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秘密花园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黎武静 发表时间:2017-08-07 22:26

适才翻着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哗啦啦地随意一翻就翻到了结尾。末页上按印着红色的还书日期,一恍神,想起来我在本城图书馆已消磨过十数年光阴。

中学图书馆、大学图书馆、本城的图书馆,次第横亘在人生里,原来从不曾错过,不亦快哉。

图书馆和文学密不可分,它总是或隐或现地出现在世界文学史的名人轶事里。歌德盘桓魏玛的图书馆逾三十个春秋,算不上奇闻。因病困于一室的普鲁斯特,《追忆逝水年华》的缔造者,竟也和图书馆有一段似水流缘。原来在他多病的生涯里,亦曾去应聘马萨林图书馆的馆员,并被成功录用,虽然无薪无酬,虽然灰尘难以忍受,虽然普鲁斯特照例常常请病假。

图书馆是我的秘密花园,姹紫嫣红,韶光开遍。韩愈读书,“提要钩玄”,万取一收。苏轼读书,“八面受敌”,逐个击破。我躲在缤纷的花园里,横读竖读,都练得十行俱下,从厚读到薄,又从薄读到厚,反反复复找自己的小趣味。山后面,是另一座山。图书馆后面,是另一座图书馆。

还记得临毕业时,去火车站买回家的车票。买票后的回程路上,背包里塞着图书馆里借来的一摞书,手里还得陇望蜀地捧着一本,晃晃悠悠地在公交车上心不在焉地读着。青春明媚,阳光炽热,透过玻璃窗看窗外汹涌的人流,却想着手里这一本还了,就再也不能从学校的图书馆借书了,油然生出一股依依惜别之情。再见了,我的学生时代。再见了,我的图书馆。

后来寻到本城的图书馆,心花怒放。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曾想,初见竟有重逢般的惊喜。就这般栖身下来,常来常往。年少时一知半解,看学校里的图书馆室新书旧,同学们常笑里面旧书之多,日后有往他处继续求学的,当问其学校图书馆如何时,或许会答曰:“唉,原来还有更旧的书。”

本城的图书馆,旧书也多,新书也多。旧书有旧书的好,新书有新书的娇。尘封的颜色里有历史的呼吸,空白的册页里有崭新的历险。爱花者何论春兰秋菊,爱书者不以新旧为意。世间万般都好,开卷最高。丛笺软卷,香雪帘栊,人犹闲,茶尚温。

人生最难得酒逢知己千杯少,读书也是同样的情形。一本好书,就是一位好友,百读不厌。好在图书馆之大,总能寻到知己之书,知音之册。总有那么一位,对你的脾气禀性,怎么看怎么顺溜,怎么看怎么合心意。至于那不合心意的,不对脾气的,说不定是别人的知己呢。

编辑:林晓彦
对《我的秘密花园》表态
对《我的秘密花园》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