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创作 要把握初心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吴小攀 发表时间:2017-07-31 09:44

  朱天心在香港书展上

□羊城晚报记者 吴小攀

羊城晚报:您很早就开始文学创作了,有没有一种统一的风格或因应怎样的因素而变化风格?

朱天心:写作风格上的转变很正常,三十多岁还活得和十五六岁一样,也太不长进了吧。我在写作时不会考虑读者接不接受的问题,文学创作要把握初心,不可能分神,要把读者、评论者、编辑都关在门外。

羊城晚报:和您的姐姐朱天文比起来,您的创作量似乎不大?

朱天心:急功近利之心会使小说很失败,尤其是写长篇小说的时候,要放下个人偏见,心平气和。年轻的时候我写出了《击壤歌》,我的一位老师说,这是一个“大观园”,但只是《红楼梦》的前八十回,后四十回如何变化还是未知,我记得他的提醒。产量小是不想重复自己,也不想重复别人;这就像到了一定年纪看书,很任性,打开一本书,觉得不够好,就不勉强自己看下去。

羊城晚报:你们“三三集刊”出了不少作家,后来有什么来往吗?

朱天心:其实大家个性不一样,比如蒋晓云,不太说话,我和她年纪相差不大,十几岁就认识了,但到现在也没说过什么话。其实,作家之间都比较自我,只要看作品大致就知道作者的状态了,并不需要说太多话,更不需要卿卿我我。

羊城晚报:您怎么看待文学的社会功能?

朱天心:有相当一段时间,台湾的文学要承担宣传、监督、代言等很多功用,作家的身份很多重。现在,社会分工细化,疏导、安慰人心的作用也有心理医生可以承担,文学似乎相对纯粹一些了。但是,也有很多专业领域的一些人,包括作家,对政治有急切的参与心,试图凌驾于专业(文学)之上,专业被扭曲。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羊城晚报:据说在你们三姐妹里,您的小说是最畅销的,甚至您可以凭写作来维生。

朱天心:应该这么说,我的生存水准和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差不多。我现在的收入很大一部分来自大陆的版税。但生活态度还是主要的,如果你的需求低,自由就大了。

羊城晚报:有人认为张爱玲的《雷峰塔》、《小团圆》是拆了自己的七宝玲珑塔,您认为呢?

朱天心:其实,我到三四十岁的时候就不再看张爱玲的小说了,因为你会很容易看出,她的许多世故腔其实是用高超的文字盖过去的,骨子里她还是一个小女生。而看《雷峰塔》、《小团圆》的时候,我却很动容,觉得她真是一个负责任的作家,因为她把最好的小说奉献给读者后,又展现了她真实的一面。

羊城晚报:现在的新媒体环境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朱天心:文学是可以超越一时一地的限制的,台湾的市场太小了,新媒体没有像大陆那么活跃。但作家毕竟是内容生产者,也许有人愿意被新媒体影响,而我就像刚才说过的,不想重复别人,也不想重复自己,不受外界的影响,只想像几十年来那样做自己想做的事,一直做下去。

编辑:林晓彦
对《文学创作 要把握初心》表态
对《文学创作 要把握初心》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