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头的智慧和光芒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杨 勇 发表时间:2017-08-07 22:17

万物静默如谜,世界是神秘的,世界的秘密隐藏得那么深,但世界因为诗人更接近真相。作为诗人的黄金明,以一颗沧桑而广大的心灵感应着世界的脉搏和呼吸,在时间的河流之上,他面对广袤的天地开始了歌唱。他歌唱的不是事物的世界,而是意义的世界,他歌唱的不是世界的本身,而是世界的轮廓和投影:生命,死亡,洞穴,欲望,梦境,爱与恨,空间与时间。在《时间与河流》(花城出版社)这一本诗集里,“时间”和“河流”频繁出现。诗人对时间进行了深入体察,时间的河流几乎流经一切,它安慰一切,也摧毁一切。时间所过之处,万物枯荣交替,最后只剩下了时间和永恒,像他在《时间的论据》一诗中所说:“河岸坍塌了,而时光仍在流淌”。

《时间与河流》里收入了黄金明76首优秀诗作,不管是46首短诗,还是30首长诗,语言朴实精粹、锋锐有力、自然优美,想象力丰富,具有音乐的形式美,呈现出了一种堪称经典的品质。黄金明追求的是一种理性和感性共同合力的修辞学,诗行间甚至带着一种哲思的品质。他的语言已超越了精准的境界,而变得粗粝和混沌,因此具有了更多不确定性和神秘感,使读者的阅读如同一次次滑翔和历险,不时沉迷于诗歌中突然闪现的奇思妙想及惊世骇俗的隐喻。世界是神秘的,世界包罗万象,像盲人摸象一样,人类所能感知到的世界,仅是世界的某个部分。因此,诗歌对世界的揭示,包括一首诗在对世界细微处抽丝剥茧般的考察审视后诞生的过程,对于黄金明而言,既是神秘的,也是迷人的。

在黄金明的诗歌里,他把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赋予诸多事物,这是一种经历了诗人情感和心灵指认的事物,是想象中的事物,是超越了日常生活和日常经验的事物,充分体现了事物本质上的神秘和美感。他的诗歌并不纠缠于某一事物,也不局限于事物与事物之间的跳跃,而是充分运用隐喻、象征和暗示等修辞手法,避开客观事物和日常经验的束缚,回归感性的心灵世界和内在体验,巧妙地呈现出世界的神秘和真理。这样持之以恒的实践,使得他的诗歌拓宽了容量,他的诗歌安详而自足,像一个小世界一样包罗万象。“我反复地书写以完成那首诗/我重复地活着以成为那个人”(《一首诗之诞生及其意外》) ,在这个过程中,黄金明也逐渐成为了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毫无疑问,黄金明承受得起任何有关好诗人的评价。他思想活跃,精神旺盛,在写作导向上具有前瞻性、实验性和超越性。黄金明是一位站在源头上的诗人,他的原创性和独特性使他的诗歌布满了智慧的光芒。在他的诗作中,往日的记忆、眼前的感受和神性的昭示常常交融在一起,这种既模糊又清晰的经验呈现,这种对日常万事万物的经验梳理,提升到了精神和本质的层面,从而坚实而无限地触摸到了事物的核心。他瞥见过天地的缝隙,他发现了世界的隐秘,他体验着人间的磨难,他将个人世界与存在的独特联系体现在他独特的诗歌之中。

编辑:林晓彦
对《源头的智慧和光芒》表态
对《源头的智慧和光芒》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