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作家,守住创作的初心

来源:金羊网 作者:朱绍杰 吕敏 发表时间:2017-08-20 18:42

90后作家,守住创作的初心

  第六届南方文学周活动现场 吴小攀 摄

90后作家,守住创作的初心

□本版撰文 金羊网记者 朱绍杰 实习生 吕 敏

制图/伍岩龙

八月,广东有几场活动都与90后作家有关。8月11日-13日,由花城出版社主办的“锐·小说”作者相关系列活动在广州、东莞举行,自2015年盛夏迄今已推出“锐小说”三辑共计17部作品;8月14日,“同推90后青年作家论坛”在广州南国书香节上举行,六位来自全国各地的90后青年作家代表与当代资深作家及评论家进行对话,该论坛由《作品》杂志社主办,会后首发90后作者小说集《近似无止境的徒步》,期间还举办了广州90后作者培训班、“广东高校大学生文学培训班”等。

创作者谈

林为攀(90后作家):

媒介的转变使文学更易于传播

90后作家,守住创作的初心

羊城晚报:您写作的来源在哪里?

林为攀:我没有仔细去思考自己的写作到底来源于哪里。但梳理自己写过的这些小说来看,我觉得可以分为三个部分:一、童年的乡村生活;二、阅读过的书籍和看过的影片;三、最近几年在北京生活的感受。我觉得这三者成了我写作的方向标,即写作源泉。童年让我能认清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每当我在当下感到无所适从时,我都会想回到最纯真的那段童年时光,可以说童年有点像我的避难所。书籍和影片则给我提供了一个与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让我明白现在所处的当下并没有看上去的那般乏味,有时候也能够精彩纷呈,尤其是在精神层面上,更是能得到极大的满足和享受。至于在北京的生活感受,更多的还是和物质层面息息相关,毕竟“北漂”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容易,很多时候还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通过这番梳理,我才稍微明白自己写作的源泉首先是对于纯真无邪的怀念,其次是对精神世界的塑造,最后才是关乎生计的奔波。这三者缺一不可,互相依存。

羊城晚报:很多国内外大家都有自己独特、有辨识度的写作风格。对于新生代作家而言,您认为自己需要建立辨识度吗?

林为攀:风格对作家来说,重要程度不让于小说内容。我非常希望自己也能具有区别于他人的风格,尤其在这个作家多如牛毛的时代,只有具备自己独特的风格,才不至于让读者“乱花渐欲迷人眼”,但要形成自己真正的风格又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这不是我本人想不想的问题,重要的是自己能否达到的问题。不过我相信,假以时日,我会形成自己的风格的。

羊城晚报:如何处理在写作上想求新求变与建立辨识度、构筑个人风格之间的平衡?

林为攀:这是一个很常见的问题,虽然我确实希望自己能求新求变,叙事风格也能多变,但对每一个作家来说,都有自己的偏好,比如某个主题,某种叙述腔调,都会在下次写作的时候天然地涉及,而且这些熟悉的母题和腔调是让作家感到最安全的港湾。因此要让作家割舍这些,说实话非常困难,需要强大的决心和过人的勇气。不过我想,有时候即便主题类似,也可以在叙述手法上有所变化,有时候即便叙述手法相同,也可以表现不一样的主题。或许只有真正到了这个阶段,才能形成自己真正的辨识度。

羊城晚报:您在论坛上提到小说和散文边界的问题,也提到下一个写作计划是打破散文和小说形式的尝试。是什么令您有这样的想法?

林为攀:这个想法是我在看汪曾祺的小说时想到的,通过他的小说,我回顾了很多明清小品文,发现这些小品文大都是抒发个人的看法。对小说来说,看法没有这么重要,但这些散文闲适的笔调在小说方面又很稀缺,所以我就想着能否借散文之长,补小说之短。当然,这还是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最终实现。至于如何探索和尝试,说得再多都不及坐下来亲自去写来得有说服力。

羊城晚报:怎么看待文学的代际划分问题?

林为攀:代际划分问题是一个经常会引起争论的问题,因为每个人的立场和观点都不一样,所以不可能会得出完全一样的结论。仅以我个人为例,其实我是非常不喜欢这种代际划分的,与其说这是一个文学的问题,不如说更像一个宣传方面的问题,因为这种划分办法简单明了,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比用一个年龄段划分一群作家方便吗?所以用年龄段划分是一个“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办法。

羊城晚报:网络时代对小说创作有怎么样的影响?

