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有用毁了阅读的乐趣

来源:金羊网 作者:洪琼君 发表时间:2017-11-27 13:27

《世上没有理想的父母——爱平凡的孩子,才是父母最大的责任》 罗怡君 著广东经济出版社2017年10月,定价:39.80元

□洪琼君

自从提倡阅读成为教育的重点政策后,让孩子喜爱阅读——就是家长们的重大焦虑来源之一。从学龄前,图书馆就开始推动“阅读起步走”,提醒爸妈亲子共读;上小学后,阅读心得单更是每周必写,专家学者也一再强调阅读力会影响将来的学习成效……但是,家长明明已经和学校老师里应外合,也听从专家建议在家布置阅读角落,怎么还是不见孩子爱上阅读,一本接一本地陶醉在书香世界里?

别怀疑,我也曾有过这么挫折的心路历程。

从妹妹两三岁开始,我们就有睡前的说故事时间,每周固定和孩子到图书馆挑书借书,或者买自己也喜欢的绘本跟她分享;妹妹习惯这样的生活模式后,晚上会主动捧着绘本来找我,让我误以为她对书的兴趣也很浓厚。

上小学后,一开学,老师便发了黄色的阅读学习卡,规定一周最少阅读几本,并奖励集点拿奖状。一开始妹妹还兴致勃勃地赶进度,想提早获得荣誉,但很快地,一两个月后就索然无味,除了老师规定的本数之外,再也不会主动拿书。甚至有一天妹妹竟然为了写阅读心得单闹别扭,正式跟我说“她不喜欢阅读”。

这消息有如晴天霹雳,打碎我自以为是的阅读大梦。这让我心情低迷了好一阵子,百思不得其解——到底哪里做得不够。直到那天在书店儿童区的这段对话,让我灵光乍现。

“妈,我可以买书吗?”一位看起来像中年级的男孩开口。

“可以啊,喜欢看书是件好事,去挑去挑。”

过了一会儿,孩子兴冲冲跑来。

“我选好了,就买这三本。”

妈妈接过三本书,随手翻了一翻,对其中一本眉头皱了起来:

“弟弟,这一本是在讲什么啊?”

“喔,这本很特别,是在写一只会写诗的小松鼠。”

“啊?好奇怪喔,里面有什么科学还是生物知识吗?”妈妈问。

“没有……”我看到男孩失望的表情,大概他已经知道后续发展了。

“那去换一本吧,这种好笑的书图书馆借来看看就好,去买一些有用的书。”

喔!难道就是这些有用的书把我的孩子挡在阅读的门外?

说好的“你喜欢就好”呢?

我回想起自己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你喜欢看就好,什么都可以。”既然这样,怎么还会有孩子不爱阅读?

说归说,也许实际上我们也不如自己说的开放,孩子的选择没有想象中的多。

不论是网络还是实体书店,各种实用读物总是热卖畅销;为了让孩子热爱阅读,我们费尽心思把各种学科知识通过漫画、侦探、搞笑、拟人手法植入其中,甚至搭配APP应用软件等各种“重口味”的学习方式,只希望能成功塞给孩子对考试有帮助的书。

走进任何一间图书馆,传统索书号的分类方法无法帮助孩子快速找到有兴趣的主题,若孩子没有寻找既有的分类主题(如:恐龙、昆虫、历史人物),那么想要在茫茫书海里找到自己喜欢的书不是容易的事;当孩子正在摸索兴趣、培养阅读喜好的时候,找不到自己有兴趣的书,就成为第一个挫折孩子的原因。

若再加上功能性阅读成为主流口味,让出版社变本加厉地偏好出版某种类别,更多孩子便失去了建立自我阅读品位的机会。这些课外读物其实跟课本相差不远,即使某些孩子看似热爱阅读,却也可能渐渐失去鉴别内容的能力,导致严重的信息偏食而不自知。

阅读单和心得单的副作用

另外一个关键则是学习单、心得单这些外在推力的出现。

尚未有这两样作业出现前,阅读是很自然的行为:心情好就多翻几页或多念几本,更想做别的事就暂时停止;没有固定的进度,当然也不会有必须完成的压力。

就妹妹本身的经验来看,急着想在时间内完成作业的心情,早已取代单纯享受阅读的随兴,阅读已经不再是一项可以自己选择的活动,反而被视为是学校的功课或作业。

对于原本就热爱阅读的孩子来说,是作业还是活动根本没有差别,但对于尚在摸索阅读口味,或者刚开始频繁接触课外书的孩子们来说,作业规定的阅读频率并没有因人而异,当自己无法决定学习的节奏时,显然成为打坏胃口的主要原因。

放下对喜爱阅读的行为想象

这世上当然有非常喜欢阅读的孩子,而且随处可见,他们着迷于书本里的故事、涉猎领域甚广,什么主题都能翻一翻。

我自己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孩子,然而一旦我们心中有这样的角色,就越不容易跳脱出来理解孩子的困难,到底怎样才算喜爱阅读?要读多少才是有阅读习惯?还是我们根本不该有这个问题?

