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原创童书:有高原,更待攀高峰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颜维琦 发表时间:2017-11-28 09:33

今年,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步入第5年。日前在沪举办的国际童书展上,不仅涌现出大批本土原创儿童图书,同期举办的一系列论坛、评奖、作品发布、作家交流等中外交流活动,为童书创作者,尤其是新生力量提供了展示、竞技和发展的广阔平台。

发现新人佳作,为原创作家、插画家及其他童书创作者搭建舞台,推动原创童书不断涌现,是童书展创办以来的一项重要使命。可以说,经过5年积淀,作为亚太地区唯一的国际性童书展会,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已日渐成为颇具国际影响力和认可度的少年儿童文学原创推动平台。

上海国际童书展已成为颇具国际影响力和认可度的青少年阅读推广平台和少年儿童文学原创推动平台。记者颜维琦摄/光明图片

中国原创力量进入“爆发年”

作为上海国际童书展的重要奖项,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每年评选一次。本届评奖委员会由中外知名作家、文学评论家、插画家、出版人组成,最终,少年儿童出版社《梦想是生命里的光》等15种作品脱颖而出。

“想象性与现实性交相融汇,文学性与可读性互为致用。作家们以洋溢的激情、丰富的想象和灵动的笔触体察童心,为孩子们展现了童趣盎然的文学世界。而对现实的关照、对历史的挖掘,呈现出中国儿童文学创作新的面貌和追求。”评委们对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发展脉搏感知颇深。

曾写作《山有扶苏》《布伦迪巴》的儿童文学作家刘耀辉肯定了当前原创儿童文学的发展,“现在国家重视儿童文学,整个社会对儿童文学充满期许,原创的大环境比从前有很大改善,不会再觉得创作儿童文学是小儿科。”

记者采访多位出版人和童书作者,一个普遍的感受是,2017年是中国原创童书力量的“爆发年”,中国原创力量势不可挡。来自图书电商当当的“5年原创市场销售”报告也显示:近5年来,中国原创童书销量持续快速增长,2017年1月至11月,当当累计售出童书1.7亿册,中国原创作品占1/3。

尽管原创力量风生水起,市场巨大,但大家也迫切感到,中国原创童书仍处于“有高原、缺高峰”的状态。刘耀辉说,“这些年有一批很好的儿童原创作品出现,但还是太少了。市场中,很大一部分号称原创的儿童文学作品其实不过是生拼硬凑。”

少一点模仿追随,多一点用心之作

艺术如果失去了独创,恐怕就不成其为艺术。写作《野芒坡》等诸多脍炙人口的儿童文学作家殷健灵表示:“多年来,我们更多看到的是相似的声音、相似的风格、相似的题材。他们彼此模仿,彼此追随,甚至自我重复。与国际上最为优秀的儿童原创作品相比,我们童书中的想象力多多少少缺一点让人叫绝的天马行空,我们作品里的童趣多多少少缺一点浑然天成的原汁原味。”

优秀的原创作品对时间和作者的精力要求非常高。在刘耀辉看来,一定时间内,每个作家只能写出一定的作品来。如果只讲究数量,质量势必会受到影响。或许作家仍旧维持在个人水平线以上,但这达不到我们对于作家的期许。

创作的过程的确是消耗心力的过程,它需要真实坦诚的心灵付出。但其实只要用心,并不难发现丰富的写作素材。殷健灵表示:“中国的土地如此广阔,历史积淀如此丰厚,我们有各自独特的成长经历、生命体验、文化积累、地域环境、修养见识,甚至拥有不同的民族宗教信仰……我们笔下的儿童文学,其实能够呈现出既丰富又独特的面貌。”

绘本是儿童文学一个重要分支,优秀绘本用心的细节、丰富的韵味往往会给孩子带来无限发掘的空间。但刘耀辉认为,原创绘本的发展也不尽如人意。“中国既能写又能画的绘本作家非常少,几乎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这是由于绘本在中国的发展时间不长,现在市场上创作绘本的作家小时候基本没有读过绘本作品,他们现在的创作也多是对国外绘本技术的借鉴,而非根植于基因的传承。”

此外,国内出版社对于绘本的理解也是不够的。刘耀辉坦言:“优秀的绘本往往需要画家用一整年的时间构思创作,但国内有的出版社将绘本误解为只是写手和画手之间的流水作业式的协调生产,而不能给予绘本作家以充足的时间、薪酬以及尊重。”