林为攀:几乎所有人都说,现在是一个网络时代,人们的注意力都被碎片化的东西吸引,尤其在小说这块,更是喊出“文学已死”的口号。但我觉得这都是杞人忧天,媒介的改变几乎是一个定论,这不作讨论。我们需要讨论的是,是否媒介改变了小说自然就会消亡的问题。我认为不会,就像难道纸发明了后,刻在竹简上的文章会消失?不但不会,还会更加易于传播。而且不管媒介如何转变,该怎么写小说还是会怎么写小说,会看小说的还是会看小说。所以,媒介的转变非但不会影响小说创作,在某种程度来说,对小说写作会是一个好事,对阅读小说更是一件好事,不仅方便了作家,也方便了读者。

徐晓(90后作家):

90后的创作中有新鲜的气息

90后作家,守住创作的初心

羊城晚报:您笔下的90后的校园生活与现实中的校园生活有什么不同?

徐晓:现实中的校园生活涵盖方方面面,是极其丰富多彩的,而我的小说中的校园生活只是取了几个侧重点,主要是以校园为背景来写书写人生百态。校园生活并不是我写作的唯一阵地,将来我的长篇小说创作不会局限在校园题材。

羊城晚报:从《爱上你几乎就幸福了》到《请你抱紧我》,讲述了独立女大学生的故事,也体现某种现代女性意识。您是否认为这是90后作家、甚至90后天然具备的意识?

徐晓:女性意识不仅仅是90后独有的,而是每一代的女性都会有的,而现代女性意识则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地丰富着。在小说中表现出现代女性意识的作家,太多了。90后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价值观,表现女性意识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

羊城晚报:您在意别人对您写作的评价吗?

徐晓:不在意。当一部文学作品问世之后,它就是一种客观存在,必然要面临各种不同的评价,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我认为,一部文学作品受到的争议越多,表明其越具有独特性。

羊城晚报:作为在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90后,你何以依然坚持选择创作长篇小说?

徐晓:创作长篇小说对我意味着攀登巍峨的高山,我喜欢做这样极具诱惑力和挑战性的事情。长篇小说能容纳特别多的东西,它的包容性、丰富性、复杂性都让我为之着迷。对于未来的文学道路,我没有具体的计划。写作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将会一直写下去。

羊城晚报:90后在新诗创作和阅读上有哪些独特之处?

徐晓:我觉得在创作方面的独特之处表现在,90后们在用一种年轻人的视角和思维来看待自身及这个世界,他们的创作中有新鲜的气息。90后在阅读方面更加多元化、现代化。这只是大致情况。每个个体都是独特的,以年龄为依据来给一群人归类,是有失偏颇的。

1  2  


编辑:林明锋
数字报

90后作家,守住创作的初心

金羊网  作者:朱绍杰 吕敏  2017-08-20

90后作家,守住创作的初心

  第六届南方文学周活动现场 吴小攀 摄

90后作家,守住创作的初心

□本版撰文 金羊网记者 朱绍杰 实习生 吕 敏

制图/伍岩龙

八月,广东有几场活动都与90后作家有关。8月11日-13日,由花城出版社主办的“锐·小说”作者相关系列活动在广州、东莞举行,自2015年盛夏迄今已推出“锐小说”三辑共计17部作品;8月14日,“同推90后青年作家论坛”在广州南国书香节上举行,六位来自全国各地的90后青年作家代表与当代资深作家及评论家进行对话,该论坛由《作品》杂志社主办,会后首发90后作者小说集《近似无止境的徒步》,期间还举办了广州90后作者培训班、“广东高校大学生文学培训班”等。

创作者谈

林为攀(90后作家):

媒介的转变使文学更易于传播

90后作家,守住创作的初心

羊城晚报:您写作的来源在哪里?

林为攀:我没有仔细去思考自己的写作到底来源于哪里。但梳理自己写过的这些小说来看,我觉得可以分为三个部分:一、童年的乡村生活;二、阅读过的书籍和看过的影片;三、最近几年在北京生活的感受。我觉得这三者成了我写作的方向标,即写作源泉。童年让我能认清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每当我在当下感到无所适从时,我都会想回到最纯真的那段童年时光,可以说童年有点像我的避难所。书籍和影片则给我提供了一个与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让我明白现在所处的当下并没有看上去的那般乏味,有时候也能够精彩纷呈,尤其是在精神层面上,更是能得到极大的满足和享受。至于在北京的生活感受,更多的还是和物质层面息息相关,毕竟“北漂”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容易,很多时候还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通过这番梳理,我才稍微明白自己写作的源泉首先是对于纯真无邪的怀念,其次是对精神世界的塑造,最后才是关乎生计的奔波。这三者缺一不可,互相依存。

羊城晚报:很多国内外大家都有自己独特、有辨识度的写作风格。对于新生代作家而言,您认为自己需要建立辨识度吗?

