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华侨会所的意义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8-23 11:17

杨小彦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

坐落在温哥华唐人街附近有一家华侨会所,叫伍胥山会所。会所是一栋三层楼的旧房子,伍家当年设立,为族人提供方便。看资料知道,房子是1920年购下的,价格9700余元,由族人集资。看保留下来的章程和账单,知道族人出资不容易,5元已是多的了,大多只有1元。主人带我上三楼,是典型的阁楼,楼高仅2米,两边是斜向中间的屋顶。据说当年这里最多时住有20多人,每人一张床位,月租1.5元。可想当年之艰辛困苦。

看着眼前的阁楼,无缘由的,我突然想起一个已去世多年的老教授,他叫伍家麟,中山大学外语学院英语教授。多年前他的后人筹钱为其出版文集,我买了一本,回来看介绍,才知道这个伍教授在加拿大温哥华长大,读小学、中学,考上UBC社会学系,读本科和硕士。毕业后,也就是上世纪20年代,只身一人回到广州,在岭南大学社会学系任教。文集里有几篇文章颇有意思,一篇是对当年广州人力车夫的调查,一篇是对康乐园经济状况的调查。方法是实证的,有详细的数据统计,包括人口、收入、劳动强度,等等,由此增加了我对当年广州的了解。解放后高校调整,岭南大学并入中山大学,不久取消社会学系,伍教授只能到外语系教英语。尽管那时运动不断,似乎也没有受到太可怕的折磨,默默无闻终此一生。我站在伍胥山会所现场,心想,这位伍教授当年也可能在这生活过,因学有所成,遂回国报效,下半辈子生活在广州。由于有这样一番想象,本来一家旧式会所,便在内心生动了起来,至少和中山大学有了联系。

我想,伍胥山会所只是当年温哥华老华侨众多会所的一家。早年中国人出来北美谋生,环境不理想,有排华法案压着,一切都只能从头开始,一点点积累,先行生活下来,再寻找机会发展。今天华人出来,财大气粗的正不知多少。新华侨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古老的故事,以及故事后面不幸的人生?

我走出伍胥山会所,看着湛蓝的天空,突然有一种历史感充塞着,却说不出意义。

编辑:林晓彦
对《温哥华华侨会所的意义》表态
对《温哥华华侨会所的意义》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