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今事汇书林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9-27 17:03

在电脑写作盛行的时代,写书法不易,理解书法史更难。刘涛新著《古今同观》,既解读书法技法,又通观中国书法史,更探索书法背后的人情世相,进入“知人论世”之境。

刘涛从事中国书法史、书法技法的教学和研究多年,撰有《书法谈丛》、《书法鉴赏》、《极简中国书法史》、《字里书外》等书。最近结集的《古今同观》一书,所记大体是书坛的古人今事。这些杂写有古有今,且是读书阅世的观感,故名“古今同观”。

从书迹中理解古人今事,非数十年沉浸书法的历史与现实世界不可。刘涛自序:“说书迹,无论古人今人,不管如何变,书体不出篆隶正草行,技法不外用笔结字。放到书写者生活的时代里比观,看其来龙去脉,大体可以把握他是如何写,又写得如何。做到米芾说的‘所论要在入人,不为溢辞’,不容易。”比如他深入地分析:苏轼盛赞欧阳修书法,与颜字有关。欧阳修学颜字,而苏轼对颜字推崇有加,说王羲之以后的大家当数颜真卿。苏轼说欧阳修写字“纵手而成,初不加意”,苏轼也是这一路,自称“点画信手烦推求”。知道欧、苏是这样的相通,苏轼对欧阳修书法的认同也就容易理解了。

刘涛透过现象看本质,使读者明了书法背后的实情。他观察过黄山谷与“苏字”的即和离:“黄山谷曾经学过‘苏字’,而且写得很相似。这一点,宋朝以后的书家都忽略了。”黄山谷是“苏门四学士”之一,他的诗歌创作并不看齐苏东坡。东坡是李太白之流,黄山谷却走向杜甫,而且是最早学杜甫诗法的。他写字却受了苏东坡的影响,四十余岁的几年间步趋苏字。但是,“黄山谷写字最终要走自己的路,一如他写诗不蹈袭东坡的风格,才能显示自己的价值。”黄山谷的书法,开始称得起自家笔墨的作品,不论行书草书,大字小字,出现在谪居黔州之后到迁居戎州的三年间。山谷“自成一家”的经验是,离开时人,走近古人。刘涛的这番评述,相信对学书法者多有启发。

书法史上颇多成见,导致陈陈相因。刘涛在研究书法史时,常常拔开浮云。他论八大山人的草书时说:“前朝‘一朝覆亡’,改朝换代可以在短期实现,但书法风尚的变迁较为缓慢,不会因为前朝灭亡而自动消失,需要几代人的渐次蜕变才能完成。比如晚明董其昌的书法,后人论及清初几十年间的书风,常说康熙酷爱董字,故天下流行董字。但是具体分析起来,董字在明末已经风靡,清初依然如此。与康熙的爱不爱没有一点关系。八大一生主要生活在清朝,早年就写得一手董其昌的行书,比康熙好董字早了好多年。八大的书法延续晚明风尚,比如好奇字,用异体,结字怪伟。”康熙酷爱董字而致其流行之成见,至此终结;而八大山人师承与创新,也分析得透彻明白。

一些大名鼎鼎的书家,所论也未必经得起推敲。比如康有为,他的书法自是书以人传,然而其早年名著《广艺舟双楫》所论之谬,学者早有举发,却不为世人注意,经刘涛列举,可见一斑。刘涛说:“康氏善于辞章,却沾染好说大话的陋习,喜好自我宣传,常有不实的炫耀之词。如光绪皇帝召见之事,如救驾之‘衣带诏’之类。‘康圣人’大言欺世习以为常,老来随口炫耀其能,就成了行家谈笑的昏话。”

刘涛分析世相,也理解人情。他在《谦退是一种智慧》中引金庸的事例:“记得是1995年,北大人与时俱进,邀请金庸到未名湖畔演讲。金庸的才华和阅历不在大学教授之下,大概大侠也知道自己的价值和影响力,他有足够的自信走上北大的讲坛……他用下面几句话作了开场白:‘人生四大糗事,班门弄斧,草堂赋诗,兰亭挥毫,北大讲学。’说得真绝!CCTV的名嘴也说不出这样精彩的话。”我曾和金庸访谈过两个下午,读至此段,深感这是刘涛的知人之论。

(《古今同观》,刘涛著,广东人民出版社)

编辑:林晓彦
对《古人今事汇书林》表态
对《古人今事汇书林》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