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门山禅悟乡愁: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一滴露珠

来源:金羊网 作者:宾语 发表时间:2017-12-15 10:00

云门山禅悟乡愁: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一滴露珠

12月14日的朋友圈被“乡愁”刷屏了。

这一天,著名诗人、台湾文学家余光中走了,归于尘埃。

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是从《乡愁》开始认识余光中的。1972年1月21日是农历辛亥年腊月初六,20多年没有回过大陆的余光中思乡情切,写下了世界经典《乡愁》。又过了20年,余光中首次应邀回大陆,到去世之前来来往往回来了60多次,自然也少不了到广东来体验“广东温度”。

云门山禅悟乡愁: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一滴露珠

6年前(2011年)的12月11日,余光中在华南理工大学参加第三届世界旅游文学国际研讨会,围绕“行走的愉悦”这一主题与华南理工大学师生展开了智慧对话。由于当天到场的学生太多,尽管过道和讲台前都坐满了学生,仍有上千名学子没能进场。

余光中被广东学子的“温度”深为感动。他在工作人员搀扶下,冒着寒风走到外面,向学生致歉,与学生们合作朗诵起了《乡愁》,还大声朗诵起了自己续写的《乡愁》第五段:“而未来,乡愁是一道长长的桥梁,你来这头,我去那头!”

2012年12月23日,余光中作客广东东莞莞城“文化周末大讲坛”,作题为《旅行与文化》的专题演讲。

斯人逝,乡愁存。余光中先生去世的消息传来时,宾语正跟着“2017全国百家媒体广东行”粤北“生态探秘线”采访团在韶关的云门山景区采风。当天的云门山雾失楼台,雨迷津渡,古寺玻璃桥无寻处。

云门山禅悟乡愁: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一滴露珠

云门山禅悟乡愁: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一滴露珠

云门山玻璃桥悬于双峰之间,中间峡谷横穿。风和日丽之时,行走在全长316米、垂直高度168米、相当于四五十层楼高的玻璃桥上,“人在空中走,景在脚下游”,刺激的快感可想而知。我们偏偏赶上了云深雾重的雾雨天气,由于能见度太低,看不到“危险”,大家走在玻璃桥上也就多了几分从容。

云门山紧邻千年古刹云门寺,山受云门禅寺千年熏陶,水与云门同本同源,可谓山水皆有佛性,草木都具禅心。风雨中的云门山玻璃桥在述说着乡愁,禅悟着生命: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一滴露珠……(文/图 金羊网宾语)

编辑:宏
数字报

云门山禅悟乡愁: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一滴露珠

金羊网  作者:宾语  2017-12-15

云门山禅悟乡愁: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一滴露珠

12月14日的朋友圈被“乡愁”刷屏了。

这一天,著名诗人、台湾文学家余光中走了,归于尘埃。

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是从《乡愁》开始认识余光中的。1972年1月21日是农历辛亥年腊月初六,20多年没有回过大陆的余光中思乡情切,写下了世界经典《乡愁》。又过了20年,余光中首次应邀回大陆,到去世之前来来往往回来了60多次,自然也少不了到广东来体验“广东温度”。

云门山禅悟乡愁: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一滴露珠

6年前(2011年)的12月11日,余光中在华南理工大学参加第三届世界旅游文学国际研讨会,围绕“行走的愉悦”这一主题与华南理工大学师生展开了智慧对话。由于当天到场的学生太多,尽管过道和讲台前都坐满了学生,仍有上千名学子没能进场。

余光中被广东学子的“温度”深为感动。他在工作人员搀扶下,冒着寒风走到外面,向学生致歉,与学生们合作朗诵起了《乡愁》,还大声朗诵起了自己续写的《乡愁》第五段:“而未来,乡愁是一道长长的桥梁,你来这头,我去那头!”

2012年12月23日,余光中作客广东东莞莞城“文化周末大讲坛”,作题为《旅行与文化》的专题演讲。

斯人逝,乡愁存。余光中先生去世的消息传来时,宾语正跟着“2017全国百家媒体广东行”粤北“生态探秘线”采访团在韶关的云门山景区采风。当天的云门山雾失楼台,雨迷津渡,古寺玻璃桥无寻处。

云门山禅悟乡愁: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一滴露珠

云门山禅悟乡愁: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一滴露珠

云门山玻璃桥悬于双峰之间,中间峡谷横穿。风和日丽之时,行走在全长316米、垂直高度168米、相当于四五十层楼高的玻璃桥上,“人在空中走,景在脚下游”,刺激的快感可想而知。我们偏偏赶上了云深雾重的雾雨天气,由于能见度太低,看不到“危险”,大家走在玻璃桥上也就多了几分从容。

云门山紧邻千年古刹云门寺,山受云门禅寺千年熏陶,水与云门同本同源,可谓山水皆有佛性,草木都具禅心。风雨中的云门山玻璃桥在述说着乡愁,禅悟着生命: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一滴露珠……(文/图 金羊网宾语)

编辑:宏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