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泉与鸣沙山的启示

来源: 金羊网  发表时间: 2017-10-31 09:48

位于敦煌城南五公里处的鸣沙山,东起莫高窟,西至党河口,东西绵延40公里,南北宽约20公里,主峰海拔一千七百多米,山体由红、黄、绿、黑、白五色细沙堆积而成。从下面望去,山体像古埃及的一座座金字塔,金碧辉煌、巍峨壮观。走到上面眺望,山形环弯,错落有致,山脊挺括,宛如刀刃,阳光下一道道沙脊呈波纹状,明暗相同,层次分明。

站在鸣沙山的最高峰,感觉太阳就挂在头顶。蓝蓝的天空就如一顶巨大的帽子般向着沙漠扣下来,头顶蓝天的感觉这时体会最为真切。然而,向往峰巅、向往高处,结果峰巅只是一块刚能立足的狭地。正如余秋雨所描绘的那样,在峰巅,往往不能横行、不能直走,只能享受一时俯视之乐,却不能长久驻足安坐。既然山尖上不能久留,我知趣地赶紧下山,且听导游说,山下有更好看的月牙泉。

月牙泉像初五的一弯新月,落在茫茫黄沙里。泉不算太小,长三四百步,中间最宽处相当于一条中等河道。泉水清凉澄明、味美甘甜,在鸣沙山的怀抱中娴静地躺了几千年,虽常常受到狂风凶沙的侵蚀,却依然碧波荡漾、水声潺潺,实为天下一大奇观。

当地人把鸣沙山和月牙泉比喻为孪生兄弟,敦煌是他们的母亲。在我看来,鸣沙山和月牙泉应是一对情侣。鸣沙山粗犷、豪爽,似男性的雄健,而月牙泉娇小、文静,有着女性内敛、温柔的特征。其实,自然界的万物和人体里的阴阳平衡是一样的,都是对立统一、互为联系的哲学范畴。老子说,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易经》上也认为,一阴一阳之谓道,太极图是群经之首,是《易经》描述的宇宙模式图样。鸣沙山和月牙泉就是具体、生动地诠释了这一哲学命题,说明天地万物的阴阳,并不是绝对割裂、绝对对立的,而是分中有合、合中有分,既相互对垒,又相互渗透。

地质学家经过实地考察,认为月牙泉其实是古党河的一段河道。若干年前,古党河改道从鸣沙泉南麓西流,月牙泉作为一段残河,竟幸运地被保存下来。这幸运是否天意?不得而知。由于地下潜流仍在,泉眼仍在,所以至今仍有泉上涌,可谓大自然造化的神来之笔。

清泉自然形成,形如残月,分明就是天上月亮在沙漠上的印章。或者是天上银河里跌落在沙漠上的一只眼睛,明晃晃、亮晶晶,给茫茫黄沙荒原以生存和前行的信心。泉水的碧绿印着沙的金黄,山的梭角衬着水的温柔:于泉水、于沙山都是一种互补,实现阴阳平衡。

一阵风沙自远处带来浩荡的气势,形成冲天的沙阵,游人或紧紧掩住头,或急急逃窜躲避。但奇怪的是,风沙奔到月牙泉岸边便慢了脚步,旋即消散得无影无踪。我百思不得其解,是否风沙也怜惜这一泓清泉,也有怜香惜玉之美德?是否鸣沙山这位伟男子、真英雄,情不自禁发脾气、咆哮之时,看到心中的美人,也英雄气短?

流沙与清泉貌似中庸的平衡,也蕴藏着黑色的危险。上世纪70年代中期,当地因垦荒造田抽水灌溉及周边植被破坏,水土流失,导致敦煌地下水水位急剧下降。月牙泉存水最少是在1985年,平均水深仅为0.7至0.8米,泉中干涸见底竟能走人。后来,敦煌市采取应急措施,在月牙泉周边回灌河水补充水位,使月牙泉免于枯竭。

鸣沙山以山的坚硬存在着,月牙泉以泉的温柔存在着,打破了“沙漠不能有清泉,清泉旁容不下沙漠”的惯性思维,为我们编织了一个细水微澜与流火干渴对峙,荒漠与绿洲对峙,缥缈、虚幻与现实、沉重对峙,生命与死亡对峙的人间童话。

□尹 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