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挖宝再上交国家?别被盗墓小说忽悠了

来源: 光明网  发表时间: 2017-09-09 11:21

近年来,盗墓题材小说和改编自这些小说的网剧受到网友的追捧。就在不久前,改编自《鬼吹灯》系列的《鬼吹灯之黄皮子坟》在腾讯视频的总播放量就接近30亿次。然而,现实中出现一种美化盗墓的倾向,“考古等于盗墓挖宝再上交国家”一度也成为网络热门话题。现实中,公众对考古存在哪些误解?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倾向?在腾讯旗下“较真”平台近日举办的一场文物考古类沙龙上,众多考古与文博工作者们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

半数学生学考古竟是因为看了《鬼吹灯》

考古=挖宝再上交国家?别被盗墓小说忽悠了

  网络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海报

“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是你的第一志愿吗?”每年给新生上第一节课时,中央民族大学人类学研究所副所长、博物馆学教授潘守永都会先问学生这两个问题。

潘守永在课堂调查中发现,大约半数考古、文博等专业的学生在高考时都是填写的第一志愿。“现在不管是考古专业,还是文博专业,60%-70%都是女学生。问她们为什么选这个专业?理由是什么?很多都说是因为看了《鬼吹灯》。”

“我很感谢写《鬼吹灯》的作家,把考古这么枯燥的行当写得这么有趣,引这么多年轻人把考古作为终身事业。可惜的是,这些知识是有问题的。通过不正当的方式,了解了一个很正当的行当。”潘守永无奈地表示。

除了这两个问题,潘守永还会问考古文博专业的新生,你觉得你的专业是学什么的?很多学生的回答都是鉴定文物和挖墓。

他感慨,“等一年下来,当这些学生结束了一些专业课程,再和家里人谈自己所学专业的时候,大多数就会说,你们不要再问我鉴宝挖坟的事情了。我学的是考古,但是我鉴定不了文物,也从来没有挖过墓。”

35%的被调查者认为盗墓后只要上交文物就不违法

考古=挖宝再上交国家?别被盗墓小说忽悠了

  考古工作挖掘现场(图片来自网络)

考古=挖宝再上交国家?别被盗墓小说忽悠了

  被盗墓者盗取后的古代墓葬(图片来自网络)

“随机调查发现,社会大众多数不了解《文物保护法》,一部分人群法律意识比较淡漠,”中国人民大学考古文博系副教授、先秦考古教研室主任曹斌在自己的案例教学中,与学生们从考古学专业角度探讨了盗墓类题材影视作品风行的原因。

“有35%的被调查者认为盗墓后只要文物上交国家就是合法行为,特别是42%的女性都这样认为。”对这种错误的想法,曹斌感到无奈。调查发现,48%的群体能分辨出盗墓违法,但认为将文物上交属自首情节。这一观点在男性群体中占据大部分的比重,而在女性群体中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这样认为。由此可见,性别在对盗墓问题的认识上是重要因素。

与性别因素不同,曹斌与学生在调查中发现,受教育程度在盗墓问题上并没有体现出明显的差异。他表示,“我个人的生活观感也是,国内顶尖大学毕业生在理解盗墓违法行为方面,并没有体现出教育的价值,而普通民众的态度体现社会道德的有效性反而更明显。”

对于盗墓相关影视作品中的“地下世界”是否真实存在?曹斌认为,对于这一问题,多数都具有较为正确的态度。因为71%的群体认为影视作品中的“地下世界”大多数为虚构,只有少部分是真实的;有4%的人认为全是假的;但仍然有25%的人认为有少量虚构,但大部分比较真实。

国家广电部门是否应该限制盗墓题材影视作品的上映?调查发现,普通大众已经做出自己的选择,有57%的接受调查者认为有关部门审核应该更加严格,只允许价值观正确、虚构情节较少的影视作品上映,10%的受调查者直接指出此类影视作品价值导向不正确,应该限制。

大量盗墓题材小说和影视剧描写生动,画面精美,让受众对盗墓产生了某种程度的好感,一些年轻人甚至表示,“好想和主角们一起去盗墓”,一定程度上,让公众对盗墓与考古产生了概念的混淆。

曹斌解释,按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地下埋藏的文物,任何单位或者个人都不得私自发掘。虽然盗墓题材小说和影视剧的主角频频强调要将文物交还给国家,但实际上他们私自盗掘墓葬的行为就已经违反了法律。这很容易让观众认为,盗墓不要紧,只要最后把文物上交给国家就是无罪了,形成错误的价值导向。

“我觉得考古发掘是试验的过程,现在考古最多的就是配合基建,大家要住高楼,要住别墅,要修地铁,所以必须要挖。这些遗址挖出来就消失了,永远消失的遗址就是配合基建的。”在曹斌看来,考古并不直接研究文物吗,而是要通过文物,来研究古代社会。考古学作为人文学科,对于普通人来说,考古学解决的是人类最基本的精神需求。

盗墓在营销,而考古还在宣传

去年,《盗墓笔记》电影版上映,网上流传的一张该片的宣传图解,让公众考古新媒体“挖啥呢”创始人奚牧凉印象深刻。

“从宣传期,到上映后,具体到每一天,具体到每一个平台,具体到推不同的话题,非常详细。让我发现,我们的考古一直是在宣传,但是盗墓却是在营销。”奚牧凉认为,《盗墓笔记》之所以获得了高票房,只能说明盗墓文化跟公众的某种心态形成了契合,于是有一群人跟随这个风潮去做这部分公众想要的东西。

奚牧凉表示,“作为公众考古研究者,我们反复的讲考古不是盗墓,为什么到现在,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反而显得越来越严重呢?我的感觉就是汗颜,我们没有做好本职应该做好的事情,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如何消除公众对考古的误解?他认为,考古和文博这个行业契合了公众内心深处的情感需求,与其让公众关注,不如让公众感到好奇。与其教育观众考古知识,不如尽可能地向公众分享考古文化。

他指出一个普遍的现象,说明片面的教育远远不够。当我们去博物馆的时候,总是看到有些孩子看不懂文物,家长往往会这样说,这个东西可能是什么,又可能是什么,成人总是把拼凑起来的考古知识强行地告诉孩子。博物馆的展柜里放了很多图片,很多讲解,希望教育参观者,可是人是如此固执,不愿听别人的讲解,会把自己的错误认识反复叠加,而且认为这件事情是无关紧要的。

他认为,“这不是说公众考古不要教育,也不是让考古跟着潮流走。公众考古是要在自上而下的教育模式之外,还可能存在着一种机会,一种双向的、平等的、互惠互利的模式,我们称之为分享模式。”

“我们可以要用分享模式来提供一种新的可能,来解决公众考古中面临的很多问题。在大家平起平坐的状态下,交换我们的知识,在这个过程中,公众获得他们想要的开心、快乐,我们也把知识分享给别人。”现在流行讲生活方式,奚牧凉认为,考古文博有也有可能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如果有一天,去博物馆就像大家去运动健身和看电影一样,成为一种必须要做的事情,也就不需要担心公众会认为考古就是盗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