唯有发自肺腑,方能沁人心脾

在刘耀辉看来,真正的绘本当是“无字书”。“高超的绘本用图画语言讲故事,只要能够用图画语言描摹,绝不会用文字代替。绘本的每一处细节都藏着意涵丰富的幽默趣味,孩子在每次的阅读中都会有新的发现。”

可以说,儿童文学的艺术,是比之一般文学要求更高的艺术。真正的儿童文学佳作放到成人文学中也应当是一流的作品。刘耀辉表示:“我们希望孩子将来成为优秀的人,就应该让他们阅读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使孩子因此懂得何谓审美以及担当。对于绘本来说,我想等到读绘本作品的孩子长大之后,他们之中才可能会涌现出优秀的绘本作家。”

透过上海国际童书展,可以看到,各方已经行动起来。在本届童书展期间,根据陈伯吹经典儿童文学《一只想飞的猫》创作的原创儿童剧成功首演。以“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为依托,上海宝山区近两年积极探索实践“宝山儿童文学创作和阅读推广试点”计划,形成贯穿全年、联通文教的常态儿童文学原创推动机制,积极推进“儿童文学国际交流高地、儿童文学创作园地、儿童文学人才培养基地”建设。其中,“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原创插画展”以上一届陈伯吹奖获奖作品为题材,面向全国青少年征集原创插画作品;鼓励少年儿童作品原创的“笔尖上的童心——儿童文学创作大赛”,社会响应热烈。

优秀原创儿童书籍的产生需要时间的酝酿,同时亦需要当前的作者提升对于原创童书的认知。殷健灵认为:“儿童文学要具备‘真’与‘永恒’的特质,注重情趣与诗意、亲和与平等。此外,作家们更需要把儿童文学写得更加朝向童真,对儿童情趣能够精妙把握,更巧妙地以儿童视角来表现繁复的人生。”

儿童文学创作,唯有发自肺腑,方能沁人心脾。刘耀辉表示:“写作童书时,讲究幽默的前提是要真诚。儿童作家应该知道,自己笔下的作品关乎着几代孩子的塑造以及整个民族的成长,因此原创不能是电视化的写作,让小孩一口气读完,一转身就忘。优秀的儿童文学的使命是给儿童养分,让小读者能够一口气读完,也能一辈子不忘。”

作者:记者 颜维琦 通讯员 李娇

《光明日报》( 2017年11月26日 04版)

编辑:邱邱
数字报

中国原创童书:有高原,更待攀高峰

光明日报  作者:颜维琦  2017-11-28

今年,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步入第5年。日前在沪举办的国际童书展上,不仅涌现出大批本土原创儿童图书,同期举办的一系列论坛、评奖、作品发布、作家交流等中外交流活动,为童书创作者,尤其是新生力量提供了展示、竞技和发展的广阔平台。

发现新人佳作,为原创作家、插画家及其他童书创作者搭建舞台,推动原创童书不断涌现,是童书展创办以来的一项重要使命。可以说,经过5年积淀,作为亚太地区唯一的国际性童书展会,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已日渐成为颇具国际影响力和认可度的少年儿童文学原创推动平台。

上海国际童书展已成为颇具国际影响力和认可度的青少年阅读推广平台和少年儿童文学原创推动平台。记者颜维琦摄/光明图片

中国原创力量进入“爆发年”

作为上海国际童书展的重要奖项,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每年评选一次。本届评奖委员会由中外知名作家、文学评论家、插画家、出版人组成,最终,少年儿童出版社《梦想是生命里的光》等15种作品脱颖而出。

“想象性与现实性交相融汇,文学性与可读性互为致用。作家们以洋溢的激情、丰富的想象和灵动的笔触体察童心,为孩子们展现了童趣盎然的文学世界。而对现实的关照、对历史的挖掘,呈现出中国儿童文学创作新的面貌和追求。”评委们对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发展脉搏感知颇深。

曾写作《山有扶苏》《布伦迪巴》的儿童文学作家刘耀辉肯定了当前原创儿童文学的发展,“现在国家重视儿童文学,整个社会对儿童文学充满期许,原创的大环境比从前有很大改善,不会再觉得创作儿童文学是小儿科。”

记者采访多位出版人和童书作者,一个普遍的感受是,2017年是中国原创童书力量的“爆发年”,中国原创力量势不可挡。来自图书电商当当的“5年原创市场销售”报告也显示:近5年来,中国原创童书销量持续快速增长,2017年1月至11月,当当累计售出童书1.7亿册,中国原创作品占1/3。

尽管原创力量风生水起,市场巨大,但大家也迫切感到,中国原创童书仍处于“有高原、缺高峰”的状态。刘耀辉说,“这些年有一批很好的儿童原创作品出现,但还是太少了。市场中,很大一部分号称原创的儿童文学作品其实不过是生拼硬凑。”

