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百老汇的诗意感染力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徐肖楠 徐培木 发表时间:2017-07-31 09:58

距离《欢乐颂2》大结局播出刚一周,作为热门关键词,闺蜜、友谊、爱情依然在社交媒体上被热捧。机缘巧合,《魔法坏女巫》的全球巡演团恰逢其时登陆广州,人们身着富于情味的晚装,怀着向往和期盼迎来首演之夜。

居于全球十大最壮丽的歌剧院第六位的广州大剧院里,一片热烈而激情的欢乐颂歌,展开了音乐剧的一切动人元素:幽默而深入人性的剧情,温情而欢乐热烈的歌舞,精致而壮丽辉煌的色彩,剧院现场打击乐和铜管乐的激昂旋律演绎推动着情节变化,时尚的音乐幻觉和温润婉转的歌曲诉说着故事,一切都与《欢乐颂2》的感受和风格迥然不同,百老汇魔法中的闺蜜、爱情与生活真理的故事降落广州,带来一个惊艳而动人、深情而梦幻的夜晚。

一进入剧场,童话故事的场景和氛围便呼之欲出,开场前,舞台灯光幽秘,舞台上方巨龙静卧,幕布上,那块奥兹国巨幅地图散发着神秘的绿色幽光,启幕后,巨龙苏醒,白女巫格琳达乘着水晶泡泡船悠然而来,那件镶嵌着十万枚珠片的公主裙辉映着格琳达的迷人光彩,让坐在剧场后排的观众都能感受到“至善女巫”闪耀的舞台魅力。

故事开始,扮演绿女巫艾芙芭的杰奎琳·休斯用她富有磁性的声音突出了一个不合群的女孩,她的嗓音时而沉定激情,具有对生命的穿透力;时而含情脉脉,流淌着对生活的向往和小女生的情思。扮演白女巫格琳达的卡利·安德森的声音变幻莫测,她会像小姑娘一样俏皮捣蛋,能像少女一样小鸟依人,还能放射出领导者的气魄,用歌剧式的高音演唱让全场臣服。

两位女主角的多次重唱是本剧备受瞩目的看点,那是一种只有亲临现场才能感受到的和声艺术与舞台对话艺术:从相见誓不两立的“What Is This Feeling”,到姐妹手足情深的“For Good”;从欢乐享受生活的“Popular”,到共同面对命运的“Defy Gravity”。锦上添花的,是饰演费耶罗的布莱德利·贾登的帅气加盟,虽然爱情戏并不是此剧的主线,但他与杰奎琳·休斯共唱一曲“As Long As You’re Mine”,依然是全剧最为深情、旋律感最强、最具感染力的歌曲之一。

女性密友的故事之所以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并反复成为文学、影视、戏剧作品的题材,是因为这是一种包罗万象、有着无限可能的关系,除了友情、小秘密、时尚装扮和常常演变为三角恋的爱情,这一关系更具有诗意感染力的意义,在于共同成长、共同面对命运的深厚情谊。

在对《魔法坏女巫》的剧本进行构思的过程中,剧组试图在小说原著的基础上发掘一个核心剧情,并围绕这一核心点对其它情节进行压缩和改编。对此,导演史蒂芬·施瓦茨曾经说过:“首先,我们把关注点集中在格琳达和艾芙芭这两个女性的友谊上,关注她们如何在各自性格的引导下走向不同的结局。”

格琳达和艾芙芭这两个女孩共同演绎了一个经典意义上的成长故事,她们一个柔韧温情而又心明如镜,一个执着尖锐而又坚守纯正,她们共同经历人间是非善恶和情感风雨。爱情纠葛与命运起伏让她们成长,两个女孩经历了对他人的人性之爱,也经历了自己的爱情,对生命和人生都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对真理与谎言、盲从与思考、人性与善恶、自我与关爱的反复体会,考验并锻炼了她们,让她们从单纯到成熟。

都市女孩情感再次在我们身边降落,但与都市情感中常见的个人叙事不同,《魔法坏女巫》中的两位女主角面对的,不再仅仅是个人的命运,而是整个奥兹国的命运、善与恶的人性选择。于是,精美如歌的爱与美的理想主义生存主题广阔展开,剧情由狭小有限的情感生活描写而构成了广泛生活的意味。在女性友情面对成长和人间的故事中,包含了很突出的追求理想生活的信念,写了一个很具体的闺蜜情感生活内容,但在人类爱与美的生存意味上,却与更普遍的生活观念和生存感受结合在一起,再次演绎并体现了人类生活与艺术的爱与美的永恒主题。

这是一种高于密友关系的、更加宏大的叙事,人类长久的美好生命精神在这个故事中变幻,把宏大叙事与情感生活、理想精神与个人命运结合在一起,甚至带着一丝沉重和自我反省——好心办坏事和刻意作恶是否应该被同等对待。作为延伸《绿野仙踪》的外传,《魔法坏女巫》被许多评论视为偏向成人化的作品,但它其实并没有脱离童话故事的基本内核与形式:通过描述一个带有童话意味而充满奇幻变化的世界,向人们昭示或引发人们去思考善与恶的本质和区别。

编辑:林晓彦
对《来自百老汇的诗意感染力》表态
对《来自百老汇的诗意感染力》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