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言则嚏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青丝 发表时间:2017-08-07 22:26

 吉尼斯如果有保持时间最长风俗这一选项,打完喷嚏后的碎碎念一定会入选。我从小到大,凡看到有人打喷嚏,当事人嘴里都会下意识地唧咕几句,从不同的话语,还能看出各自的性情。有些臭美的男性会坏笑着说“哎呀,又有哪位嫁不出去的女人在背后说我了吧”,把内心自恋的小我,展露无遗。如果有人是在心情不好的情况下,则会骂一句“时衰鬼弄人”,意指自己走背运,还要受小人在背后用言语欺辱……都说亚马逊的蝴蝶挥动翅膀,能在德州掀起一场龙卷风,打喷嚏其实要更直接得多。

洪迈的《容斋随笔》说:“今人喷嚏不止者,必噀唾祝云‘有人说我’,妇人尤甚。”宋代的妇女打喷嚏,会认为是有人在背后中伤自己,于是会往地上吐唾沫,表示鄙弃。洪迈根据这一线索往上追溯,又从《诗经》“寤言不寐,愿言则嚏”找到了源头。汉代郑玄注曰:“我其忧悼而不能寐,汝思我心如是,我则嚏也。今俗人嚏,云‘人道我’,此古之遗语也。”早在先秦时期,人们打了喷嚏,就会煞有介事地咕哝一番,认为有人在说自己、想自己了。想想看,两千多年里,人们都在做同样一件事情的画面感,是多么的壮观。

不得不说,在两千多年的漫长时光里,一个小小的民风俗例,能够顽强地存留下来,且不怎么产生变易,是一件很令人惊叹的事情。至今在民间,小孩子若是打了喷嚏,旁边看护的老人就会说:“我家乖乖长命百岁。”宋代王易《燕北录》记载,辽国太后打喷嚏,身边的近侍臣僚就会齐声高呼“治夔离”,相当于汉语的“万岁”,即具有祷祝之意,保佑打喷嚏的人长命百岁。而且这种风气习尚,似乎还有往外拓展的迹象。社交媒体上有一个视频,国外一个刚满周岁的小奶娃,打完喷嚏后,也会奶声奶气地说一声“Oh,No!”看起来,就带有与“愿言则嚏”相似的叙事文化基因。

有观点认为,打喷嚏的一瞬间,仿若灵魂出窍,与性高潮很相似。这一观点是否有科学依据,尚有待验证,但打喷嚏与性扯到一起,却是有来历的。据古代的秘辛,宫廷从民间挑选秀女,为辨别之前是否有过性行为,会准备一个装满炭灰的盆子,令秀女跨立盆上,然后让人用羽毛头发,逗引秀女打喷嚏。如果打喷嚏的同时,盆里的炭灰没有被喷溅出来,即为处女。而在电影剧本里,打喷嚏与性相关的桥段,也是层出不穷。好莱坞电影《朋友也上床》,男女主角都有一些小怪癖,尤其是男主角,每至高潮就会打喷嚏,也是藉此内在叙事,为床戏增添情趣。

打喷嚏在传统文化中,与两耳发热、眼皮不停跳动一样,被视为不吉祥的征兆。故在各种故事里,如果想要调侃、嘲讽人,打喷嚏是最佳的动态范本。《儒林外史》里的郭孝子,在山中遇虎,差点被吃掉,结果老虎的胡子戳到鼻孔里,引出一个大喷嚏,把老虎吓跑了。王朔的《顽主》嘲讽一些文人的文风可笑,也故意用一种搞笑的方式表述:“人家不叫打喷嚏,这是比较粗俗的叫法,人家叫鼻黏膜受到刺激而引起的一种猛烈带声的喷气现象……”香港有一部喜剧《跳出去》,吴彦祖饰演一位哈佛毕业的整形医生,在吹嘘自己的整形效果完美、想要骗取客人信任时,不慎打了一个喷嚏,结果把自己的假鼻子喷了出去。接下来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他又一个喷嚏,假耳朵也被喷了出去……编剧明显就是用打喷嚏的尴尬情态,迎合观众的浅薄趣味。

当然,打喷嚏也不全与坏事有关,也有好事。女星王祖贤说她本来是单眼皮,有一天打了一个大喷嚏,揽镜一照,惊喜地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双眼皮。

编辑:林晓彦
对《愿言则嚏》表态
对《愿言则嚏》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