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文艺理论家钱谷融逝世,“不喜欢现当代文学”

来源:凤凰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9-30 11:32

  钱谷融

著名文艺理论家钱谷融先生9月28日晚9时08分在上海市华山医院逝世,享年99岁。

钱谷融,原名钱国荣,江苏武进(今常州武进区)人,长期从事文学理论和中国现代文学的研究与教学,2014年12月,获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获奖词评价他作为“现代文学研究领域影响深远的一代大家”,“理论、评论、赏析皆有传世的独特建树。”。钱谷融曾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文学研究所所长,《文艺理论研究》主编,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著有《论“文学是人学”》、《文学的魅力》、《散淡人生》、《<雷雨>人物谈》等。

今年9月28日是钱谷融先生虚岁99岁生日。当天上午,他的家人、学生都来到华山医院病房为先生祝寿、合影留念,先生精神也很好。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倪文尖在微信上说,下午去探望钱先生时,情况不太好,但神志清醒,“还让我们早点回。”华师大校方原计划是在10月28日举办校级会议,为钱先生祝寿,最近也一直在忙着筹备此事。

9月28日上午,医务人员为钱谷融过生日,普陀区电视台也前来报道。他很高兴,还自己切了蛋糕。钱谷融先生的保姆说,“9月28日,大家给他祝寿,他也很高兴,但可能也累了。到了傍晚的时候,他让我们把窗帘拉上要休息,然后就昏迷了。”华山医院负责照料钱先生的一位护士说,虽然平时交流不多,但先生很乐观,每次去打针发药都是笑嘻嘻,他心衰很厉害,还有其他病被限制喝水,“有两天他和我们说,好想吃冰激凌。”

钱谷融以现代文学批评名世,最爱的却是魏晋文学。余嘉锡版的《世说新语》一直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领域,“北王南钱”声誉卓著。“北王”指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辞世的北京大学教授王瑶先生。“南钱”指的正是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钱谷融先生。钱谷融以现代文学批评名世,但最爱的却是魏晋文学。余嘉锡版的《世说新语》一直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在中文系任教时,钱谷融教授的是现当代文学课程。但他表示“我是实在不喜欢现当代文学的。”而对于不喜欢的原因,钱先生认为“主要还是文章不好,除了鲁迅和周作人,其他都不大喜欢。”

但他说自己喜欢魏晋文学,倒是很有迹可循。“伍叔傥先生是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人。”钱谷融在中央大学念书时,中文系的老师伍叔傥就很爱好汉魏六朝文学,自称就是做“衰”文的(苏东坡说韩愈“文起八代之衰”)。

“文学就是人学”在60年前的提出曾为钱老召来许多麻烦。1957年,华东师范大学召开了一次大规模的学术讨论会,钱老于那年2月初写成了《论“文学是人学”》一文。之后,钱谷融受到批判。如今,这已经成为当代文学的一个事件。

“只有一个大四毕业班的学生,我的学生陈伯海最后站出来为我辩护了几句,我感到很敬佩”,他回忆说。受批后,钱先生曾经几次胃出血,他甚至动过自杀的念头,“第一次受批判特别受不了,特别在开始的时候,甚至想过自杀,(看到)许多年纪比我大很有威望的人都在被批判,就想开了。”

“文学就是人学也不是我提的,最早是知道高尔基有把文学叫做人学的意思,我认为他有这样的意思,所以就写了。后来接受许杰老师的建议,把论文题目写成《论"文学是人学"》,原来以为写个“论”字就不会有太大麻烦,但最后还是没有逃过。”但在钱先生看来,这次批判却有点因祸得福,意外批出了“名声”,他就是这么乐观。

“文学就是人学”批判风波还没有平息,钱谷融又凭着自己的兴趣写了曹禺的《〈雷雨〉人物谈》。“当时我从来没有想过是否要担心再批判,我是因为自己不错所以才写,就算是批判了我也不认为是错的。”之后钱老遭受批斗十多年,期间四次胃大出血,“不过最后一次1968年大出血后就从来没有犯病了,老了身体反而好了。”钱老对所有都那么乐观。“但这些我都无所谓。后来学校要开批判大会,都提我钱谷融来批判,我都习惯,无所谓!”钱老曾说。

钱先生认为,做学问和做人一样,第一要正直,第二要诚恳,做人不能弄虚作假,读书尤其不该弄虚作假。两篇文章让钱先生遭到批判,一批就是38年,而他也因此当了38年的讲师。

钱谷融先生有下馆子的嗜好,甚至在一次批判会后,他“立刻与家人一道,租乘三轮车外出下饭馆吃饭去了”。在三年前的一次采访中,钱谷融说:“我一般是半年吃一家,这半年里专门在这一家吃,下半年再换另一家。没几家,都吃遍了。”据说炒虾仁、炒鳝糊、砂锅鱼头和炭烤猪颈肉是钱谷融最爱的四道菜。“龙虾当然也爱吃,但太贵,吃不起”,他笑笑说。

编辑:小红
对《著名文艺理论家钱谷融逝世,“不喜欢现当代文学”》表态
对《著名文艺理论家钱谷融逝世,“不喜欢现当代文学”》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