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文学作品中比喻的翻译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彭萍 发表时间:2017-11-08 10:07

谈文学作品中比喻的翻译——以《围城》为例

作者:彭萍(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中国文学是文化的重要载体,文学“走出去”是文化“走出去”的重要一环。如何翻译好文学作品,尤其是将文学作品中的比喻翻译成为英语读者接受的英文,这一点至关重要。

  李娜绘/光明图片

钱钟书的《围城》可谓一部新的“儒林外史”。作者以幽默、诙谐的笔调描述了20世纪30年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生存状态,深入细微地刻画了一个个生动的人物形象,其语言充满调侃的味道,常常于看似不经意间留给读者深刻的印象,其中一个个令人拍案叫绝的比喻,让整部作品展现出动人的语言魅力。

在翻译过程中,如果比喻中的喻体在两种语言中有着相同的联想意义,而且在目的语中能够找到对等的喻体,就可以采用直译的方法。这种情况往往说明两种语言所承载的文化有共同的地方。直译法既给译者省去了很多麻烦,又让译文的读者能够与原作产生共鸣。比如,“只有我们一对失恋的废物肯到那地方去,斜川家里有年轻美貌的太太”中的“废物”可以直接译成jilted rejects或者rejects,“我们新吃过女人的亏,都是惊弓之鸟,看见女人影子就怕了”中的“惊弓之鸟”可以直译为birds afraid of the bow,“可是你这一念温柔,已经心里下了情种”中的“下了情种”可以直接译为planted the seed of love。

如果比喻在目的语中找不到相同的喻体,但能够找到意义相同、用另一种喻体表达的比喻,则采取归化的译法。归化译法能让目的语读者在自己母语文化的背景下体会原语文化的魅力。比如,“我看李梅亭这讨厌家伙,肚子里没有什么货”中的“肚子里没有什么货”跟中国的“食”文化有着密切的关联,但是如果译成“have nothing in his stomach”,英语读者很难明白其中的内涵,所以只能转换视角,译成Li Meiting amounts to nothing或Li Meiting does not amount to anything。“这些大帽子活该留在你的社论里去哄你的读者”中“大帽子”是指“大话”或“不切实际的话”,而英语中的 high-flown talk与之意义完全对等。“训导长寻花问柳的榜样,我们学不来。”中的“寻花问柳”是一种委婉的说法,指“乱搞男女关系”,甚至“嫖娼”。而英语中用“house of ill repute”来比喻“妓院”,所以原文中的“寻花问柳”可以归化为“visit houses of ill repute”,“自己冒失寻衅,万一下不来台”中的“下不来台”用来比喻“在别人面前受窘又无法开脱”,而英语中out on a limb正好也比喻处境尴尬,孤立无援。

如果在目的语中找不到对应的喻体,也找不到有类似意义的其他喻体,而且译者希望向目的语读者传达原语文化,就可以采取异化译法。由于异化法是完全直译原语中的比喻,读者会感到陌生,所以不妨加上注解,使读者了解比喻的真正含义,从而了解原语的文化,又不至于造成误解。比如,“辛楣出路很多,进可以做官,退可以办报,也去坐冷板凳,我替他惋惜”中“坐冷板凳”比喻“因不受重视而担任清闲的职务”,可以直译为“sit on a cold bench”,但后面需要添加注释be neglected or ignored,既保留了汉语文化中的比喻形象,又让译文读者明白其中的意思,“鸿渐气的脸都发白,说苏文纨是半老徐娘”中的“半老徐娘”比喻“上了年纪但还装出一副年轻样子的女人”,可以先直译,后面添加注释:Old Lady Xu: an attractive middle-aged woman, from the story of Lady Xu a concubine of Emperor Yuan of

the Liang dynasty, who carried on amorous affairs even when she was quite old。这个注释能使英文读者明白“半老徐娘”所代表的形象,了解中国文化。

如果目的语中找不到对应的喻体,也找不到有类似意义的其他喻体,而且译者认为没有必要向读者介绍比喻背后的原语文化,或者认为用上述异化加注释法会使翻译显得罗嗦,担心读者对译文会失去兴趣,则不妨采用这种释义法,即在目的语中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把原文中的比喻解释出来。例如,“这姓赵的对自己无礼,是在吃醋,当自己是他的情敌”中的“吃醋”和“我该好好的谢你,为我找到饭碗”中的“饭碗”如果直译成“eat vinegar”和“rice bowl”一定会让英语读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此不如采用释义法,即将两个比喻的意思译出,成为jealous和job,显得通俗易懂。

“吃醋”和“饭碗”这样的比喻在汉语里使用得很频繁,意思也很通俗,而“坐冷板凳” 和“半老徐娘”这样的比喻都是有典故的,更具中国文化色彩。所以译者在处理这些比喻时,前者只是使用了释义译法,后者则使用了直译加注释的译法,有助于英语读者了解汉语的文化。当然,前文中的“肚子里没有什么货”和“坐冷板凳”也可以采取释义法,译成 not talented or learned at all 和be neglected。

在具体的翻译中,译者应根据自己的翻译目的和译文读者的文化期待对比喻进行灵活的处理,根据不同的情况从上述的四种方法中选择恰当的翻译方法。

《光明日报》( 2017年11月05日 12版)

编辑:邱邱
对《谈文学作品中比喻的翻译》表态
对《谈文学作品中比喻的翻译》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