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呐喊:新兴木刻震撼人心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李公明 发表时间:2017-08-14 22:04

蔡迪支 桂林紧急疏散 木刻 1945年再现了1944年9月日本侵略军进攻桂林前夕民众紧急疏散的历史场景。扶老携幼涌向桂林北站等候火车北撤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扒窗口入车厢、用绳索拉上车顶……车站一片混乱。蔡迪支多次到车站现场目睹着这一幕历史惨剧,并画了速写。画面上的火车像是在逃难民众汇成的海洋中的几座孤岛,浩茫而无言的苦难感比起杀戮的场面更有历史的悲剧氛围。任何战争的历史首先是人民的苦难史,正是这幅作品的悲悯情怀。

李桦 民主进行曲 木刻 1947年是画家第二个创作高峰时期的代表作品。当时他积极投身于“反内战、反饥饿”的学生民主运动,反对国民党的独裁专制。在北京和上海两地刻制了大量木刻传单,并指导各校学生木刻团体的创作与宣传活动,在进步青年学生中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民主进行曲》是这批反对独裁、争取民主的主题创作中最激动人心的代表作,团结、勇敢前进和呐喊高歌成为民主运动的主旋律。

古元 烧毁地契 木刻 1947年描绘了一个具有强烈象征意义的历史情景:在地主的高门大宅前,火焰燃烧起来了,烧文书的火堆被描绘为一团腾空的烈焰,地契文书的灰烬在空中飞舞;更重要的是一个农民手里高举着马上就要投入火焰中的地契文书,周围的农民仰首欢呼,尽情跳跃起舞。这是中国农民从反抗者到胜利者的近乎完美的胜利图式。

黄新波 控诉 木刻 1947年针对1947年香港中英边界“四学童事件”而创作,当时香港新界的四个小学生在玩耍间不知不觉越过边界,被宝安县的国民党驻军打死。作为记者的黄新波悲愤不已,他一边追访新闻,一边构思创作出木刻《控诉》这件代表作。画中淌血的孩子们赤裸身体、紧握拳头,伸出双手紧抱着四个死去孩子的老妇人更是沉痛至表情木然,画面上流露的悲哀、愤怒是无声的控诉,震慑人心。这幅作品也明显地反映出黄新波受德国女版画家珂勒惠之的深刻影响,珂勒惠之的《妇人与死去的孩子》同样表现了失去儿子的哀痛与悲怆。

赖少其 怒吼着的中国 木刻 1936年这幅作品发表在《木刻界》第3期(1936年6月15日),画面描绘的情景是抗日军队正在列队前进,民众在队列旁跳跃欢呼与激情呐喊,画家以夸张的艺术语言强烈地表现了民众的抗日情绪。在李桦1935年创作的《怒吼吧中国》之后,以视觉图像表现抗击侵略者的愤怒呐喊成为新兴木刻运动的重要主旋律,赖少其的这幅作品则以其强烈的表现主义艺术语言而具有独特的感染力。

撰文/点评 李公明

以“百年”视角展示地域美术的发展历史,大型展事与学术研讨无疑应该戒除“假、大、空”的叙事话语与极度简单化、教条化的规训话语。

结合本次展览中的广东版画作品,有几个问题尤为值得思考:

首先,不应脱离“地方史境”(local context),必须强调在“地方史境”中研究艺术家的活动、作品、影响如何与地方社会的文化发展产生作用,在这种语境和作用中寻找有真正学术研究意义的“广东美术问题”。

例如,1934年6月在任教于广州市立美术学校的李桦倡议和组织下成立的“现代创作版画研究会”,在新兴木刻运动中产生过重要影响。研究会与鲁迅的紧密联系、内部的展览制度和公开出版的刊物,以及其成员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创作活动,至今仍亟待深入研究。

对于曾被反复宣传的重点作品,则应该结合“政治史境”和“地方史境”重新研读,发掘其容易被忽视、被遮蔽的另一面。例如胡一川的代表性作品《到前线去》(1932年),如果不认真研究当时中共的政治斗争与左翼文艺的真实联系,就无法确切弄清画面的人物的真实身份与“前线”的真实所指。又例如黄新波的《控诉》(1947年),离开当时发生在香港的真实事件也无法真正理解其深刻意义。

同时,应该关注地域美术与国际艺术思潮、人员交往以及跨文化激励与本土政治文化的相互作用与冲突等议题,在“国家”的美术史叙事中还原“地域”的本土性与“国际”的影响性。这从李桦、黄新波等人的留学日本、鲁迅通过友人在欧洲购买版画作品、德国表现主义版画对广东版画家的深刻影响等方面都得到充分证实。

最后,应该强调的是广东新兴木刻艺术家们面向真实人生、走向社会的十字街头,尽管他们在伤时忧国的精神与左翼政治运动之间有着比较宽广和复杂的精神光谱,但是其底色都是建立在人道主义和正义伦理之上,都是以不同的视角揭露民族危机、社会苦难,呼唤民主与反对独裁,为民族命运和社会正义的觉醒而呐喊。

编辑:林晓彦
对《觉醒呐喊:新兴木刻震撼人心》表态
对《觉醒呐喊:新兴木刻震撼人心》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