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纸的慰藉

来源:金羊网 作者:明前茶 发表时间:2017-11-03 15:17

□明前茶

在东京银座有113年历史的老店伊东屋,我买了30多张和纸,花掉了一个高级电饭煲的钱。陪同我的日本朋友对我的痴迷见怪不怪,她说,曾经有开办温泉民宿的友人,在这里花掉了一辆轿车的钱。

没有人能抗拒日本和纸的美,每一张手工纸,从纹理到颜色,从手感到光泽,都不一样。“一个绝望到泪腺都干涸的人,只要看到地球上还有那么美的纸,也会感动得涌出泪来。”日本朋友是做抑郁症患者的救助工作的,在源自西方的救助理论都失效之后,她在医疗中心引入了“纸的愈疗”,通过辅导抑郁症患者做纸艺,写中国书法,来让他们充满冲突的内心世界变得安详。

只有看到唯美的和纸,摸到它非滑非涩的独特肌理,嗅见它淡淡散发的植物清香,你才能认可纸的确有这样的转化本领。因为在日本的和纸上,幽淡的落花消融在泥土里,漫天的清雪消融在山川上,仲秋的月光溶溶地为落叶送上最后一程,这样的场景都会在纸的肌理中真实展现。手抄纸的工艺自唐代传入日本之后,在近代中国已经被渐渐抛弃,但在日本,这种经过千淘百漉,保留了树木韧皮层独特拉伸力的纸,居然在衣食住行、冠婚葬祭等许多方面融入了老百姓的生活中。

“纸”日语里叫做“wasi”,发音与“神”相同,因而,造纸的人将自己的技艺上升到至高无上的高度,付出了百倍的虔诚之心。是的,风花雪月这些自然的恩典,无须你写诗作画,和纸上都已经有了隐隐的背景与气氛。

在山梨县,我看到了和纸制造的全过程。造纸需要煮料、挑拣杂质、捣捶成纸浆,加入黏质物后再进行“流滤”。“流滤”就是手工抄纸,匠人手持底部镶有竹帘的横木架,在滤缸里掬取纸浆并前后左右地晃动。竹帘均匀粘上纸浆后,倾倒在木板上,每两层纸浆之间需要垫一层布,放在阳光下晒干。再一层层小心揭开,再次阴干才算成功。

厂里的老师傅解释说,楮木和纸最为结实粗糙,和式房屋的拉门一般采用这种纸。黄瑞香造出的和纸,细滑迷人,日本纸币就是用黄瑞香制造的。而以雁皮为原料的和纸则兼具了结实细密的特性,如今经常用来制造女士手提包、拖鞋、眼镜盒、钱包、帽子,等等。这种雁皮纸手提包轻盈别致,自重不超过50克,背在身上让你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却能承载10公斤的内容物而岿然不动。更令人惊讶的是,包包用脏了,可漂洗,还可和你的棉麻衣服一样,放在烘干机里烘干。

而且随着使用时间的增加,包包会长出淡淡的皱褶来,仿佛岁月的痕迹,在一位有书卷气的中年女子的面庞上留存下来。

这样的纸,用后埋入土中也会迅速分解,不会给环境造成任何不良影响;甚至它燃烧后的灰也有着植物的清香,可以直接药用,洒在伤口上止血。

和纸,就这样走完了它的一生。它散发出的庄严与优美,让人不敢有任何的轻忽怠慢。日本朋友说,正是因为用上了和纸,她结束了轻浮虚荣的生活,意识到每天静下心来,单纯谦卑地生活、享受艺术、与她的病人相伴,是一件多么幸福又必要的事。

编辑:邱邱
对《和纸的慰藉》表态
对《和纸的慰藉》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