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下的清幽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8-23 11:17

  钟红明 上海《收获》杂志副主编

长居日本的朋友说,夏天去关西地区,热啊。因为小女早早在网上买了8月份一位日本小说家的大辞展的入场券,所以只能展览期间去大阪京都奈良一游。恰逢日本盂兰盆节,是祭祀祖先、祭拜孤魂野鬼的日子,放长假,所以到处摩肩接踵。幸好,我的行程里,多有小而幽静的去处,比如京都府下的宇治市。

漫步越过宇治川,沿着鸟居的参道走到头,是日本最古老的神社之一——宇治上神社。上神社非常朴素,拜殿屋顶为桧皮葺,缒山形,民间建筑的式样,据研究人员对这座建筑的木材进行科学的分析后得知,木材采伐于1215年,是典型的镰仓时代的木造建筑。祭奉应神天皇和两位皇太子。在殿旁看见沙堆,问询后得知,是祭奠仪式的时候,人们一捧一捧带来神社,经历日月风雨,待到节日时撒到神社里的各个角落,护佑平安。由神社往清幽处步行,是《源氏物语》的博物馆。

再次走过宇治桥——他们口中古老而优美的日本桥,宇治川的河水依旧平静,穿过幽静窄窄的小巷,来到平等院。映入眼帘的,是华丽的“凤凰堂”。长德四年(998),摄政和太政大臣藤原道长得此地构筑园宅,他的儿子藤原赖通改为寺院,供奉阿弥陀如来。据说,是当时一位贵族在梦中见到了极乐净土,照此建了这座凤凰堂——一湖清水,一座弯弯的桥,连接着一座建筑,正殿屋顶正脊两端各置一铜凤,正殿为凤身,左右廊为凤翅,后廊是凤尾,富于变化和动感。灿烂的阳光下,倒影尤其美丽。

日本人把参观安排得很有仪式感,进入凤凰堂需要另外购票,票上是预约进入的时间,然后站在大树下听了各种注意事项,脱下鞋子,才在期待中进入凤凰堂。巨大的佛像是木制的,离地6米高,涂了漆,镀了金,壁上52座飞天,形态各异,手持乐器,其中26座真品。凤凰堂门和木墙上的板绘,据说起源于平安时代,运用的是一种晕染的绘画方法,明暗朦胧,深深浅浅的绿表达的是春天烟雾围绕不同远近的森林植被。因为氧化,已经非常黯淡了。其他飞天真品放置在凤凰堂边上的陈列馆中,我们站在铜雕凤凰的陈列橱窗前,拿出一万日元,它的图案就印在上面。十元日币上也有。而陈列馆里那些飞天的真品,得以近观,微妙的表情,精细地呈现出来,异常美丽。

黄昏了,暮霭中,宇治川边,以一杯宇治抹茶,告别这里的清幽,却带走一份美丽的记忆。

编辑:林晓彦
对《烈焰下的清幽》表态
对《烈焰下的清幽》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