我似乎找到调整的方向。妹妹仍旧得面对每周的阅读卡和学习单,因此第一步先尝试把阅读活动和作业分开,让妹妹重新掌握决定阅读的自由。妹妹先以最快完成作业为前提,挑选五本绘本念完填上,安了自己写完作业的心之后,才能回到从容悠闲的状态,可以慢慢挑书、细细品味、用自己的方法读完一本书。

第二步则是协助妹妹找到自己有兴趣的书,让阅读的动力来自内心的求知与好奇。接下来好一阵子我刻意只字不提读书这件事,只专注挖掘妹妹有兴趣的活动,例如:捏陶、赏鸟、画画,一旦确认兴趣再自然而然地找书查数据,有好几次妹妹忍不住惊呼:“我都不知道有这种书耶!”

有了具体的学习方向,妹妹重新看待图书馆,跳脱儿童区探索其他区域,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始知道阅读怎么丰富她的兴趣、她的生活。有时候借回家的书没翻几页,也有些太爱不释手就要求我买下收藏,就这样一点一滴建立属于她自己的选书风格。

这样再过了一学期,妹妹已经摸清楚自己的兴趣和阅读方式,阅读卡上渐渐不再只有规定的五本书,也不再只挑轻松的绘本写,一切随心所欲,或多或少、或快或慢,都不再是定义她阅读能力的任何证据。

这一路走来最大的收获并非如何建立孩子的阅读习惯,反倒是再次提醒自己做得太多、太积极的老毛病容易让事情本末倒置,唯有停下汲汲营营的功利思考,分享自己对阅读的乐趣和热情,才能让孩子知道书本对她的意义何在,或许才有可能将阅读深植在她的人生里。

(本文节选自《世上没有理想的父母——爱平凡的孩子,才是父母最大的责任》)

编辑:邱邱
数字报

别让有用毁了阅读的乐趣

金羊网  作者:洪琼君  2017-11-27

《世上没有理想的父母——爱平凡的孩子,才是父母最大的责任》 罗怡君 著广东经济出版社2017年10月,定价:39.80元

□洪琼君

自从提倡阅读成为教育的重点政策后,让孩子喜爱阅读——就是家长们的重大焦虑来源之一。从学龄前,图书馆就开始推动“阅读起步走”,提醒爸妈亲子共读;上小学后,阅读心得单更是每周必写,专家学者也一再强调阅读力会影响将来的学习成效……但是,家长明明已经和学校老师里应外合,也听从专家建议在家布置阅读角落,怎么还是不见孩子爱上阅读,一本接一本地陶醉在书香世界里?

别怀疑,我也曾有过这么挫折的心路历程。

从妹妹两三岁开始,我们就有睡前的说故事时间,每周固定和孩子到图书馆挑书借书,或者买自己也喜欢的绘本跟她分享;妹妹习惯这样的生活模式后,晚上会主动捧着绘本来找我,让我误以为她对书的兴趣也很浓厚。

上小学后,一开学,老师便发了黄色的阅读学习卡,规定一周最少阅读几本,并奖励集点拿奖状。一开始妹妹还兴致勃勃地赶进度,想提早获得荣誉,但很快地,一两个月后就索然无味,除了老师规定的本数之外,再也不会主动拿书。甚至有一天妹妹竟然为了写阅读心得单闹别扭,正式跟我说“她不喜欢阅读”。

这消息有如晴天霹雳,打碎我自以为是的阅读大梦。这让我心情低迷了好一阵子,百思不得其解——到底哪里做得不够。直到那天在书店儿童区的这段对话,让我灵光乍现。

“妈,我可以买书吗?”一位看起来像中年级的男孩开口。

“可以啊,喜欢看书是件好事,去挑去挑。”

过了一会儿,孩子兴冲冲跑来。

“我选好了,就买这三本。”

妈妈接过三本书,随手翻了一翻,对其中一本眉头皱了起来:

“弟弟,这一本是在讲什么啊?”

