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的颠覆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9-27 17:03

  杨小彦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

终于有机会去了一趟敦煌。

长期以来,此地都被称为“艺术圣殿”,去是一种朝拜。我算是研究和实践艺术的人了,却一直未曾去过,似乎应该被“开除”出这一领域。不过,“开除”之前,容我申辩几句:尽管内心对敦煌心向往之,但因为已成“圣殿”,反而没有去的动力,因为,我生性不喜凑热闹表热情,内心也不相信“圣殿”之类;其次,都已成了旅游胜地,就更不想去了,因为,大凡“胜地”,就一定是被包装,和原样没啥关系,去了,反而有损美好想象。

但这一次还是去了,因为“一带一路”国际版画展的邀请。站在伟大的莫高窟前,近距离体验上千年的人类杰作,亲眼目睹洞窟里精美的壁画和彩塑,听着讲解员用优美的声音作审美介绍,再联想参观前在数码球幕电影院中对整体面貌的欣赏式观看,以及会议对嘉宾的周到安排,一连串相互有关没关的关系突然在脑里跳出:因佛教东传而有了莫高窟,一直到晚清民初,这里一直是信众朝拜和僧人修行的地方。因王圆碌道士偶尔发现藏经洞,出土大量文书,才有了后来的“敦煌学”。

关键是,1907年,一个帝国主义分子过来了,连哄带骗,从可怜的王道士手上弄走了多数宝贝,带到国外,丰富了人家的东方学库藏。这个开拓者斯坦因是学者,是考古家,同时又是骗子?从他行为看,有这嫌疑。可人家不远万里,来到不毛之地,发现了伟大的文化,才有后续者的到来,才会把文书带到北京,让高高在上的京城文人高官知晓,匆忙下令上交。斯坦因是考古学家,远东古代文明史研究者,语言学家,哲学博士,王道士却只是一个可怜的底层和尚,从湖北麻城逃离饥荒来到此地谋生,活着就不容易了,还想着弄点烟火钱维修洞窟,搭建棚架,已经尽了责任,过多指责毫无意义。

反正,这之后就有了今天的一切。画家张大千和常书鸿过来了,于是有了“敦煌艺术”。学者过来了,于是有了研究所,积年累月,便有了“敦煌学”。之后,敦煌出大名了,可以说举世闻名,于是就有了旅游,有了每天接待上万人次的业绩,敦煌人以此为生,活得很滋润。

原来,敦煌的历史是这样的,后一个结果颠覆了前一个结果:旅游颠覆了敦煌,使敦煌变成了胜地;艺术颠覆了佛教,使洞窟变成了美术馆;研究颠覆了文书,使经卷变成了“敦煌学”。一个最原初的修行之地,不毛之地,沙漠的绿洲,东西方交往的节点,就这样,被人为地多次颠覆。于是乎,“敦煌”不再是敦煌,因为“敦煌”已经颠覆了敦煌自身。

编辑:林晓彦
对《敦煌的颠覆》表态
对《敦煌的颠覆》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