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广东造型艺术发展的三个节点

来源:金羊网 作者:朱绍杰 发表时间:2017-07-31 09:43

“观看的立场——郭绍纲、王肇民、冯健辛与新中国艺术造型的探索”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

探寻广东造型艺术发展的三个节点

  □羊城晚报记者 朱绍杰

{7月6日-8月13日,“观看的立场——郭绍纲、王肇民、冯健辛与新中国艺术造型的探索”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展览展出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享有盛誉的素描艺术家、广州美术学院著名的造型艺术家王肇民、郭绍纲、冯健辛20世纪50年代至90年代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以个案作为介入辐射整个新中国艺术造型的源流。

展览策展人、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杨小彦在开幕式上表示,“素描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美术基础教育的问题,它涉及国家的变迁,涉及我们观看立场的改变和重新确立,它背后有一系列社会问题,一系列学术问题值得我们研究和探讨。展览主题‘观看的立场’希望不是局限在一个简单的素描、简单的绘画、简单的造型、简单的观点的碰撞,而在于透过这个展览来探讨新中国成立以来在美术领域所发生的一些可能带根本性的问题,它对我们今后艺术的发展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自上世纪50年代起,王肇民、郭绍纲和冯健辛三人在不同时期分别担任广州美术学院的基础教学任务。展览精选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馆藏,同时得到艺术家家属的作品支持,展出了王肇民、郭绍纲和冯健辛创作于20世纪五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在画室内完成的人体、石膏和静物素描,以及深入生活下乡下厂表现现实生活的速写等作品,较为完整地反映了他们从青壮年至晚年的创作生涯。

从展览现场陈列的作品中,我们既能想象艺术家在面对物象时,如何观察、如何表现,并形诸笔下,从中窥探其在特定时代风气之下之观念与独特风格。然而展览的意义并不仅于此,它还包含着另一种野心,如策展人所言“试图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而不仅仅局限在艺术内部,包括艺术教育本身,去重新理解那些我们曾经习以为常的现象,包括艺术教学,以及广泛流行的、似乎是颠扑不破的艺术真理”。

作为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素描艺术无论是在美术教育抑或是艺术家个人训练与创作中,都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也是探测艺术造型演变的切片。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表示,王肇民、郭绍纲和冯健辛这三个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反映的是三种不同类型的艺术造型的探索方向,正好构成我们回看新中国美术基础教育的几个关键性节点,而他们的时代际遇以及建构性作用,又是我们考察新中国美术贴合社会运行机制构造视觉表述体系最为恰当的突破口。

王肇民1929年入读国立杭州艺专就开始接受系统的西式素描教育,在此后长期的教学与研究中,形成自身对造型独到的理解;郭绍纲是建国后中央美术学院较早的毕业生,嗣后又被选派赴苏联列宾美术学院留学,接受苏式的艺术教育,并成为出类拔萃者;作为郭绍纲的同龄人,冯健辛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长期执教于院校中,受着典型的学院风气的熏陶。三人构成了一个动态的发展脉络,是广州美术学院、乃至整个华南地区素描艺术发展的关键性的艺术家。

“他们的创作反映了三种不同类型的艺术造型的探索方向。王的背后是塞尚,强调画面结构;冯的背后是博巴,东欧式写实主义变种,试图强调对象的结构;郭是标准的苏式,来自列宾美术学院,照片显影式。苏式、东欧式可教可学,东欧式效果比苏式抢眼,抢眼则围观者众。王的无法学,硬学必差。然王属于语言层面的探索,可入史”,杨小彦认为,把王肇民、郭绍纲和冯健辛的作品放在一起展览时,作品背后的观看,已经超越了艺术的范畴,具有历史的独特价值。基础不再是那种狭义的基础,而是指一种被规训的观看方式。

郭绍纲:苏式造型 细致精微

郭绍纲是新中国培养起来的第一代美术教育家,是参加广州美术学院前身的组建者之一,历任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副主任、主任、美术教育系主任、副院长、院长。曾任国家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获列宾美术学院名誉教授头衔和俄罗斯文化部普希金奖章。

1949年,郭绍纲考入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在校期间师从孙宗慰、李宗津等学素描。1955年选派赴苏联留学,入列宾美术学院,专攻油画。1960年回国任教于广州美术学院,长期从事绘画基础课,尤其是素描的教学工作。“郭绍纲具有高度的具象再现的写实风格,这与其早年受教与后来任教的学院风气、20世纪50年代苏联的风格及个人的实践经验密切相关。郭氏沿着现实主义创作路径,早年素描带有鲜明的苏派风格,具有精微细密的特征。”展览现场从郭绍纲的作品可以看到,郭氏以科学的方法,观察客观对象处在不同的光线之下的细微变化,通过细腻的明暗调子毫厘不差地再现客观对象,具有高度现实再现能力。

长期下乡下厂体验生活和教学工作,郭绍纲将关注的视角投身于身边的人物与景观,培养了其随时观察、敏锐下笔的创作习惯,形成疏放的特点。

王肇民:形是一切 坚实稳重

对广州美术学院乃至中国当代水彩画产生重要影响的王肇民,在水彩画领域探索,融民族风格与西方色彩于一炉,具有独一无二的“震撼人心的伟大风格”。

王肇民于1929年入国立西湖艺术学院(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建国后任中南文艺学院讲师。1958年随中南美术专科学校南迁广州,任广州美术学院教授。任教期间,主要从事素描基础课的教学。王肇民认为:“在造型艺术上,形是一切,一切是形,形以外的神是不存在的。”此艺术理论贯穿至其包括水彩和素描的创作中,形成独一无二的个人风貌,对广州美术学院乃至中国当代水彩画产生重要影响。

杨小彦表示,王肇民是“西画进入中国而能自成体系者,第一人也”。“塞尚的绘画,从视觉史角度看,上承几何学传统,继承西方在二维平面上表达物象结构的方法,背后体现了一种观看的立场;下启立体主义,从画面结构角度瓦解焦点透视的权威,使观看走向自由。所以塞尚成为西方‘现代主义之父’,名至实归。塞尚进入中国,经历了很多曲折,常常被误解,唯有王肇民能入其堂奥,学其精髓,而达至极境,实在难得。”

冯健辛:结构素描 扎实粗犷

在当下广州美院乃至广东画坛,不少具有重要影响的艺术家都深受冯健辛“从结构入手,内外结合”的整体造型观念影响。冯健辛于1955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绘画系,同年留校任教。1978年南调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任基础课教研组长,并历任广州美术学院科研处处长、研究所所长。

在长期从事素描基础课的教学工作过程中,冯健辛在素描的创作与教学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主编或编著涉及素描的著述有《学生素描画图》、《素描自学材料》、《人体素描研究》、《现代素描》、《冯健辛素描记》、《冯健辛素描集》等。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表示:“冯氏艺术的成长,受到东北学院艺术风格的影响。在求学的过程中,冯氏同样是深受注重明暗关系的苏式素描的影响,随着探索的深入,在某种程度上反思苏式素描的局限性,而从结构入手,如雕塑般地塑造形体。冯健辛恰逢改革开放之初南调广州美术学院,吸收国内外优秀的素描教学经验,并结合自己的教学实践,提出了‘从结构入手,内外结合’的整体造型观念,从而在教学上取得显著的效果。”

编辑:林晓彦
对《探寻广东造型艺术发展的三个节点》表态
对《探寻广东造型艺术发展的三个节点》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