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部世界不感兴趣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杨小彦 发表时间:2017-07-26 10:40

  杨小彦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

王学强调知行合一,不作无谓思考,胡乱“格物”,犹如面对竹子瞪眼直视,不要说七天,七十天、七十年也无济于事。司马光写《资治通鉴》,指责魏晋玄学“清谈误国”,不能学以致用,颇得后世称赞。殊不知当时政治黑暗,曹魏和司马两大集团你死我活,想要洁身自好,渺远遐想,除了清谈,还能做什么?真正误国的其实是野心家和阴谋家,而不是,比如,像王弼这样,致力于抽象思维的有为青年。

我一向以为,我们这个民族是一个对外部世界不感兴趣的民族。一句“天人合一”,一段“阴阳变化”,道尽宇宙万千真理,直到今天,常为易学家所津津乐道,一句顶得上一万句!甚而至于,“天何言哉”?唯一有意义的事,是琢磨如何搞掂对手,摆平大局。可惜,所谓科学,正起源于对外部世界的无穷兴趣之中,并通过探索寻找其中的规律。

前文我提到过伽利略,现在再提。十六世纪初,伽利略听说荷兰一眼镜商人发明了望远镜,于是马上改进,创制了第一部天文望远镜,用它朝向辽阔的天空。借助这样一部望远镜,伽利略看到了月亮,看到了木星,还发现了木星的第四颗卫星。因为他有这样一部望远镜,得以放大物象的清晰度,终于成功地把肉眼的观看转变成了机器的观察。要知道,在那个伟大的时刻,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通过这样一部机器,看到了奇异的天象。这天象是外部世界,无涉人际关系,无涉权力利益。反倒伽利略所看到的事实,严重威胁到罗马教廷的权威,所以强迫他放弃其所观察。强权面前,伽利略放弃了,但是,他却清楚,放弃不等于天象不存在,因为月亮依然那么明亮,木星依然围着太阳日夜旋转。

唐代大诗人李白对着月亮激情澎湃,写出千古名句: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到了大宋,诗人苏东坡对月感慨,同样写下绝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同为观月,一个了解缘由,是对外部世界持久兴趣的结果;一个抒怀放歌,以我之手写我之情。从人文角度看,我欣赏后者;欣赏之余,却在想,诗人兴会更无前,所关心的,其实不是外部世界,而是内心。大概在诗人看来,外部世界太过单调,太过枯索,太过冷然,没有什么好看的。良知在内心,全然不在外部。

编辑:林晓彦
数字报

对外部世界不感兴趣

羊城晚报  作者:杨小彦  2017-07-26

  杨小彦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

王学强调知行合一,不作无谓思考,胡乱“格物”,犹如面对竹子瞪眼直视,不要说七天,七十天、七十年也无济于事。司马光写《资治通鉴》,指责魏晋玄学“清谈误国”,不能学以致用,颇得后世称赞。殊不知当时政治黑暗,曹魏和司马两大集团你死我活,想要洁身自好,渺远遐想,除了清谈,还能做什么?真正误国的其实是野心家和阴谋家,而不是,比如,像王弼这样,致力于抽象思维的有为青年。

我一向以为,我们这个民族是一个对外部世界不感兴趣的民族。一句“天人合一”,一段“阴阳变化”,道尽宇宙万千真理,直到今天,常为易学家所津津乐道,一句顶得上一万句!甚而至于,“天何言哉”?唯一有意义的事,是琢磨如何搞掂对手,摆平大局。可惜,所谓科学,正起源于对外部世界的无穷兴趣之中,并通过探索寻找其中的规律。

前文我提到过伽利略,现在再提。十六世纪初,伽利略听说荷兰一眼镜商人发明了望远镜,于是马上改进,创制了第一部天文望远镜,用它朝向辽阔的天空。借助这样一部望远镜,伽利略看到了月亮,看到了木星,还发现了木星的第四颗卫星。因为他有这样一部望远镜,得以放大物象的清晰度,终于成功地把肉眼的观看转变成了机器的观察。要知道,在那个伟大的时刻,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通过这样一部机器,看到了奇异的天象。这天象是外部世界,无涉人际关系,无涉权力利益。反倒伽利略所看到的事实,严重威胁到罗马教廷的权威,所以强迫他放弃其所观察。强权面前,伽利略放弃了,但是,他却清楚,放弃不等于天象不存在,因为月亮依然那么明亮,木星依然围着太阳日夜旋转。

唐代大诗人李白对着月亮激情澎湃,写出千古名句: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到了大宋,诗人苏东坡对月感慨,同样写下绝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同为观月,一个了解缘由,是对外部世界持久兴趣的结果;一个抒怀放歌,以我之手写我之情。从人文角度看,我欣赏后者;欣赏之余,却在想,诗人兴会更无前,所关心的,其实不是外部世界,而是内心。大概在诗人看来,外部世界太过单调,太过枯索,太过冷然,没有什么好看的。良知在内心,全然不在外部。

编辑:林晓彦
新闻排行版