林为攀:风格对作家来说,重要程度不让于小说内容。我非常希望自己也能具有区别于他人的风格,尤其在这个作家多如牛毛的时代,只有具备自己独特的风格,才不至于让读者“乱花渐欲迷人眼”,但要形成自己真正的风格又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这不是我本人想不想的问题,重要的是自己能否达到的问题。不过我相信,假以时日,我会形成自己的风格的。

羊城晚报:如何处理在写作上想求新求变与建立辨识度、构筑个人风格之间的平衡?

林为攀:这是一个很常见的问题,虽然我确实希望自己能求新求变,叙事风格也能多变,但对每一个作家来说,都有自己的偏好,比如某个主题,某种叙述腔调,都会在下次写作的时候天然地涉及,而且这些熟悉的母题和腔调是让作家感到最安全的港湾。因此要让作家割舍这些,说实话非常困难,需要强大的决心和过人的勇气。不过我想,有时候即便主题类似,也可以在叙述手法上有所变化,有时候即便叙述手法相同,也可以表现不一样的主题。或许只有真正到了这个阶段,才能形成自己真正的辨识度。

羊城晚报:您在论坛上提到小说和散文边界的问题,也提到下一个写作计划是打破散文和小说形式的尝试。是什么令您有这样的想法?

林为攀:这个想法是我在看汪曾祺的小说时想到的,通过他的小说,我回顾了很多明清小品文,发现这些小品文大都是抒发个人的看法。对小说来说,看法没有这么重要,但这些散文闲适的笔调在小说方面又很稀缺,所以我就想着能否借散文之长,补小说之短。当然,这还是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最终实现。至于如何探索和尝试,说得再多都不及坐下来亲自去写来得有说服力。

羊城晚报:怎么看待文学的代际划分问题?

林为攀:代际划分问题是一个经常会引起争论的问题,因为每个人的立场和观点都不一样,所以不可能会得出完全一样的结论。仅以我个人为例,其实我是非常不喜欢这种代际划分的,与其说这是一个文学的问题,不如说更像一个宣传方面的问题,因为这种划分办法简单明了,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比用一个年龄段划分一群作家方便吗?所以用年龄段划分是一个“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办法。

羊城晚报:网络时代对小说创作有怎么样的影响?

林为攀:几乎所有人都说,现在是一个网络时代,人们的注意力都被碎片化的东西吸引,尤其在小说这块,更是喊出“文学已死”的口号。但我觉得这都是杞人忧天,媒介的改变几乎是一个定论,这不作讨论。我们需要讨论的是,是否媒介改变了小说自然就会消亡的问题。我认为不会,就像难道纸发明了后,刻在竹简上的文章会消失?不但不会,还会更加易于传播。而且不管媒介如何转变,该怎么写小说还是会怎么写小说,会看小说的还是会看小说。所以,媒介的转变非但不会影响小说创作,在某种程度来说,对小说写作会是一个好事,对阅读小说更是一件好事,不仅方便了作家,也方便了读者。

徐晓(90后作家):

90后的创作中有新鲜的气息

90后作家,守住创作的初心

羊城晚报:您笔下的90后的校园生活与现实中的校园生活有什么不同?

徐晓:现实中的校园生活涵盖方方面面,是极其丰富多彩的,而我的小说中的校园生活只是取了几个侧重点,主要是以校园为背景来写书写人生百态。校园生活并不是我写作的唯一阵地,将来我的长篇小说创作不会局限在校园题材。

羊城晚报:从《爱上你几乎就幸福了》到《请你抱紧我》,讲述了独立女大学生的故事,也体现某种现代女性意识。您是否认为这是90后作家、甚至90后天然具备的意识?

徐晓:女性意识不仅仅是90后独有的,而是每一代的女性都会有的,而现代女性意识则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地丰富着。在小说中表现出现代女性意识的作家,太多了。90后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价值观,表现女性意识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

羊城晚报:您在意别人对您写作的评价吗?

徐晓:不在意。当一部文学作品问世之后,它就是一种客观存在,必然要面临各种不同的评价,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我认为,一部文学作品受到的争议越多,表明其越具有独特性。

羊城晚报:作为在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90后,你何以依然坚持选择创作长篇小说?

徐晓:创作长篇小说对我意味着攀登巍峨的高山,我喜欢做这样极具诱惑力和挑战性的事情。长篇小说能容纳特别多的东西,它的包容性、丰富性、复杂性都让我为之着迷。对于未来的文学道路,我没有具体的计划。写作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将会一直写下去。

羊城晚报:90后在新诗创作和阅读上有哪些独特之处?

徐晓:我觉得在创作方面的独特之处表现在,90后们在用一种年轻人的视角和思维来看待自身及这个世界,他们的创作中有新鲜的气息。90后在阅读方面更加多元化、现代化。这只是大致情况。每个个体都是独特的,以年龄为依据来给一群人归类,是有失偏颇的。

1  2  


编辑:林明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