“喔,这本很特别,是在写一只会写诗的小松鼠。”

“啊?好奇怪喔,里面有什么科学还是生物知识吗?”妈妈问。

“没有……”我看到男孩失望的表情,大概他已经知道后续发展了。

“那去换一本吧,这种好笑的书图书馆借来看看就好,去买一些有用的书。”

喔!难道就是这些有用的书把我的孩子挡在阅读的门外?

说好的“你喜欢就好”呢?

我回想起自己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你喜欢看就好,什么都可以。”既然这样,怎么还会有孩子不爱阅读?

说归说,也许实际上我们也不如自己说的开放,孩子的选择没有想象中的多。

不论是网络还是实体书店,各种实用读物总是热卖畅销;为了让孩子热爱阅读,我们费尽心思把各种学科知识通过漫画、侦探、搞笑、拟人手法植入其中,甚至搭配APP应用软件等各种“重口味”的学习方式,只希望能成功塞给孩子对考试有帮助的书。

走进任何一间图书馆,传统索书号的分类方法无法帮助孩子快速找到有兴趣的主题,若孩子没有寻找既有的分类主题(如:恐龙、昆虫、历史人物),那么想要在茫茫书海里找到自己喜欢的书不是容易的事;当孩子正在摸索兴趣、培养阅读喜好的时候,找不到自己有兴趣的书,就成为第一个挫折孩子的原因。

若再加上功能性阅读成为主流口味,让出版社变本加厉地偏好出版某种类别,更多孩子便失去了建立自我阅读品位的机会。这些课外读物其实跟课本相差不远,即使某些孩子看似热爱阅读,却也可能渐渐失去鉴别内容的能力,导致严重的信息偏食而不自知。

阅读单和心得单的副作用

另外一个关键则是学习单、心得单这些外在推力的出现。

尚未有这两样作业出现前,阅读是很自然的行为:心情好就多翻几页或多念几本,更想做别的事就暂时停止;没有固定的进度,当然也不会有必须完成的压力。

就妹妹本身的经验来看,急着想在时间内完成作业的心情,早已取代单纯享受阅读的随兴,阅读已经不再是一项可以自己选择的活动,反而被视为是学校的功课或作业。

对于原本就热爱阅读的孩子来说,是作业还是活动根本没有差别,但对于尚在摸索阅读口味,或者刚开始频繁接触课外书的孩子们来说,作业规定的阅读频率并没有因人而异,当自己无法决定学习的节奏时,显然成为打坏胃口的主要原因。

放下对喜爱阅读的行为想象

这世上当然有非常喜欢阅读的孩子,而且随处可见,他们着迷于书本里的故事、涉猎领域甚广,什么主题都能翻一翻。

我自己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孩子,然而一旦我们心中有这样的角色,就越不容易跳脱出来理解孩子的困难,到底怎样才算喜爱阅读?要读多少才是有阅读习惯?还是我们根本不该有这个问题?

我似乎找到调整的方向。妹妹仍旧得面对每周的阅读卡和学习单,因此第一步先尝试把阅读活动和作业分开,让妹妹重新掌握决定阅读的自由。妹妹先以最快完成作业为前提,挑选五本绘本念完填上,安了自己写完作业的心之后,才能回到从容悠闲的状态,可以慢慢挑书、细细品味、用自己的方法读完一本书。

第二步则是协助妹妹找到自己有兴趣的书,让阅读的动力来自内心的求知与好奇。接下来好一阵子我刻意只字不提读书这件事,只专注挖掘妹妹有兴趣的活动,例如:捏陶、赏鸟、画画,一旦确认兴趣再自然而然地找书查数据,有好几次妹妹忍不住惊呼:“我都不知道有这种书耶!”

有了具体的学习方向,妹妹重新看待图书馆,跳脱儿童区探索其他区域,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始知道阅读怎么丰富她的兴趣、她的生活。有时候借回家的书没翻几页,也有些太爱不释手就要求我买下收藏,就这样一点一滴建立属于她自己的选书风格。

这样再过了一学期,妹妹已经摸清楚自己的兴趣和阅读方式,阅读卡上渐渐不再只有规定的五本书,也不再只挑轻松的绘本写,一切随心所欲,或多或少、或快或慢,都不再是定义她阅读能力的任何证据。

这一路走来最大的收获并非如何建立孩子的阅读习惯,反倒是再次提醒自己做得太多、太积极的老毛病容易让事情本末倒置,唯有停下汲汲营营的功利思考,分享自己对阅读的乐趣和热情,才能让孩子知道书本对她的意义何在,或许才有可能将阅读深植在她的人生里。

(本文节选自《世上没有理想的父母——爱平凡的孩子,才是父母最大的责任》)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