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宏大叙事到个体的真实再现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李才雄 发表时间:2017-08-07 22:26

广州市粤剧院演出的粤剧《刑场上的婚礼》,是以广州起义烈士周文雍、陈铁军的故事编演的新剧目。该剧充溢着革命理想激情,演出不乏剧场艺术光彩,尤以情节铺排的酣畅淋漓,写意传神的人物境界,富有创意的舞台技艺令人瞩目。

该剧前半段戏以一系列传奇性情节,集中展现了两位主人公的革命伦理意志和智慧,后半段为重场高潮戏,主要表现两位主人公在起义失败被捕后宁死不屈慷慨就义的英雄气概。剧中设置了严刑拷打、威逼利诱等惯常“桥段”,添加了陈铁军前婚约人万福海探监游说等情节,意在对主人公革命伦理意志的再强化,但在接下来高潮场面演绎中,主人公对革命理想的慷慨高歌和互诉衷情,既没有纠结自己,也没有悲悯恋人,更没有眷恋亲人,把“拼将碧血化宏图”的革命伦理意志被表现得淋漓尽致。但美中不足的是,剧目对审美客体“人”的认知、挖掘、开拓,仍局限于观念性层面,导致了剧中人物的审美内涵较为单一浅薄。

广东粤剧院的新戏《梦·红船》,演绎艺人邝三华设法振兴粤剧,习练、传承“高台照镜”舞台绝技的故事,剧中几个艺人之间的个体欲望追求,情感纠葛及闪露的灵魂格斗很有戏剧魅力,起伏有致的情节和浓厚的传奇色彩,以及不乏精彩的表演技艺等,都令观众保持观赏的兴趣和充满期待,若循此深入开掘下去,把探究人性,解读灵魂,展示人物复杂的心路历程等作为审美资源进行艺术呈现,相信以此能超越众多新编剧目肤浅寡趣的模式。可惜的是,在戏的后半段转以伪军官龙齐光投敌作恶行径作为铺垫过渡,设置红船子弟借演戏之机,引爆被迫为日军运送军火的红船与敌同归于尽的情节,并作为高潮大加渲染。由此,剧目从表现真实的个体生命活动向宏大叙事抒写转移,从人性审美转向突出价值宣扬,结果给剧目带来了明显硬伤。

振兴粤剧,传承“高台照镜”绝技,是为原先人物冲突的由来和主要动作线,重在对几个人物的情感纠葛心灵冲突的审美观照,但引爆红船的壮举,冲突的客体和性质都转移了,变为表现抗日意志与民族气节,造成了人物的欲望动机和剧目立意的前后游离断裂;其次是邝三华等决定引爆红船时,几乎所有艺人都英勇无畏地想着如何合力炸船与敌同归于尽,观念预设痕迹较明显;还有邝三华当时完全没有眷顾船上众多艺人的生命及其家人往后处境的意识,完全没有考虑在红船到达目的地之前,想方设法让部分艺人逃生以减少伤亡。如果人物这样想又这样做也都失败了,最后众多艺人不得不与敌同归于尽,才合乎人性情理,人物才更具“人”的色彩。

上述两出戏的编演,折映出新编剧目普遍存在的缺陷——人学认知的单一化表层化:剧目大多从既定的伦理或预设的观念出发进行人物塑造。作为个体的实在的人,其潜在的欲望与追求,各自的异质性、差异化与内在欠缺,遭遇的人生困境道德困境,无奈、悖谬又难以调和的生存状态等生命特性本体内容被忽视被淡化,明显凸现出剧目对“人”自身的审视与认知停留在表层,没有进入人性探究和人生真谛探求层面。

编辑:林晓彦
对《从宏大叙事到个体的真实再现》表态
对《从宏大叙事到个体的真实再现》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