少一点模仿追随,多一点用心之作

艺术如果失去了独创,恐怕就不成其为艺术。写作《野芒坡》等诸多脍炙人口的儿童文学作家殷健灵表示:“多年来,我们更多看到的是相似的声音、相似的风格、相似的题材。他们彼此模仿,彼此追随,甚至自我重复。与国际上最为优秀的儿童原创作品相比,我们童书中的想象力多多少少缺一点让人叫绝的天马行空,我们作品里的童趣多多少少缺一点浑然天成的原汁原味。”

优秀的原创作品对时间和作者的精力要求非常高。在刘耀辉看来,一定时间内,每个作家只能写出一定的作品来。如果只讲究数量,质量势必会受到影响。或许作家仍旧维持在个人水平线以上,但这达不到我们对于作家的期许。

创作的过程的确是消耗心力的过程,它需要真实坦诚的心灵付出。但其实只要用心,并不难发现丰富的写作素材。殷健灵表示:“中国的土地如此广阔,历史积淀如此丰厚,我们有各自独特的成长经历、生命体验、文化积累、地域环境、修养见识,甚至拥有不同的民族宗教信仰……我们笔下的儿童文学,其实能够呈现出既丰富又独特的面貌。”

绘本是儿童文学一个重要分支,优秀绘本用心的细节、丰富的韵味往往会给孩子带来无限发掘的空间。但刘耀辉认为,原创绘本的发展也不尽如人意。“中国既能写又能画的绘本作家非常少,几乎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这是由于绘本在中国的发展时间不长,现在市场上创作绘本的作家小时候基本没有读过绘本作品,他们现在的创作也多是对国外绘本技术的借鉴,而非根植于基因的传承。”

此外,国内出版社对于绘本的理解也是不够的。刘耀辉坦言:“优秀的绘本往往需要画家用一整年的时间构思创作,但国内有的出版社将绘本误解为只是写手和画手之间的流水作业式的协调生产,而不能给予绘本作家以充足的时间、薪酬以及尊重。”

唯有发自肺腑,方能沁人心脾

在刘耀辉看来,真正的绘本当是“无字书”。“高超的绘本用图画语言讲故事,只要能够用图画语言描摹,绝不会用文字代替。绘本的每一处细节都藏着意涵丰富的幽默趣味,孩子在每次的阅读中都会有新的发现。”

可以说,儿童文学的艺术,是比之一般文学要求更高的艺术。真正的儿童文学佳作放到成人文学中也应当是一流的作品。刘耀辉表示:“我们希望孩子将来成为优秀的人,就应该让他们阅读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使孩子因此懂得何谓审美以及担当。对于绘本来说,我想等到读绘本作品的孩子长大之后,他们之中才可能会涌现出优秀的绘本作家。”

透过上海国际童书展,可以看到,各方已经行动起来。在本届童书展期间,根据陈伯吹经典儿童文学《一只想飞的猫》创作的原创儿童剧成功首演。以“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为依托,上海宝山区近两年积极探索实践“宝山儿童文学创作和阅读推广试点”计划,形成贯穿全年、联通文教的常态儿童文学原创推动机制,积极推进“儿童文学国际交流高地、儿童文学创作园地、儿童文学人才培养基地”建设。其中,“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原创插画展”以上一届陈伯吹奖获奖作品为题材,面向全国青少年征集原创插画作品;鼓励少年儿童作品原创的“笔尖上的童心——儿童文学创作大赛”,社会响应热烈。

优秀原创儿童书籍的产生需要时间的酝酿,同时亦需要当前的作者提升对于原创童书的认知。殷健灵认为:“儿童文学要具备‘真’与‘永恒’的特质,注重情趣与诗意、亲和与平等。此外,作家们更需要把儿童文学写得更加朝向童真,对儿童情趣能够精妙把握,更巧妙地以儿童视角来表现繁复的人生。”

儿童文学创作,唯有发自肺腑,方能沁人心脾。刘耀辉表示:“写作童书时,讲究幽默的前提是要真诚。儿童作家应该知道,自己笔下的作品关乎着几代孩子的塑造以及整个民族的成长,因此原创不能是电视化的写作,让小孩一口气读完,一转身就忘。优秀的儿童文学的使命是给儿童养分,让小读者能够一口气读完,也能一辈子不忘。”

作者:记者 颜维琦 通讯员 李娇

《光明日报》( 2017年11月26日 04版)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