中: 作家不应该陷在论战中

金羊网  作者:吴小攀  2017-12-18

余光中13年前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首次发表——

记者 吴小攀

2004年11月,余光中先生到海南师范大学作演讲,因为黄维樑先生的安排,才有了这次临时增加的访谈。在这之前,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赵稀方在羊城晚报上发表文章谈及余光中,著名作家陈映真也在羊城晚报上发表专文,旧话重提,过去多年的台湾现代派与乡土文学的论争又起了一点波澜。在海师的休息室里,余光中先生刚刚演讲完,就此事,我向他作了说明,他表示理解,后来更发来长文作出回应。由此开始,余光中先生和羊城晚报记者开始往来,并赐文发表,亲笔签名寄赠新书。

吴小攀:您回过老家福建永春吗?

余光中:我去年回永春。当时回台湾要到厦门去,从永春牛母林就先坐车,经过安溪。牛母林盖了一个我的文学馆,交通不是那么方便,要特别去才行,我在那里住了一个晚上。

吴小攀:您那次目的地好像是去泉州?

余光中:八月,中央电视台搞魅力城市比赛,泉州要我去美言几句。

吴小攀:后来拿到名次了。

余光中:最后他们好像得了第三,不错。好像第一名是昆山。不容易。

吴小攀:上次有关您的报道,如果有不妥之处,请您谅解。

余光中:你有没有看到九月的《文汇报》里流沙河和我的文章?你没有看到?有稍稍触及到。你们大陆的报纸不是互相知道的?还是有地区性,不管销路多少?

吴小攀:我们的报纸比较平民化,文汇报是面向很纯粹的知识分子,而且它的影响主要在上海、江浙一带。

余光中:谢有顺也给我写过信,提到过。

吴小攀:是,关于这件事他也问过我,他说您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我赞同他的说法,具体事情要在具体历史情境下进行分析。

余光中:我是觉得一个作家不应该陷在论战中,民国时期很多作家的精力也是耗费在论战上,又妨碍了他们的写作。

吴小攀:现在也许好一些了,对于一些论战有所反思。

余光中:所以早年的新文学史都不大看得到文学的本身,只看到文人在互相批评,而作家的文学贡献在哪里却是谈论不够。尤其早年在王瑶的文学史很大篇幅都是在讲这些事情。

吴小攀:刘再复先生也谈过类似问题,就是怎么对文学史进行反思,当然有些人是用另一种意识形态来反对这一种意识形态。长期处于这种状态之中,把文学的真相给遮蔽了。

余光中:这个时代久一点再回顾,就不再看得到意识形态了。比如你讲到苏东坡,会讲到他的文学成就,不大讲他跟王安石的党争,而且过了数百年会觉得这不再重要。而且,苏东坡和王安石都觉得彼此是一个很好的作家,虽然政党不一样。我回去把《文汇报》的那两篇文章寄给你,你可以看一下。

吴小攀:可以。不想占用您太多时间,因为您这次过来也很辛苦。这张刊载陈映真回应文章的报纸您有吗?

余光中:没有寄给我呀。

吴小攀:这是另一张刊载揭露李敖另一面的文章的报纸。

余光中:他的事情很多大陆不清楚,他曾经在台湾的法院告过七八个作家,林海音、张晓风……都给他告过。后来法院判我们无罪,他自己从来不提的。这些事情我们也不想提,你一提到,他就没完没了。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